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二)再次見到時可會認得我-1

龍蝦湯x小廚娘(二)再次見到時可會認得我-1

之一 噢那不過是個雞肉捲

從韓國回來了兩三個月,新橙的接案量終於恢復正常量,雖然同時要付房貸和出國刷爆的帳單,但不用再養前男友,反而讓她每個月能存的金額多了些。

而她才發布了七八支影片,每個影片都有幾百次的點擊也是意外收穫,或許是現在健身減醣又自己下廚的人不少,新橙的菜色材料取得簡單,也容易操作,影片更是節奏明快少廢話,才創立不久就有這種好成績。

多虧當初多花了一筆錢,把很陽春的迷你廚房整頓過一番,甚至還有個迷你中島,這才有足夠的空間拍攝,雖然攝影器材很陽春,只有一台二手舊型GoPro和手機,也已經夠她玩得開心了。

但機運總是在出乎意料的時刻降臨。

某一天,那支酪梨雞肉捲的影片點閱量突然暴增好幾萬,影片的留言通知響個不停,嚇壞了正在幫影片上效果的新橙,還以為是音效檔壞掉,連忙開了影片帳號查看,底下湧入近百則留言全是韓文或英文,訪客來源也幾乎是從國外來的。

她試著用線上翻譯了解內容,可能留言太過口語,翻譯出來的句子千奇百怪,像是「兄弟雞肉醬說是嗎」、「食譜我英文寫請」、「健康美味試圖好吃今天」。

兄弟是誰?要她寫英文食譜太勉強了吧?試圖好吃又是什麼?新橙默默關掉留言通知,可能是平台演算法突然發瘋,把她這個影片推給韓文使用者了吧。

新橙把這件事當作偶然的插曲,沒放在心上。又過了一陣子,工作信箱收到一封英文信,她只好再度請出線上翻譯,這次內容很明確的是來談合作的。

說是一位韓國演員要來台灣宣傳,希望能和她合作拍攝影片,對方開的酬勞不錯,時間也對得上,但全台灣那麼多優秀的烹飪頻道,怎麼會找上這剛開張又是獨立作業的小頻道?甚至連場地都只是個迷你小廚房。

加上新橙根本對韓國演員不熟,第一次接業配就來個看起來很大牌的,萬一搞砸怎麼辦?於是新橙非常惶恐的擠出英文拒絕信。

沒想到對方很堅持,隔兩天又傳了封帶中文翻譯的回信,保證她擁有高自由度,還會派專業團隊幫忙,甚至指定的材料也不難,只要用到廠商提供的醬汁做出美味料理即可。

信內又強調,金先生雖然是韓國人,但他會講一點中文,也會有即時口譯隨行,還有專業的攝影團隊幫忙充實畫面,經紀人再三強調他們要的就是清新自然的素人感。

講了一大堆好處,讓新橙心動的還是付款條件很爽快。

答應接案就先付兩成訂金,拍完又給一半錢,在期限內上片就用即期支票付清餘額。

想到房貸和還沒還完的卡債,新橙內心的小算盤撥得飛快,拍片加剪輯,最多辛苦兩週就可以把一大堆帳單結清,實在沒推辭的理由。

新橙回了信,將她的拍攝環境給對方鑑定,經過線上會議和腳本來回確認後,還真的馬上收到支票,到銀行兌成現金存進戶頭的瞬間,新橙就把所有不安給拋在腦後,現金萬萬歲。

很快來到拍攝日,一大早,新橙的套房就擠了五六個工作人員,忙進忙出佈置場地,燈光、側錄攝影機一應俱全,她默默架好手機和GoPro,感覺自己寒酸的很。

她還是不懂,還沒登場就擺出這種陣仗的人為何要跟她合作啊?

等到金予光被隨行人員簇擁著到場後,新橙簡直不敢直視,怎麼會有這種閃閃發亮的生物出現在她家裡。

他線條分明的五官搭上挺拔的身材太過顯眼,像是連頭髮線條都被修過圖,一步一閃亮。原本覺得太刺眼的燈光,打在金先生的身上卻顯得恰到好處。

雖然事先看過金予光的資料,也找了很多他的廣告跟影片,但親眼看到本人還是很不真實,還好金予光雖然大牌卻很客氣,一進門就爽朗的向大家打招呼:「안녕하세요。」新橙這才回過神來,趕緊點頭回應:「안녕하세요!您好,我是新橙,歡迎來我的小廚娘頻道。」

