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柒)干戈-4

花季(柒)干戈-4

「我還以為她愛我愛到不行欸,媽的,有夠蠢,但是她不愛我的話,為什麼要瞞著我做那些事啊?」力和把手上的啤酒一飲而盡。

從沅沅家離開後,他突然覺得很迷惘,不知道何去何從,拎著一袋酒就逕自來這個熟悉的庭院樹下坐著,自顧自的抱怨著。

「說起來畢業也才兩三年,什麼事情都變得好複雜,我沒用,才會把事情搞成這樣……」說著又拉開一罐酒,壓扁的空酒罐轉眼已經堆成一座小山,力和除了耳根有些發紅,完全看不出有酒意。

「我們這種小鬼你看多了吧。」力和繼續說著:「以為自己無所不能,被人吹捧幾下就輕飄飄的忘記自己是誰,現在搞成這樣。」

倒是講清楚搞成怎樣啊,這些小鬼整天臭著臉在外面胡搞,什麼都不跟大人商量,出了事才來哭哭啼啼的。看了好幾代人,總是重複著同樣的蠢事,老吳無奈的望著月亮。

「書店都打烊了,這邊也不是給人喝酒的地方。」老吳試圖讓這個不請自來的客人離開,但看來沒用,只能嘆口氣搬出蚊香和小椅子,乾脆坐下來幫喝。

「是和嘉凌有關的事吧?我就問你,她這段時間過著什麼日子你知道嗎?」

「我看她挺舒服的,吃好住好,人還胖了一點。」但嘉凌被指控抄襲關掉帳號之後,他就不知道狀況了。

老吳不以為然的抬起眉:「你真以為啊?這麼欠缺觀察力,難怪寫的歌老是差人家一截。」

力和無從反駁,這也是後來他對老吳有些忌憚的原因,一副世外高人不問俗事的樣子,卻老是不經意一開口就戳人痛點。

他舉起啤酒罐向老吳致敬,兩人把最後這兩罐酒給乾了。

「小子,知道該怎麼做吧。」

「不知道。」

老吳突然放聲笑得很開懷:「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什麼都知道,只是拉不下臉。喝這麼多酒總該做點正事吧。」他指指書店樓上,小閣樓裡燈火通明,看來嘉凌已經回家了。

老吳背著手,帶點醉意的晃悠起身,邊叨念著:「小子,欠人家的要記得還,回去好好想清楚,明天再來跟人家好好講話啊。」

走到門口還不忘轉頭叮嚀:「臭小子,酒罐記得放回收筒,不然我打斷你狗腿啊。」

這老頭到底是醉了還是太清醒?難道他什麼都知道嗎?力和把罐子裡剩下的啤酒澆到老梧桐樹根,還真把院子的垃圾收拾了一輪才離開。

隔天力和一醒來就硬著頭皮來訪,嘉凌應門,看見來人竟是力和,愣了幾秒才充滿戒備的問他來幹嘛。

力和也愣住了,一向樸素到有些邋遢的嘉凌竟然打理了自己,似乎連長相都變了,尤其是那頭又黑又亮的長直髮像瀑布般的披在她肩上,髮質好到在頭上有圈反光,像是天使的光環。

看到這頭長髮的瞬間就明白了,原來神秘人真的是嘉凌,但這不影響他的拜訪目的,只是令他有點擔心談判的條件是否會加碼到無法負荷。

果然上次那個小白臉跟著冒出來,見嘉凌愣在門口便一把將她拉到身後,但這回力和沒被他洶湧的氣勢嚇到,畢竟他提著鍋鏟穿著圍裙,上頭還有隻超大的卡娜赫拉粉紅兔兔,配上他還很稚嫩的臉,畫面甚至有點萌。

看來兩人是同居狀態呢,真溫馨。

「我準備好要來談談了。」力和揚起手上厚厚的一份文件:「關於『我們』的作品。」

可能是長得嬌小,沅沅非常喜歡高個子的男生。

尤其是剛成年的大男孩,嬰兒肥尚未褪盡的稚嫩臉龐搭上結實壯碩的體格,這樣的反差總令人迷戀。

這年紀的男孩熱情又衝動,玩音樂的人心思更加敏感,沅沅會刻意逗他們生氣,再來欣賞他們暴跳或是羞赧的樣子,漂亮的、美麗的大姊姊送上的吻就能讓他們瞬間跌入戀情。

太可愛了,所以什麼都想讓他們得償所願。

她環抱著厚實的背膀,身上有著古銅色肌膚的男孩狂熱的進入她,兩人熱烈喘息著,一起迎來高潮。

就像玩具壞了再換一個就好,男人膩了也不用留戀,沅沅很清楚,照自己的條件要遊戲人間玩到三四十歲都沒問題。

當男孩清理自己時,沅沅也跟著起身,發現竟然有精液從腿間汨汨流出。

她從高潮的餘韻瞬間清醒,驚慌的搜尋四周,本來應該戴在陰莖上的套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掉到床下,裡頭沒有殘跡,而她的床單被兩人的體液和濃濁的精液弄得一塌糊塗。

沅沅忍著雙腿間流動的黏膩感,憤怒的走到男孩面前就給了一巴掌:「你什麼時候把套子拔掉的?」

「妳幹嘛這樣,妳說我喜歡怎樣都可以啊!大不了我負責嘛。」他摀著熱辣辣的臉頰淚汪汪的,表情無辜又驚恐。

她氣到笑出來:「負責?你連套子都戴不好還敢講負責?現在就給我滾出去。」

「反正妳一定都有吃藥,射進去有什麼關係?妳怎麼說話不算話……啊!好痛!我滾!妳冷靜點!」話還沒說完又吃了一巴掌。

「女人吃避孕藥!不是為了!讓你射到爽!」

沅沅每說一句,就扎實的甩他一掌,最後男孩只來得及穿上內褲就被推到門外,沅沅還大發慈悲的把他的衣服包包一起扔了出來。

她把臉埋在手中,太久沒換男人她怎麼就忘了,這些小野獸越是可愛就越自我中心,放膽和他們玩樂的風險總是太高。

轉頭看見桌上的電腦電源燈一閃一閃亮著,提醒她還有件事情還沒完。

這天稍早,大車在官網宣佈新EP延期發行,想來又是嘉凌那邊搞了什麼花招,就算已經和力和劃清界線,她也不希望大車被那個小婊子影響,看來最後仍要由她出面做了結才行。

她想了很久,拿著手機傳了訊息過去。

繼續閱讀→花季(柒)干戈-5
回上篇←花季(柒)干戈-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