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參)流年-5

花季(參)流年-5

博人簡略的跟嘉凌說了事情經過,為了不讓她更混亂,他把單方面碾壓小混混那段給省略了。

「妳有得罪過什麼黑道還是幫派嗎?或者妳非法借貸還不起,要被拉去賣腎?」博人的合理推測讓嘉凌氣得跳腳。

「我只是玩音樂不是玩命啊!」嘉凌氣到血壓飆高,「我是奉公守法好國民懂嗎!最多就是喝點酒,認識的人也不多,誰會那麼閒給我下藥啊?藥很便宜嗎?幹嘛浪費在我身上啊!」

轉頭看著落地窗上的倒影不免悲從中來,別說身材了,這段時間拼命存錢連飯錢都捨不得花,胸口都瘦到肋骨清晰可見,臉色蠟黃難看,連頭髮都缺乏營養乾的像團草。

「要不是你們剛好路過,誰知道接著會發生什麼事……還好睡一覺藥效就過了。」嘉凌還真以為自己代謝力強大,一點也不懂昨晚有多凶險。

「謝謝你。」她是真心誠意的道謝。

我可憐的肉體,犧牲清白卻無人知曉。博人默默為自己守了幾十年的貞潔哀悼。

客房服務送來了早餐,也一併送來了全新的女性上衣和充滿渡假風的裙裝,渡假飯店能選的款式不多,相信健志已經盡力了。

這輩子還沒穿過這種輕飄飄的衣服,嘉凌盤著濕答答的頭髮,狼吞虎嚥的吃飽後才開始覺得不自在,但也只能將就了,不然要繼續穿著滿是沙土的上衣和拉鍊釦子都被扯壞的牛仔褲嗎?

博人不知道哪來的興致,決定親自動手幫她整理那團雜亂的頭髮。

耐性的梳開頭髮上了髮油,吹乾後梳成髻,很風雅的在頭上綁了圈絲巾,再半強迫的要她戴上草帽和墨鏡,讓絲巾自然從帽子裡垂墜。

博人非常滿意自己的傑作,這野丫頭被他裝扮後,也能人模人樣像個淑女。

嘉凌看著鏡子默默忍住不吐槽,這什麼上世紀的審美觀,再吹個半屏山活脫脫就是90年代泡沫經濟的時尚女郎了。

「這樣應該暫時不會被認出來。」博人滿意欣賞自己的成果:「總之妳不要落單,今天我會陪妳行動,明天等健志忙完就一起回去。」

嘉凌頂著這身行頭只覺得渾身彆扭,連搭電梯都不敢把墨鏡拿下,穿過大廳時博人突然停下腳步,望向大廳另外一頭。

嘉凌順著他的視線看去,是沅沅和力和,兩人在大廳角落靠的很近說話,不知道在談些什麼。

早知道沅沅對大車樂團來說不是一般的粉絲,卻不知道她和力和私下有這麼親密,嘉凌別開頭把博人拉走。

走一段路後才突然想到:「那是你認識的人?如果要去打招呼不要提到我。」

「我認錯人了,仔細看是不認識的。」博人的確不認識他們,但也是聽到那個辨識度極高的甜膩啞嗓才停下腳步,而女方正在跟男方悄聲說話:「我會再去勸嘉嘉,她一定會聽我的,別擔心。」

「她狀況好像不太好……幫我問問她是不是錢不夠用,還是有什麼困難……」

只聽到這裡,接著博人就被拉走了。

那對男女是否和昨天的事件有關?博人默默記下。

繼續閱讀→花季(參)流年-6
回上篇←花季(參)流年-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