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貳)眷顧-5

花季(貳)眷顧-5


在台中七期鱗次的高樓裡,有間在27樓的咖啡廳非常低調的經營著,店面不大,靠著店長對咖啡的品味和手藝,吸引了許多對咖啡很講究的客人。

本來就沒打算拓展新客群,卻因為有個網紅在IG上打卡拍照,襯著店裡典雅沉穩的復古風拍起照,人人都像徐志摩和陸小曼,吸引了眾多年輕男女的眼光。

本來是口耳相傳的隱藏店家,只有講究的咖啡和簡單卻極美味的奶油厚鬆餅,一時間許多來朝聖的客人,因為突然爆紅,近半年來只能改成全面預約制。

這些改變對博人來說應該沒有影響,店長和他家相識多年,吧檯永遠都會有他的位置,他自從來台中落腳後,每個月初都會來買一次咖啡豆,然後享受一杯店長當天推薦的手沖咖啡。

但現在年輕的客人多了,他進店裡總會引起騷動,是不會過來打擾他,但總能聽到竊竊私語,膽子大些的還會對他偷拍照。

這不能怪她們,博人默默嘆氣。

他的五官簡直是母親的翻版,這長相在女人身上顯得豔麗而氣質高雅,在男人身上就太過妖媚,本來以為長高又把體格鍛鍊精實後可以陽剛些,萬萬沒想到這種身材樣貌又恰好迎合了近年流行的審美觀。

只想低調過日子的博人只能盡量深居簡出,好避開這些讓人不安的視線。

「今天要喝一杯還是要逃跑?」留著小鬍子的店長把咖啡豆遞給他,博人本來要動身離開,卻突然聽到有人提到熟悉的名字。

「給我一杯吧。」博人坐上吧檯的高腳椅,豎起耳朵仔細聽著對話。

聲音從窗邊的位置傳來,女生帶著沙啞的甜膩嗓音非常特別,他們其實壓低了聲音說話,只能怪博人聽力太好。

「你說嘉凌沒處理好就跑是什麼意思?」女生問著。

「很多作品雖然她沒掛名,但她交了不少歌出來是事實,」男方的聲音聽起來很焦躁:「她只簽了一部分的合約就消失了,還有很多東西沒談好,我們又趕著出片,大車是創作樂團,未來要是她要是藉機來反咬一口呢?」

「法律的事情你不用擔心,」女生安撫著對方:「她收下賣斷的錢啦,而且你也給我聽過那些Demo,要不是你幫她一字一句的修改,哪有一首能上檯面的,別人沒資格質疑你。」

「她還是小孩子,你們需要坐下來談談,早點解開心結對大家都好。」

男生似乎安心多了:「我有妳這樣的朋友當後盾真的很幸運……」

接下來的氣氛像是要開始調情了,博人向店長點頭示意後起身,畢竟這次待了太久,在被拍下更多照片前他得趕快離開。

回家推開門又看到嘉凌盤坐在沙發上,顯然戴著耳機,她非常專注彈著吉他、哼著奇怪的調子,不時停下來做筆記,完全沒發現他已經到家了。

直到博人走到廚房,整理罐子的聲音叮噹作響才讓她才如夢初醒的跳起來:「對不起!我以為你會晚點回來……我馬上把東西搬回房間,佔用客廳不好意思!」

博人擺擺手,示意她可以繼續坐著,想到剛才聽到的對話就有些心酸,年輕人雖然該多經歷些磨難,但看來她遇到的情況不只是磨難,還有處處針對她而來的災難。

他搖搖手上的袋子:「要喝杯咖啡嗎?今天剛拿到的豆子。」

人家都開口了,拒絕反而顯的失禮,嘉凌尷尬的坐回沙發點點頭,就看博人變魔術似的把一件件手沖器材搬出來,從磨豆子開始,注水,點火,看著水沸騰。

到咖啡煮好還有點時間,嘉凌從沙發上跳下,衝進房間搬出一把民謠吉他,既然是老派的咖啡煮法,那來點經典老歌好像很適合。

按住G和弦,然後是Em,她慢慢的唱著:「Moon river, wider than a mile…」

大千世界,舉目無窮,我們在同一道彩虹的彼端,在虹彎外等待著…

簡單的木吉他,還有嘉凌輕輕的唱著歌,博人是第一次聽到她最真實的歌聲。

渾身毛躁的氣息突然從她身上散去,眼前的歌者吟唱悠揚的歌,音韻婉轉,不符年齡的沉穩聲調在耳邊流轉,如詩一般說著故事。

博人聽得入迷,差點忘了用溼布冷卻咖啡壺,讓琥珀色的咖啡液隨著音律緩緩落下。

 

※Moon River這首經典老歌是1961年的電影《第凡內早餐》中的一曲,由女主角奧黛麗赫本演唱,但電影原聲帶發行時卻沒有收錄赫本的版本。
事實上,一直到赫本在1993年過世後幾個月,她的演唱版本才終於被發行。

原來我們博人是個聲音控來著。

第二章 眷顧(完)

繼續閱讀→花季(參)流年-1
回上篇←花季(貳)眷顧-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