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參)流年-6

花季(參)流年-6

健志載著他們到會場就先行離開,嘉凌握著他塞過來的全場通行證發愣,這可是傳說中的夢幻逸品,就算是表演貴賓也拿不到這等寶物。

平常看健志一副凶神惡煞流裡流氣的樣子,竟然是個主辦過很多音樂活動,還和許多獨立品牌有密切合作的代理經銷商。

「原來他是日本人喔……」嘉凌對過去老是嫌棄他講話腔調怪異感到抱歉。

博人才覺得嘉凌這丫頭太神奇了。健志的名字、口音都在在顯示他是外國人,相處這麼久還全然不覺,實在太令人敬佩。

兩人雖握有通行證,但嘉凌仍和前一天一樣,跑到場外遠遠的聽歌。

博人無所謂,外圍的空氣好,也不用人擠人,更沒有震耳欲聾的大音響虐待他纖細的耳膜。

坐在涼亭小酒吧外的木頭長凳上,微風徐徐,博人一直去撥他前額落髮,竟然遠遠的引來一些騷動。

一直聽到女生很興奮的小小尖叫聲,還不少人在附近推來推去,或者向這邊頻頻探顧、討論著要不要上前搭訕?

嘉凌忍不住張望四周:「是有什麼明星?還是什麼大人物來了嗎?」

不,兇手是我……博人嘆了氣。

他一早就被健志唬弄,說年輕人來海邊就要穿的休閒點,要他穿上一件輕飄飄的薄上衣。

在室內看起來只是釦子低了點,整體看起來還算保守,沒料到這質料在陽光底下看來如此通透,風一吹就貼著身子,身形肌肉明顯到簡直和裸體沒兩樣,不,比真的裸體還更糟,這樣若隱若現看起來還很色情。

想著是否要撤退換地方,就真的有兩個大膽的女生過來搭訕了。

嘉凌本來還以為她們是來買飲料的,沒想到她們捱著博人一人一邊坐下,問博人是不是自己來玩,連嘉凌被她們從凳子上擠掉都沒察覺。

「我們是大學同學,在高雄唸書,準備要考研究所了,你呢?」
「對你來說我們是姊姊吧?要不要喝點冰的,姊姊請客。」

沒想到這傢伙還挺受歡迎的?嘉凌站到旁邊看戲,只見博人臉色慘綠寫著滿臉尷尬,突然開口就講起日文,聽起來像是「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之類的,趁兩人錯愕之際就拉著嘉凌走了。

嘉凌也一頭霧水,博人要走就走,摟著她的肩膀做啥?

「不要多問!靠過來一點!」博人咬著牙小聲的說著。

嘉凌尷尬的回勾博人的腰,兩人就這樣肢體僵硬,非常不自然的互相卡著離開現場。

但經過大舞台外圍時,音響傳來熟悉的旋律時,她內心尖叫著要快點離開,卻無法移動腳步。

是大車的表演,距離很遠加上底下觀眾的歡呼聲,其實旋律節奏都很模糊了,但這些曲目幾年來表演過無數次,每一個節奏和旋律她都能瞬間默背出來。

每一首歌的粗胚都是出自她手,但只掛著力和的名字。

「接下來是久違的……新歌!」台下觀眾鼓譟著,力和的笑容顯得真誠且充滿魅力,真是個適合舞台的人,嘉凌不甘心的看著大螢幕,連唱到滿頭大汗,看起來都像發光似的迷人。

只是新歌怎麼又聽起來好熟,嘉凌確認了幾秒又笑出來。

的確是修改了一些節奏和旋律細節,但那的確是嘉凌大二時練習寫的歌,被力和退件後就擱置了,現在她都退團一年多,這首竟然被拿出來改編成「新歌」?他手上到底還握有多少首嘉凌沒發表過的曲子?

嘉凌的手微微的顫抖,比起生氣憤怒,更多的是感到荒唐且失望。

力和曾經是她最崇拜的,也是她心中最有才華的人,卻一直到離開大車之後才發現力和最強的才能是掠奪,而她就是那個雙手奉上作品的白痴。

曾經崇拜嚮往過,甚至曾經暗暗生過情愫,懷抱著尊敬又孺慕的心情,聽從力和所有的安排。

讓出主吉他位置、讓出作者名字,到退團這麼久還在剝削她的血肉,至此這些情愫都成了最愚蠢的笑話。

「妳就算餓死也要做的事情,跟他們有關?」感覺到嘉凌的不對勁,博人開口問了。

嘉凌這才回神過來,憤怒、不甘、委屈的情緒湧上,她眼眶含著淚卻死硬著不滴下來:「對,我寧願餓死也要拼一次,我不要再讓別人搶走我的東西。」

博人沒再追問,只是往前一步擋住她望向舞台那不甘心的視線:「吃飽才有力氣繼續努力,走吧,去吃飯。」

 

第三章 流年(完)

繼續閱讀→花季(肆)暗湧-1
回上篇←花季(參)流年-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