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三)逆滲透的日常-1

龍蝦湯x小廚娘(三)逆滲透的日常-1

之一 日常挑戰與語言加強班

自從當了私人廚師,新橙的作息就有了巨大改變,雖然本來就是晨型人,但剪片的工作型態經常要趕工熬夜,很難維持早起。

現在完全不同,每天早上六點多她就會起床,將前一晚已經備好的食材快速做成早餐,送到老闆家後搭地鐵去學校,中午和同學一起吃午飯,或者偷空打個盹,下午課程結束的早,採購完回小公寓,還有不少時間可以剪片。

無論予光是否在家,新橙都會在晚上六點把當天採購的食材帶去老闆家做晚飯。

但她沒想到,金予光在沒趕戲的時候生活非常單純,幾乎每天早上都會見到面,他不是在鍛鍊,就是準備出門工作,晚餐時間也經常會遇到老闆,可能是職業需求,他電影看得又多又廣,也很喜歡邊吃飯邊看線上漫畫。

新橙就會趁他用餐時回到廚房,將需要事先處理的食材一併整理起來,處理完也差不多可以去收拾餐桌了。

「妳來一陣子了,還習慣?」這天予光邊吃晚餐還滑著手機,新橙端著蒸雞蛋過來時他突然開口問著。

「我覺得很好,老闆。」新橙試著用韓文回應,頓了幾秒,想不出其他詞彙才又改用中文回應:「因為你不挑食,吃的也簡單。」

畢竟是語言初學者,講不好很正常,但說著幼幼班的韓文,那張巴掌大的臉鑲著圓圓眼睛加上認真的神情,予光突然覺得被戳到笑點,他憋著臉,假裝清了清喉嚨把到嘴邊的大笑吞下去:「看來妳韓文學得很快,講得還不錯。」

這是被誇獎了?予光看起來繃著臉語氣卻很柔和,讓新橙摸不著頭腦,但他起身和新橙一起收拾餐桌:「之後晚餐就一起吃吧,我會直接跟妳反應菜色問題,妳也順便多練習韓文對話。」

予光的提議很合理,於是新橙每天晚上就加入了予光的健康飲食行列,跟著老闆一起吃高蛋白低油健康餐,沒多久就讓她褲子莫名鬆了一小圈,都不知道該買新的還是勉強再穿一陣子。

而且予光晚餐時間不再拿著手機配影片和漫畫,而像個關心晚輩的大哥一樣,用很簡單的字句和她對話,新橙沒多久就能跟上一些日常對話,還能閒聊些學校的話題。

真如旻善說的,他哥其實滿會照顧人的,就是工作壓力大要求又高,所以很容易吹毛求疵。

有時予光會特別想吃某些菜色,現在點餐也不再附上圖片,而是直接傳了全韓文訊息,新橙得慢慢照著字母唸出來,看不懂的就去查字典,被訓練到連認字速度都越來越快。

但是這天的點菜真讓人困惑,平常一點澱粉和一滴油都不能多碰的人,竟然指定要吃「很多很多炸雞」,不只要蒜味醬油和韓式辣醬兩種口味,還要她額外準備起司粉。

複製了文字去問同學,訊息內容的確是炸雞無誤。

雖然滿懷疑惑,但新橙還是一下課就衝去市場買食材,家裡可沒存那麼大量的雞腿肉。

原來予光這天拍了啤酒廣告,雖然有很多暢飲啤酒的畫面,不能真喝,但仍多少沾到些啤酒,蟄伏已久的酒蟲就這樣被勾出來,讓予光決定回家要喝個過癮,既然要破戒,就連垂涎很久的炸雞一起登場。

解禁的予光真的很能吃,他一個人幾乎把三人份的炸雞全掃光,還喝了兩大罐啤酒,可能是澱粉暈或者是酒氣微醺,今天的予光心情特別好,話比平常多了不少,也不管新橙是否聽得懂,開始講起追的漫畫太拖戲,喜歡的導演有新的拍片計畫,最近哪部戲很值得一看之類的閒聊。

新橙抱著沙拉碗,裡頭裝滿金媽媽的醃蘿蔔,配著炸雞半聽半矇的點頭應和。

但她還是一肚子疑惑,就趁著予光起身拿冰鎮啤酒時開口問了:「老闆,我很好奇你怎麼不找朋友一起喝酒?外面的炸雞更好吃,而且我還聽不太懂你說的話,真的很怕打壞你的興致。」

予光用炸雞刮著新橙特製的辣起司醬抱怨著:「我要是出門被公司的人看到就慘了,英燦姐對節食的標準超病態,要是被她知道我這樣吃炸雞又喝啤酒一定會大發飆。」回想只有水煮雞胸肉能吃的日子,他覺得現在真是太幸福了。

「明天你得還債。」吃完這頓大餐,新橙把廚房收拾好,帶走雞骨頭和啤酒瓶銷毀證據,還不忘交代著:「我會弄很多蔬菜和只放一點鹽的肉,不然水腫會消不掉喔。」後天又要拍攝,絕對要讓予光在鏡頭前時時保持完美。

她離開後,予光帶著微醺和久違的飽足感癱在沙發上發呆,不是沒想過,要是這小個子有點不規矩,對他明示暗示想發展特別關係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留情的把她轟出去。

但若是她多點心機,經常製造些曖昧和肢體接觸,他也只是個普通男人,未必能把持得住。

可這傢伙連去學校也不稍微打扮一下,整天素著臉,草率的紮著馬尾,見到他總是問個好後就去關心她的鍋子,別說勾引了,這根本沒把他當男人看吧。

回想起在酒吧遇到的那晚,她稍微打扮過,笨拙的講著英文,有點大舌頭的樣子實在很可愛,主動吻他的時候頭髮還有點微濕,紅通通的臉頰嫩得讓人想多掐一把……

天!我在想什麼!

予光從沙發跳起來,衝去洗把臉仍覺得臉上熱燙著,一定是酒喝太多的緣故,也不管時間還早,鑽進被裡蒙著頭就睡了。

新橙還真沒這些彎彎繞繞的心思。

和郭里為交往那些年,他以愛為名事事干涉,畢業後還讓新橙擔起所有的開銷供養著,理智上她知道男友沒資格對她予取予求,但新橙也不懂為何自己總會對他的無賴妥協。

還好已經解脫了。

現在她每天忙著工作和學語言,不用擔心跟別人多說兩句話就要被冷嘲熱諷好幾天,也不用管家事哪裡沒做好要捱罵,新老闆的飲食雖然很多限制,但在種種限制中變出各種料理比預期的還有趣太多,最重要的是,不管再忙再累也是自由之身。

甚至還找回了拍影片的樂趣,真沒什麼能比現在更開心了。

加上這幾天予光得出國拍廣告,撿到三天假期的新橙興奮翻出一堆待吃名店,準備四處踩點。

繼續閱讀→龍蝦湯(三)-2 
回上篇←龍蝦湯(二)-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