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參)流年-3

花季(參)流年-3

「太祖爺爺,您都等那麼多年才來台灣,光是待在家和往山上跑也太無聊?最近風大不能上山我真怕您憋壞了。」健志非常努力不懈的磨著博人。

「不如我帶您去海邊渡假?我下週正好有個活動要到海邊待好幾天,那裡天氣好、空氣好,連豬腳的風味都特別不同……」

博人本來不為所動,聽到美食瞬間不小心讓嘴角抽了一下,眼尖的健志立刻就發現了。

果然還是美食能命中紅心,健志立刻加碼誘惑:「那邊不只豬腳好,去年我認識的老師帶我去他們部落吃飯,他叔叔做的吉拿福真想帶您去嚐嚐,葉子的高雅香味滲進飯裡和醃肉一口咬下,實在是從沒吃過的美味……」

「你只是不想自己花錢住飯店吧?」博人把卡片扔在桌上打斷他:「我要住海邊,有要私人泳池和沙灘,不要有太多外人的地方,若有一餐吃得不滿意我會馬上離開。」

健志諂媚的收下信用卡,馬上轉頭訂了當地五星飯店中最貴的兩間套房,每間房有大客廳和兩張大床,還有24小時供餐的米其林級客房服務,推開房裡落地窗還可以馬上跳進泳池。

博人手機馬上跳出刷卡通知:「你的理財之道就是花別人的錢,就懂得搞小聰明。」

健志笑嘻嘻的行禮後,轉身把一大盒馬鈴薯燉肉揣進兜裡就溜了。

博人看著健志背影無奈的搖搖頭,都要奔三了,還像當年五歲的小鬼一樣冒失莽撞。

健志五歲時第一次跟母親回老家,那麼大的院子他哪都不去,偏偏往門禁森嚴的內院鑽,直衝到博人面前,要「大哥哥」看他表演彈弓遊戲,把紙門打穿好幾個洞還不肯停手,甚至差點砸壞幾個昂貴的古董花瓶,鬧騰許久才被尋來的大人驚慌拖走。

衝撞神使之子是很嚴重的事情,萬一惹怒家族的守護者將是難以想像的禍事。

但博人不以為忤,還將健志留下用膳,大人們惶恐的應承著,萬幸神使之子沒生氣,但健志回家後仍免不了一頓揍。

小屁孩的白目豈是揍幾下能搞定的,健志莫名的和博人頗投緣,每次跟著回本家時,總會趁大人沒注意就往內院鑽,健志的媽總是心驚膽跳,但神使之子似乎和健志很投緣,還總是指定要健志的媽帶上他,雖然總是被煩得要死,可相對眾人對他們母子戰戰兢兢的模樣,博人很是喜歡健志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率真模樣。

到了成年,健志在博人暗中支持下自己打理了間小公司,常年滿世界的亂跑,專心在工作之後才比較少來煩他。

直到博人決定動身來台灣尋親,一向熱愛台灣的健志就自告奮勇的跟來,幫博人打理生活雜事之外順便拓展業務,兩人這才又經常相處著。

不知道這小鬼的純真能維持到多大年紀,就是很常脫口叫他爺爺這點讓博人很困擾,還好聽到的人都覺得是年輕人之間亂取的綽號,不必認真解釋。

也不知健志哪弄來的敞篷車,非常招搖的沿著海線往南開,一路上放著各種風格歧異的音樂,博人嘴上嫌吵,可在盛夏頂著陽光吹著風,仍讓他覺得非常舒暢。

健志畢竟是來工作的,一到目的地把博人安置好就直衝會場。

這次的日本樂團都是透過健志公司牽線才來參加的,這趟除了蒐集台灣的市場反應,同時也想親眼現場觀察幾個口袋名單是否實至名歸,除此之外,已經約好的熱炒和啤酒攤也令他期待不已。

博人則是被強迫掛上小包包,裡頭有充飽電的行動電源和一張紙本地圖,該吃什麼能買什麼,地圖上很細心的標了一大堆註記。

「太祖爺爺,您到處走走逛逛,手機記得隨時檢查電量,我忙完就會跟您聯絡。」健志不放心的在包裡留了紙條,也發了定時簡訊,全方位的叮囑著。

雖然不懷疑博人活下去的能力,但是老人家真的太常把手機放到沒電,萬一聯絡不上苦的還是健志自己。

博人倒是很愜意,先悠閒的沖個澡,換上適合炎熱氣候的穿著:一件白色背心,披上寬大的無領亞麻短袖上衣,搭配同材質手染深藍七分褲和充滿南國氣息的草編夾腳拖鞋。

最後再戴上短帽沿的草編紳士帽。這樣穿,健志就不能再笑他是昭和臭老頭了吧。

自信滿滿的步出大廳,卻看見嘉凌被人牆擋住,咬著下唇非常不甘心的樣子,那些毫不掩飾的竊竊私語隆隆作響,嘉凌沒有表情,博人卻從她緊握的拳頭中知道她全聽到了。

她沒有奉陪那些惡意,卻抬起頭昂首闊步的離開。

看來嘉凌不住在這裡,但那些耳語讓博人很在意,於是一路遠遠跟著,直到她獨自待在小賣店旁喝酒,這個地方人來人往,博人這才安心暫離去四處逛逛。

南台灣的太陽毒辣,他只覺得一路上皮膚快被燙出水泡,嘉凌那個野丫頭竟然能在烈日下待那麼久,也是真心佩服。

沒想到回程時,遠遠的看見嘉凌跟一群痞子似的年輕男性說話,其中有人趁嘉凌分神時把一罐酒放在她手邊,嘉凌竟然也沒有防備的喝下。

還在考慮是否該過去了解狀況,酒才沾沒幾口,她倒下的速度快到令人錯愕。

那群混混果然還在附近徘徊,一見她倒下立刻回頭,一人拉一邊的把她架走,邊走邊打鬧著,看起來就像拉走喝掛的朋友一樣平常自然。

博人不動聲色的遠遠跟上,同時傳了訊息給健志。

這些人看來是針對嘉凌而來,手法非常熟稔,或許和上次下藥的人是同夥的,他決定觀察一段路再決定是否該插手。

離鬧區一段距離後他們果然開始討論起來:「這個藥真有用,吃一點點就弄到整個人變死豬一樣,老大不知道還有沒有貨喔。」

「白痴喔,事情快點辦一辦啦,到時候人醒了還沒搞定很麻煩。」小鬍子不耐煩的把人甩到沙灘上,開始脫掉自己上衣。

「你幹嘛啊!老大只要我們弄幾張照片,沒講可以玩啊,再說她整天流汗又有酒味你也啃的下去!」另外一個光頭推了小鬍子一把。

小鬍子對自己的機智很得意:「老大只講要拍點難看的沒講不能玩啊,被玩爛的照片更有效
對吧。」

這幫混混竟然覺得此話頗有道理,不只扯嘉凌的衣服,也紛紛脫起自己的褲子。

繼續閱讀→花季(參)流年-4
回上篇←花季(參)流年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