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二)再次見到時可會認得我-2

龍蝦湯x小廚娘(二)再次見到時可會認得我-2

之二 那不是情人,請正名冤親債主

跟明星合作拍影片應該是新橙的人生巔峰吧,不然前男友又怎會在求她回頭不成,到處哭訴新橙勢利又無情的甩掉他之後,又算準時間,完美堵在她買菜時最愛走的小巷捷徑呢?

「我需要和妳談一談,關於我們的未來。」在這個僅容兩人並行的窄巷,郭里為無視新橙急著離開,霸道擋下她的去路。

新橙無奈的大大嘆口氣,雖然手上已經提滿菜,拿著有些吃力,她也寧願轉頭多繞兩百公尺回家。

郭里為不打算放過她,敏捷的伸出另外一隻手再度擋下她。

被他居高臨下的逼視著,新橙只能再次表明立場:「我跟你沒什麼好談的,那張二十萬本票我會撕掉,跟你不會再有瓜葛,你就放過我吧。」

那張本票是上次郭里為求復合時硬塞進門縫的,新橙不知道怎麼處理,也不想跟他聯絡,就一直放到現在。

「我不是來求復合的。」郭里為沒拉開距離的意思:「我之前的確太不會想,也知道要讓妳再接受我很難,所以我是用朋友的身份來幫妳的。」

新橙曾說過,很喜歡他用低沉的聲音對著她耳畔低語,所以他排練了很久,深信著只要完美執行就能重新征服她。

「妳現在事業剛起步,又要接案又要拍影片一個人忙不過來吧,妳個性軟,太容易被佔便宜,我想來想去妳需要一個經紀人,幫妳處理瑣事、幫妳跟客戶談價錢,之前妳不是很希望我可以多幫妳的忙?現在我已經準備好了。」

郭里為果然看了新橙和金予光的合作影片。

跟大明星合作就等於拍片事業即將起飛,他認定新橙將要有接不完的業配,聽說這工作超爽的,隨便煮煮飯拍拍片就能月入數十萬。

也就是說,他翻身的機會來了,只要抓緊新橙這顆搖錢樹,把會碰到錢的環節都捏在手裡,還需要苦哈哈的蹲補習班考試、去上班賺死薪水嗎?

郭里為的笑容讓新橙打了個冷顫,回想著他到底從何時開始變成這種噁心又糟糕的樣子?

剛交往時兩人都才剛上大學不久,郭里為是個單純又誠懇的大學生,人緣還不差、成績中等,沒什麼夢想,覺得未來將會理所當然進大公司賣肝拿紅利,過著三十歲結婚,和老婆生個一男一女之類,非常按部就班的人生。

沒料到他先是申請研究所失利,又說要考公職報了補習班卻總是無心唸書,後來抱怨在家沒辦法專心,過來新橙的套房借住幾天,後來直接定居下來,理直氣壯的讓女友包辦所有開銷和起居瑣事。

即使這樣,還是他先發難,先抱怨新橙的收入不穩定,後來覺得新橙看不起他,又要他去打工又要他做家事,這樣怎麼專心準備考試?

他最大的慰藉就是天天上交友軟體找女網友吐苦水,抱怨女友太計較,他不是不回報只是時機未到。

就這樣,他變成只剩自尊心的怪物,再也回不去了,新橙還是抓到他真的劈腿後,才明白兩人再也走不下去。

新橙堅定的回應:「你管好自己就行,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就推開他的手離開了。

最麻煩的反而是郭里雖然對她蠻橫又自私,但他在朋友間是有口皆碑的善良老好人,大家都覺得他只是有些失意。

在他們眼中,這樣善良溫和的人在如此脆弱、最需要精神支柱的時候,交往多年的女友卻狠心拋棄他。

於是郭里為離開後,更令人疲倦的親友攻勢鋪天蓋地襲來,先是社團的朋友傳訊關心她的近況,卻意有所指的說著女人越老越不值錢,暗示著新橙都要二十五了不該對郭里為百般挑剔。

再來是無緣的大姑竟然出現在她家,說著寶貝弟弟有多後悔現在又有多努力,未來不會再辜負她,說未來的婆婆一想到新橙都唉聲嘆氣,說新橙身邊沒親媽照顧,多想把她當自己女兒疼惜。

甚至連大學同學們聚餐時,都會一起勸她不要把男人逼太緊。

這些人都被下蠱了嗎?郭里為那麼好,你們自己去跟他結婚啊!新橙感覺到空前無助,加上郭里為存心和她耗,勸走一次又來一次。

受夠這些無所不在又莫名其妙的壓力,新橙跑了一趟法院把本票送去裁定,就算沒成,讓那纏人精忙著去跑流程也夠了。

接著她上網找代辦申請了間國外的語言學校,反正接案的剪接工作不受地點限制,只要網路夠快就行了。

至於地點,就選了她唯一自助出國去過的地方,首爾。

只是出國避避風頭,家當不多,新橙很快就安頓好了。

學校提供的宿舍很小,連衛浴都是共用的,還好單人寢室讓她能保有私人空間,只是提供的網路速度要上傳影片實在勉強,她得再想一下怎麼解決網速問題。

還好托金予光的福,現在每個月影片的流量能掙到一兩千台幣的外快,當她安頓好之後也開始拍些見聞短片當日記,雖然每部影片底下都會出現一大串謾罵留言,很明顯那是郭里為開的免洗帳號,他只敢在影片下罵她,沒膽也沒錢出國堵她。

說來那堆謾罵留言裡,唯有罵她被韓劇洗腦是讓新橙最感委屈的。

被郭里為寄生的這幾年,忙著工作和照顧巨嬰男友,別說韓劇了,她連台灣的電視節目都沒什麼時間看,什麼影視名人站在她面前都認不得,更別說什麼韓流明星了。

上次只是因為機票便宜就來了,這回也只是因為膽小,逃難也只敢選相對熟悉的地點。

還是這回在首爾待的時間長了點,才深切感受到金予光實際上有多受歡迎,不只是在電視上,連在路上都會一直看到他的代言廣告,而她沾了人家的光還不太清楚狀況,實在非常失禮。

因為是完全看不懂、聽不懂、不會講的韓文三重苦狀態,新橙在最基礎最簡單的班級上課,同學相對年輕好相處,大家的課後活動也很多,但新橙推辭了大部分的活動,畢竟每個月的貸款和帳單還是照樣要繳,同時在外地生活的開銷也不小,還是必須想辦法多接點案子賺錢。

其實頻道也陸續有合作詢問信,酬勞都過得去,但就算克服沒廚房和網路的問題,商品的寄送也是個關卡,暫時想多賺也賺不了,最主要的還她不想把拍影片當成主要工作,每天追著話題和演算法跑。

反正最壞的打算就是萬一沒進帳,存款還夠她燒半年,真的燒乾了再做打算吧,至少脫離原來的環境,這段時間清靜很多,每天上課像是重回到學生時代,和郭里為分手糾纏半年多的紛擾像是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或許是每天睡著前的祈禱很虔誠,這回信箱又來了封英文信。

「林新橙小姐,由貴頻道近況得知妳來首爾就學,若有計劃在首爾找份簡單打工,請與本公司聯絡。」

署名是趙英燦,金予光經紀公司的代表。

繼續閱讀→龍蝦湯(二)-3
回上篇←龍蝦湯(二)-1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