「您就放心講中文,」工作人員幫新橙別上收音麥克風和耳機:「我們會同步翻譯你們的對話,金先生會聽一點中文,就照腳本寫的,讓他做些簡單的協助就可以。」

這天新橙準備了辣烤醬汁豬肋排搭配時蔬溫沙拉,另外還準備了帕尼尼麵包和熱帶水果莎莎醬,除了單吃,還可以再將肋排肉撕下做成三明治,在演示備料過程的同時,昨天準備好的肋排半成品早就在烤箱中待命。

或許是腳本在事前討論的很周全,又有專業團隊協助調整各種細節,除了一開始新橙實在太緊張,多吃了點螺絲,開始做菜後就順暢多了,金予光不愧是習慣鏡頭的人,很ㄏ未在適當時機插話和幫忙,主導起兩人的互動。

予光會的中文詞彙其實不少,「切」、「丟掉」、「給我」之類簡單的用詞,根本不需要口譯就懂,旁邊還有助理幫忙確認兩人有講出必要的台詞、內容,最後把「端著成品一起比出愛心手勢」、「吃到停不下的環節」都拍完了,還比原訂時間提早了許多。

最後補拍商品特寫時,金予光還不斷要翻譯幫忙傳達,他非常讚嘆新橙的廚藝,這肋排出乎意料的多汁美味。

新橙把分切好的肋排連著塑膠手套一起上桌:「今天做的份量實在太多了,請大家幫忙吃,不要客氣。希望合你們口味。」

予光招呼著工作人員,自己也不客氣的拿起一份帶骨肋排大啖。看來貴客是真心覺得美味,新橙暗自開心著。

其實,要不是有別人在,予光巴不得自己把這些肉排嗑光。

一抿嘴,多汁的肉塊就從骨頭脫落,外層有野味十足的焦香,入口卻是水嫩香滑,尤其骨邊沾著膠質的口感非常迷人,這女生的手藝比他預期的還要好太多。

會找到新橙,也是因為他在趕戲期間吃雞胸肉吃到懷疑人生,想找人還原當時吃到的酪梨雞肉捲,甚至將關鍵字翻譯成英文和中文上網搜尋,就這樣意外找到新橙的影片。

影片裡的餐點看起來極為眼熟,連肉捲切面的樣子、醬汁顏色都幾乎一樣,只是頻道主人幾乎沒露臉,他當時就猜測,這很可能是那個餅乾妹的作品。

所以廠商當說想找台灣的烹飪頻道合作,他馬上就指定了小廚娘頻道,把推薦素人上陣的黑臉交給經紀公司處理。

他真的太想知道,那個從他貧乏的冰箱中,變出美味料理的人到底是不是新橙。

一見到本人就幾乎確定了,再看她仰著頭,睜著圓圓眼睛試圖聽懂他講的話,就知道他已經找到答案。

但予光猜不出,新橙到底是裝傻還是真沒認出他來,那麼熱情的一夜怎麼會有女人忘了?但他是來工作順便證實自己的猜測,不是來找女人的,找到答案還吃到美味的餐點,這樣就夠了。

要知道,來台灣只有短短幾天,他的行程從早到晚排得超滿。

一下飛機就直奔記者會現場,接著粉絲見面會,出席時尚周、拍廣告、宣傳片,參加電影首映會……工作行程佔滿所有的時間,只能利用通車的零碎時間隨便塞些食物果腹,難得來這個以美食著稱的地方,卻連頓像樣的餐點都沒吃到。

抱怨嗎?在這種競爭激烈的環境中,予光必須隨時鞭策自己不停前進,他總是對自己說,這就是站在第一線的代價,一旦清閒下來就代表演藝生命即將終止,他只能盡量推遲那天的到來。

保母車已經在樓下等候,「希望能再吃到妳做的菜。」金予光離開前的這句話是真心誠意的。

新橙送走工作人員後,先把檔案在不同地方作了備份,再起身收拾一團混亂的廚房,直到深夜才筋疲力盡的癱倒在床上。

當她朦朧晃神之際,回想這兵荒馬亂的一天,拍攝影片果然非常有趣,更是從沒想過有機會和專業團隊合作,這種盛大體驗真是難能可貴。

但她總覺得金予光非常眼熟,不是在螢幕上看過而已,那個身高,那個身形,壓低聲音說話時的音調,還有手指碰觸到的時候,不時都會湧上一陣莫名的熟悉感。

既視感是形容這種狀況嗎?新橙捲著棉被模模糊糊的想著,但她累壞了,閉上眼就一夜無夢的熟睡了。

繼續閱讀→龍蝦湯(二)-2
回上篇←龍蝦湯(一)-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