花季(柒)干戈-5

花季(柒)干戈-5

明知道竊聽事件跟面前的人有關,為什麼還要跟她碰面?嘉凌幾乎藏不住厭惡的表情,可是博人卻說沅沅做這些事不是為了討好力和。

嘉凌怎樣也想不通博人的意思,輸給好奇心,她推託幾次後還是赴約了。

沅沅比約定時間早到了很多,好陣子沒見,她還是非常的精緻漂亮,只有微微發紅的眼睛和有些恍惚的神情洩漏了她狀態不佳。

直到嘉凌在她面前坐下,沅沅愣了幾秒才回過神來:「……嘉嘉?」

沅沅馬上把疲倦的模樣全收起,露出她招牌的美麗笑容:「妳去做了微整嗎?看起來完全不一樣了,在哪邊做的?我就說妳底子好,稍微打理過就會很漂亮。」

看著沅沅瞬間變換表情,嘉凌真心佩服,她要憋著不罵髒話就已經拿出畢生修為了,沅沅怎能一邊這麼溫柔的關心她,一邊出手傷害她?

沅沅將一只小小的隨身碟遞給嘉凌:「這是羅伯已經完成的編曲,他跑掉之前把手邊的檔案都托給我朋友,但是他不知道怎麼聯絡妳,就請我幫忙找人。」

「他只覺得我跟台中的樂團圈比較熟,沒想到我們認識呢,真的很巧吧。」說到這裡,沅沅的表情都閃亮亮的,就算知道她是雙面人,嘉凌仍無法判斷這究竟是她的演技,還是發自內心的開心。

嘉凌把隨身碟推回去:「謝謝妳,但是我用不到了。」

這個反應讓沅沅很錯愕:「為什麼?妳努力了那麼久,拼命打工、拼命省錢,關起來寫歌大半年不就是為了這個?」

明明知道我吃了那麼多苦,那為什麼要幫力和搶走我的歌?嘉凌把這問句吞下,說出她最早的推測:「我想羅伯已經把歌賣給力和,現在才發現來源有問題,不然大車的新歌EP都要發了,沒理由延期。」

沅沅這麼堅持要約嘉凌見面,就是想試探她到底知道了多少事,看來嘉凌還是一無所知,沅沅為此鬆了口氣。

「不過妳都付錢了不是?就收著吧,不然付出那麼多卻什麼都沒留下,太委屈了。」

虛偽的人,往往有著最誠懇的面容。

嘉凌勉強扯著嘴角一笑,收下隨身碟準備離開時還是忍不開口:「有件事我想問很久了,在墾丁的那天晚上,有人叫一群混混對我下藥,等我暈過去就要拍很多裸照來恐嚇我,妳有聽說嗎?」

沅沅的笑容僵住了,計畫不是失敗了嗎?嘉凌怎麼知道下藥的事?她最多只會以為自己喝醉了才對……

「就算鬧翻了,力和也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我沒得罪過誰,甚至沒錢沒名,去音樂季玩的有幾萬人,為什麼偏偏要針對我做這麼麻煩的事?很怪對吧。」

沒等沅沅回應嘉凌就離開了,會選在這間咖啡見面,就是因為點餐時要先結帳,隨時要離開很方便。

很明顯,嘉凌問的是「妳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還不是為了力和,為了大車,為了讓嘉凌認清現實。但這樣說不就承認她是主謀了?嘉凌竟敢這樣居高臨下的審問她,連這種小鬼都在作踐她嗎?

沅沅顫抖著手從包包翻出心律藥,吞下後努力的控制呼吸,許久才鎮定下來。

離開咖啡廳後,過了一段路才和博人會合,遠遠坐著看戲的博人下了結論:「妳還是忍不住戳她了。」

嘉凌鐵青著臉:「你要是近距離聽她講一些屁話,還一副聖人的臉,也會忍不住戳她的痛處啦!」

「妳真莽撞。」博人這麼說,嘴上卻掛著笑意。

嘉凌不想得罪沅沅,就算已經知道她是偽善的人,但不管是還在大車時或者許多前輩,或多或少都受過她的幫忙。

但不代表被這樣暗中欺負是應該的,沅沅在圈子裡行走這麼多年,或許受害者不只有我一個。

「我怎麼想還是搞不懂她為何會做這些事,日子過太爽,找個好欺負的來打發時間吧。」嘉凌下了莫名的結論,惹得博人忍不住笑出聲來。

「對很多人而言,能上台是一輩子都無法達成的願望。」博人牽起她的手:「她覺得自己是為了樂團,痛恨妳格格不入,其實她最渴望的是自己能取代妳站在那裡。」

嘉凌對博人的結論非常驚訝:「她那麼漂亮又有錢,歌唱得就算再爛也會有人願意和她組團啊!努力練就好啦!」

博人想到自己的音準默默嘆了氣:「很多事再努力還是囿於天份,僅靠努力也無法成事,何況是已經看過太多高手的普通人。」

尤其對自尊強過一切的人來說,無論如何努力都追趕不上,那份痛苦更會日日夜夜啃蝕身心,令人難以忍受,只能遠望著有天份的人,博人輕輕摩挲著嘉凌指尖的繭,那是最令他著迷的勳章。

繼續閱讀→花季(柒)干戈-6
回上篇←花季(柒)干戈-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