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二)再次見到時可會認得我-4

龍蝦湯x小廚娘(二)再次見到時可會認得我-4

之四 你好,希望我們是初次見面

對公司找新橙來當私人廚師這件事,金予光是非常反對的。

他的確快被水煮餐給逼瘋了,新橙的手藝他也非常讚賞,但要怎麼對英燦姊說出他把對方撿回家過,要是對方認出他,以為他想仗著有名有勢要欺負一個外國小女生,別有所圖怎麼辦?

但趙英燦卻解讀成完全不同的意思,以為是予光擔心公司過度保護他,於是無視反對逕自找來新橙。

現在人終於來報到,她就站在門口,緊張的絞著手指。

他的助理忙進忙出的整理贊助產品,一件件標示著細節,這個小女生別說主動幫忙了,連向前輩問聲好都辦不到,完全沒有來工作的自覺。就算之前合作過、就算她是外國人語言不通,這樣的工作態度他也完全不能接受。

直到助理先離開,金予光也只是瞟了新橙一眼,完全沒搭理她,一直到他訓練後沖完澡,才冷淡的扔了句「가」就自顧自的出門了。

這個字要發短短的音「ka」,老師說可以從口氣判斷,是愉快的道別還是禮貌的送客,或者是邀請一起走,但照他的態度,聽起來更像是叫她滾遠一點。

金予光的反應令新橙不知所措,難道是他早就認出來,所以故意要給她臉色看?或者他以為新橙是想方設法要攀附的麻煩精?或者是雖然沒認出來,只是單純的不滿意?

比起生氣委屈,新橙更想知道為什麼。

她的確不擅長看臉色,又太容易在意別人的眼光,所以在求學期間就努力的精進剪輯技術,在影片剪輯需求越來越大的時代,新橙很早就靠著口碑得到許多剪片的工作,甚至畢業後還靠這個技術養活自己。

現在離鄉背井的狀況下,也是對方先找上門的,滿以為當私廚可以愉快的做到遊學結束,期限做滿的話甚至還能帶一筆存款回台灣。

結果還沒正式上班就先吃了頓排頭。

「我很棒,我已經很努力了。」新橙小小聲對自己說:「是我運氣不好而已,沒關係,至少學校很開心,學到好多事情……。」

「我沒有錯,誰都沒有錯,我只是運氣不好……」如果在前男友墮落前就分手,如果當初拒絕爸媽強迫她買房背房貸,是否就不會淪落到只能逃跑,還天天害怕燒光存款的慘狀。

然後在異鄉莫名的被看不起,何必。

新橙站在門口愣愣的流淚,一直到差點被鼻涕嗆到才回神,洗了把臉,雖然難堪的感覺還沒退盡,但大哭了一場還是讓情緒緩和多了。

冷靜想想,還好語言學校的宿舍還沒辦退住,就是行李收一收再搬回去的小事而已。

雖然這一週還沒正式上工,經紀人仍然給了她一些採買金,可惜新老闆不待用,等人家開口辭退多難看,還是識相點早點辭職才是上策。

新橙把弄亂的桌面清乾淨後就要離開,大門卻突然傳來開門的警示音,該不會是金予光回來了?心急之下她脫口而出:「對不起,我馬上離開。」

推門進來的不是金予光,而是一個高個子的年輕男生,兩手抱著一大袋看起來沉甸甸的東西。

「哎唷,是會講中文的新人欸,妳好啊。」竟然一開口就說中文,而且他似乎很開朗,句尾都帶著輕快的上揚。

新橙連忙上前幫忙,這堆盒子比看起來還要沉,還好餐桌離門口很近,不然兩人都要扭到腰了。

「妳好,叫我旻善就好,我哥人呢?」新橙瞪大了眼睛,這自稱是老闆弟弟的年輕男孩中文非常流利,甚至還帶了點台灣腔。

新橙連忙自我介紹:「我是新來的助理林新橙,從台灣來的。」雖然十分鐘前已經被解僱了:「金先生剛才出門了。」

「妳現在有空嗎?」他指指餐桌上的盒子,「我來幫老媽跑腿送菜,可以幫我一起整理嗎?」

是韓國媽媽的小菜!看到這堆小菜山,新橙把剛才的傷心全給扔在腦後,捲起袖子就跟著金旻善一起忙了。

得先把冰箱的存貨拿出來清點,放太久乾掉或壞掉的就清空,再將新的小菜分類,貼上日期和內容,照著順序一一放回冰箱。

兩人一邊清理髒盒子一邊聊天,原來金旻善有一年到台灣當交換學生,他愛交朋友又愛聊天,語言學的很快,難怪用中文溝通完全沒問題。

而且比起莫名擺臉色的金予光,旻善相對熱情很多,知道新橙是為了擺脫前男友糾纏才逃來韓國避難,很熱血的拍胸脯說,萬一新橙回台灣還是擺脫不了那個人渣,他很樂意假裝成新對象讓那傢伙知難而退。

