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參)流年-4

花季(參)流年-4

失去意識的人身體是很沈的,當他們忙了大半天才扯掉上衣,發現裡頭竟然還有件背心,氣得鬼吼鬼叫一番後又繼續努力拉扯。

還不確定這些人跟上次下藥的是不是同一批,但能確定是針對嘉凌的預謀犯案,只要繼續跟著這些人就可以追蹤到指使者,但再拖下去她可能有危險,博人只能插手了。

小鬍子發現背後突然起了陣怪風,吹得他站不穩,前額重重的撞上平頭仔的腦袋,周遭也同時傳來吵鬧哀號的聲音,還來不及確認狀況就暈了過去。

等他再醒來發現月亮已經高掛在天上,而他整顆腦袋又漲又痛,想確認是不是受傷了卻發現四肢動彈不得。

張望四周,才發現他和其他人一樣,直挺挺的插在沙裡,頭髮被剪的亂七八糟,而唯一本來就光頭的那個,頭上被油性筆寫了大大的「バカ」。

他們被種的整整齊齊,五顆腦袋一致面海,看著隨著漲潮的海浪越打越近,一陣陣水花不時打到臉上嗆得咳嗽不止,再爬不起來可能就要整個人浸到海水裡了。

但他們掙脫不了,四肢都被緊縛著,隨著身子扭動掙扎,可惡的沙子就更鑽進身體所有的縫隙,細嫩的私處和屁股縫被沙刮得又痛又癢,難受不已。

不遠處有塊大石頭壓著幾團破布,小鬍子認出其中一塊碎片就是他的花襯衫。

不久前才凶神惡煞的一行人,現在變得滑稽又悲慘,艱難的轉頭看到彼此慘狀,先崩潰的大笑然後才開始嚇哭出來。

博人真想讓這些混混淹死算了,但真弄出人命也會給健志帶來麻煩,所以他即使再火大還是算準了漲潮的水位,這些王八蛋頂多嗆幾口水,難受一整晚而已。

後來這幫人在快天亮時被遛狗的阿伯發現,才終結他們此生經歷過最恐怖的一晚。

健志一收到博人的訊息馬上拋下滿滿一桌熱炒,飆車衝刺過來。

還好徹底訓練過太祖爺爺,萬一迷路時要記得拍附近的景色、不要遠離傳訊處,健志還悄悄打開博人的GPS定位,這才來得及阻止博人把這些混混丟進海裡。

「太祖爺爺您冷靜一點,我們在別人地盤,給他們一點教訓就好,別鬧出人命……」健志就看博人拿了根漂流木,隨便掘幾下就把人「種」了進去,像在插秧似的。

這樣還不解氣,硬是拿了健志隨身攜帶的瑞士小刀,又剪又剃的把他們一夥人頭髮亂搞一通才稍微舒坦了些。

最後還是健志把嘉凌揹上車,一路開回飯店後,幫博人叫了一堆牛奶和砂糖才敢告退。

他本來還期待深夜的酒鬼續攤,現在他只覺得全身酸痛,恨不得直接就地躺下睡上一天一夜。

有過上次的經驗,博人直接握著嘉凌的手確認狀況,發現這次攝取的毒量比上次嚴重的多,那些混混下手真不知輕重,還好嘉凌只喝了幾口,要是再多點可能真的會出人命。

博人往牛奶杯加了更多的砂糖,一飲而盡後乾脆的脫下上衣,把不醒人事的嘉凌抱在懷裡,這次事態嚴重,他只能盡量在禮貌範圍內讓皮膚接觸面積大些,好讓毒物快點代謝。

活了幾十年,第一次跟異性的近距離接觸就獻給了這個粗魯丫頭,落地窗外傳來海浪習習,理應是很浪漫的場景。

博人嘆了口氣,他以為是來渡假,原來是來幫人渡劫,忍著毒物帶來的不適感,無奈的再把懷中的女孩抱緊一點。

繼續閱讀→花季(參)流年-5
回上篇←花季(參)流年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