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參)流年-1

花季(參)流年-1

在台灣最南端的大草原上,每年夏天尾聲都有一場夏末舉行,連續三天的音樂盛會。

嘉凌不在任何一個舞台的台下聽歌,而在這裡唯一一間五星級飯店的大廳中焦慮的咬著手指。

本來她應該在音樂祭主舞台的外圍聽表演才對。

清晨從台中出發才能趕上從第一天中午開始的表演,來自世界各地優秀獨立樂團都會參加這個盛會,畢竟是夏天最具代表性的音樂盛事,所以除了許多國內外的樂團,也會有不少樂團出身的一線歌手會受邀演出。

雖然臨時起意來玩進不了售票搖滾區,但活動空間很寬敞,遠遠的站在外圍也可以看到演出,只是音響效果不好,視線也會被雜物遮蔽而已。

第一天的表演單上沒有大車樂團,嘉凌滿以為可以安心躲掉和他們的交集,畢竟當初鬧得很不愉快,不想和他們有任何接觸也是很合理的顧慮。

但力和的聲音從音響傳來,他受邀上台和當紅的女歌手合唱新歌。

雖然很喜歡這個歌手,但是力和的存在讓嘉凌坐立難安,前奏還沒結束就急忙起身要離開,卻在進入主旋律後沒幾秒,嘉凌就馬上轉頭往回奔,努力伸長耳朵想搞清楚是不是自己聽錯。

雖然有些小變動,但是結構、大部分的歌詞都是還沒退團前就交出去的作品,當時力和很不滿意的說這首要大改才能採用,所以嘉凌也就忘了有過這首歌存在,但這又怎麼變成了力和寫的?

「謝謝大車的力和!據說他收到任務後一個下午就寫完這首歌,果然是我最期待的才子,詞曲包辦還長這麼帥,上天真不公平,但是跟我一樣愛他的人就大聲喊出來!」女歌手一說完,底下觀眾立刻一片歡呼。

「要謝謝女神的邀歌,妳就是我的繆思女神,總是讓我的靈感滔滔不絕……」接下來的對話被無盡的尖叫聲淹沒,嘉凌倉皇的逃離這裡,她得趕快冷靜下來。

那明明是我的歌!嘉凌頭暈目眩,當初離團時的約有包含這首歌嗎?

當時雖在盛怒中簽下了賣斷合約,但她很確定條約裡只限定已經在大車發表過的作品,這種沒完成也沒發表過的東西怎麼會算在其中?

難道她的記憶出了錯?

偏偏那份合約紙本已經被盛怒的老媽撕得粉碎扔出窗外,嘉凌手上沒有留備份。

「只會在家白吃白喝!拿這麼多錢一下就花光!」那巴掌記憶猶新,惹禍的老弟卻只敢躲在房間,連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件事情太重要了,不管是不是誤會,她都想當面再確認一次。

嘉凌從官方帳號的打卡,確認他們今天就住在這間飯店,她打算看力和會怎麼向她解釋。

等了很久,開著冷氣的大廳擋不住外頭陽光炙熱,呼吸間仍是令人窒息的溫度,她想起當年大夥湊著車錢房錢,一起擠在離會場很遠的廉價民宿裡的回憶。

在熱得要命的正午走好遠的路去會場,一定會經過這間五星級飯店,大家總要嗆個幾句說總有一天要住在這間飯店當大爺,下一代的超級天團就是我們。

年少輕狂的叫囂竟然成了事實,大車IG的限動有著全體團員的合照,照片上閃爍著「夢想成真!」四個特效大字。嘉凌每看一次就像被搧一記巴掌,臉上辣辣疼疼的。

寧願相信力和是誤用了,只要好好向她道歉,比照之前的行情把該給的酬勞給她……不,就算不給錢不道歉也沒關係,掛上共同作者的名字她就願意接受了。

當被粉絲簇擁包圍的力和出現時,嘉凌卻完全無法靠近,不只是厚厚的人牆,他身邊甚至還有兩個保全開路。

存在敢被人群淹沒,連喊一聲引起力和的注意都辦不到,但是電梯關門時嘉凌很確定力和看見她了,本來他還滿臉微笑的向粉絲揮手,和她眼神接觸的瞬間卻臉色丕變的別過頭。

電梯關上,粉絲還聚集了好一會才嘆息著散去,但嘉凌似乎被人認出來,人群開始傳來竊竊私語:「那個好像是大車之前的吉他手……」

「就是她以為自己很重要,不肯乖乖簽約,亂開條件被打槍,還不負責任的離團害我們力和心情不好……」

「又醜又髒看起來好落魄喔,活該自找,她看人家成功了眼紅嗎?來這邊想幹嘛?」

嘉凌沒想到會聽到這些話,這情境很難堪,她的確對簽約條件非常不滿,憑什麼大家都是完整的合約,只有她被要求轉到幕後「專心創作」?

組團的最初說好了,目標是全員都能寫歌的創作型樂團。

後來隨著對舞台漸漸熟悉,大車也就越來越以表演為重,除了舞臺效果,私下和粉絲的互動也很重要,大家對這樣的轉變似乎都樂在其中。

只有嘉凌覺得自己不適合後期這樣熱鬧華麗的風格,還好大家不勉強她,但長久如此,她也就變成最沒存在感的團員。

五人編制的樂團,主唱、吉他、貝斯和鼓手都有獨到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偏偏她是節奏吉他手,負責讓音樂更加飽滿,能讓音樂增色,但不是必要的存在。

後來嘉凌繼續留下的理由就是為了學寫歌,樂團受歡迎的歌都出自她的筆下,但沒有一首歌掛上她的名字,每次詞曲完成粗胚就被力和接手改編改寫,從來沒獨力做完一整首歌的機會。

即使如此她仍安分的待在自己的位置,沒想到等到最後的那紙合約直接否定她在樂團付出過的一切,最後嘉凌選擇拿錢走人,不再跟他們有瓜葛。

面對這些不明究理的粉絲,她不羞愧,卻也不想辯解,她相信最後都能用作品來證明一切。

繼續閱讀→花季(參)流年-2
回上篇←花季(貳)眷顧-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