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肆)暗湧-2

花季(肆)暗湧-2

力和坐直身子回應:「妳要不要再確認一次內容,合約上寫的是在去年離團前妳交出的所有作品,妳也很清楚那些都是未完成品,律師說公司根本不用付妳任何費用,是我拼命幫妳爭取才有那麼大一筆錢的。」

「我本來已經讓公司答應培養妳繼續寫歌,妳卻封鎖我們後就徹底消失,我一直很擔心卻找不到妳,還好前陣子沅沅遇到妳,聽到妳很平安我才放心。」

他靠近了一點:「嘉嘉,我聽過妳放網上的新作品了,這麼久才寫這幾首歌嗎?妳彈奏的技巧進步很多,歌也唱得不錯,想傳達的概念很有趣,但詞曲的老毛病還是一樣,沒有亮點,完整性也不夠。」

力和的評論讓嘉凌無從反駁,她知道自己作品的確不夠好,被力和大筆修改過的音樂,和她的原始版本完全不同等級就是證明。

力和就像是她的師傅,帶她進入這個領域,卻又不斷狠狠的用實力和天份讓她知道彼此的差距。真讓人氣餒。

但力和自己獨力創作的歌雖也不少,卻總是無法引起歌迷共鳴,至今仍沒寫出樂團代表作,這是他至今最痛的一塊,也是他們彼此知道卻從來不提的弱點。

「如果你只是特地來酸我沒實力,那你可以先走了,慢走不送。」面對嘉凌的憤怒,力和卻微微的笑著,就像是兩人從來沒發生過不快,她還是那個寫了一小段旋律就興沖沖來討誇的小學妹。

「妳要不要重新考慮回來跟著我?比起表演,我覺得妳更適合走幕後。」力和說出了他真正的目的。

「我希望你不要再用我的歌了,你真的夠強就自己寫幾首受歡迎的歌來聽聽,」嘉凌臉色鐵青的戳破他:「你一定很不爽吧,就算是被你改過了,聽眾最喜歡的偏偏都是我的歌,我交過多少歌給你?你能拿來分解重組用到哪一天?」

嘉凌無情的回嘴,力和竟然用著歉然表情的看著她。

「從前我們都是學生,我沒資源好好栽培妳,但是妳知道嗎?下一張正式專輯我就是製作人了。」

力和的聲音溫暖又誠懇:「妳的才華我最清楚,我想把妳帶在身邊,真的進入業界才會知道,身在產業裡能學的東西比土法煉鋼多太多了,這樣的幕後工作比上台更適合妳,再過幾年妳就會懂我的用意。」

他充滿不捨的繼續說著:「都是學長不好,我對業界還不夠了解就帶大家往裡頭闖,公司那邊的考量我懂,卻不懂怎麼談判,過程害妳受盡委屈。」

他望著嘉凌很久:「一直以來我都只想要妳成長、變得更好,別人不懂我的用心就算了,連妳都不懂的話我真的很傷心。」力和很誠懇,看起來像是心都碎了。

嘉凌以為自己很堅強的意志似乎有了縫隙,相處多年,力和雖然很自我中心,但的確是她認識的人中最有想法的,更讓人動搖的是他真的很懂嘉凌想要什麼。

到正規的錄音室工作?進入音樂產業欸,這不就是嘉凌的夢想嗎?

「等一下,我得想一想……」嘉凌的聲音微弱,她的確動搖了,但那份不平等的合約對她的傷害還很清晰,她的理智和衝動激烈拉扯中。

主臥室的拉門突然敞開,博人竟然在家,而且完全聽到他們的對話,他對著嘉凌叮嚀著:「妳先不要開口。」

被博人拉到身後,他往兩人中間一站,博人的突然插手讓力和亂了陣腳,明明比對方高了半個頭,氣勢卻矮了一大截。

博人睥睨的看著力和:「你是來談生意的話,你該向我們分析跟你合作會帶來什麼效益,尤其是上一筆交易還有疑慮,你卻只提出模糊的建議和賣弄情誼,甚至擺出施恩的態度?真不可取。」

「你懂什麼!你誰啊?別人在講話插什麼嘴!」眼看明明談得很順利,嘉凌已經動搖,甚至幾乎要被說服的當下,被這莫名冒出來的傢伙打斷,力和掩飾不住火大,氣得暴跳起來。

博人盯著力和卻沒回答他,反而問著身後的嘉凌:「這就是你之前提到的樂團學長?」

「呃……對,是他。」嘉凌被這團混亂衝擊還反應不過來。

「我是東博人,現在是簡小姐的經紀人,請你回去重新提出合作細節和條件後再來跟我提案,今天請回吧。」

力和還想爭辯卻被博人的氣勢壓住,他磨著牙狠瞪了嘉凌一眼,沒多說話就離開了,嘉凌愣了很久,這和她認識的力和不一樣,從沒看過他連回嘴都沒辦法,一副鬥敗公雞的樣子。

回神過來,博人已經進廚房穿上圍裙在切高麗菜絲了,嘉凌愣愣的開口問著:「你說什麼經紀人?還有,原來你姓東喔?」

繼續閱讀→花季(肆)暗湧-3
回上篇←花季(肆)暗湧-1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