「我又高又帥,他看到我一定馬上認輸的。」自信暴棚這點,兩兄弟倒是一個樣。

把這些東西收拾完成也已經是中午時間。

「附近有一間很好吃的小店,我們去吃午飯吧。」旻善說的太自然,新橙完全沒機會開口拒絕,轉念一想,反正日後也不太有機會再來,讓在地人領路吃一次道地餐館也不錯。

真的是一間很小的店,離金予光家走路五分鐘,只是得在窄弄裡拐好幾個彎才能找到,甚至地圖上根本沒標示,沒當地人帶路根本不可能找到。

推開頗有年代的木門還響著嘎吱聲,店裡就一對老夫妻和一個上了年紀的阿姨在打理,或許是週末中午,店面有點冷清,沒幾個客人上門。

「這邊一個人很難點菜,感謝妳陪我。」不只菜單看不懂,連這是什麼類型的餐廳也不懂,就全權交給旻善點餐。

原來這裡專買韓式套餐,辣炒豬肉是依照人數給份量的,上桌時新橙瞪大眼,這肉量給兩個大男生吃都足夠外,隨餐還有一小鍋大醬湯。不只如此,白飯和生菜、特製小菜都是無限量供應,更別提還有醬料和生辣椒、切片大蒜,擺的滿滿一桌都是。

來韓國之後,除了自己一個人吃飯外就是和語言學校的同學聚餐,這種傳統小店不會是年輕人的選擇。

第一次和當地人用餐,桌面視覺如此驚人,新橙超想拍照又怕讓旻善不自在,看出她的猶豫,旻善爽朗的招呼著:「妳很想拍照嗎?快點喔,給妳30秒。」

新橙收到允許感激的拿出手機,趕快把滿滿一桌的菜色全數入鏡。

餐桌上有太多不認識的東西了,新橙很認真的一一嚐過味道,再學旻善拿著芝麻葉,把肉和各種調味料一起夾進葉子包起來,很專心的品嚐著。

「妳真的很熱愛美食欸。」旻善覺得新橙實在很有趣,剛見面時她眼睛紅腫到像是剛哭過,跟旻善講話時也一直小心翼翼,雖然會接話也聊的很開心,但總有點強顏歡笑的樣子。

直到菜一上桌,她臉上厚重的陰霾瞬間消失,連氣色都突然清朗,一樣樣試味道的表情超專注,嚐到涼拌生洋蔥時還小小聲讚嘆,說這洋蔥好甜,品質真好。旻善只看過女孩子在吃甜點時露出這種幸福的表情。

「這種湯很常見,妳這陣子應該有吃過吧,」旻善就乾脆一邊吃一邊介紹,「是用大豆發酵做的大醬,這家的海鮮大醬湯特別好吃,自己煮也可以放肉和喜歡的青菜。」

大醬和其他食材都不難買到,網路上也有很多有教學可以看,新橙興致勃勃的想著,晚些回宿舍就可以買材料來試做。

「啊,我和這個工作應該是無緣了,明天就要搬回學校宿舍,那邊沒有廚房。」她沮喪的垂下肩膀,學校宿舍只有提供熱開水,能煮個泡麵加蛋就很好了。

「我哥那行的壓力非常大,所以對助理的要求很嚴苛,妳要適應一下。」旻善假裝沒聽懂她打算辭職的決定,繞著彎提點。

「跟台灣不同的是,我們這邊的長幼觀念非常重,不過妳是才剛來的外國人,只要適當表現出誠意就夠了。」旻善知道她什麼都不懂,將她可能遇到的狀況再講的清楚一點。

新橙停下筷子,很認真的思考這段話的意思。

的確,先不管第一次的意外,之前雖然合作過,但現在的身份是雇主和員工,在台灣就算對長輩說話也不太會將「您」之類的用詞掛嘴上,而這裡即使是平輩,連早出生幾天都會計較,確認過長幼順序才能決定用哪種敬語說話。

更何況金予光是在業界頂端的人物,過度講究也是難免。

「人在國外討生活不容易,需要和人聊聊的話可以找我。」旻善和新橙交換了KakaoTalk和Line的帳號,「我跟老哥過說帶妳出來吃飯,他已經回家了,等下再跟他聊聊吧,我先走囉。」旻善將新橙送到門口後向她道別。

再次站在金予光家門口,新橙先深深的吸口氣穩定心緒,因為吃了很棒的一餐,所以現在又充滿勇氣了。

門一開,金予光還沒開口,雖然彆扭,新橙還是擠出僅會的韓文問好,然後重新用中文介紹自己:「我是林新橙,請多指教。」邊說邊向他微微彎腰行禮。

沒想到不但沒哭著跑走,還突然會了點基本禮儀,或許是被旻善開導過比較進入狀況了?金予光頓了一下,就點點頭回應:「知道了,妳先進來吧。」

繼續閱讀→龍蝦湯(二)-5
回上篇←龍蝦湯(二)-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