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柒)干戈-7

花季(柒)干戈-7

期望的戰爭沒有發生,沅沅卻收到大車的邀請函,說他們要回歸初心,在第一次上台的舞台舉辦一場小型表演,只有收到邀請函的少數粉絲才能參加。

這令她感到欣慰,大車不但沒負面新聞影響,還大幅改變策略,這類和觀眾極為親近的表演模式對形象有正面影響,更對忠實粉絲有凝聚力,而且這張薄薄的邀請函也代表著:力和還惦記著她。

上面標注著僅能在指定時段拍照錄影,參加者需同意入鏡之類的提醒字眼,應該是和新EP拍攝也有關。

沅沅在活動當天提早到場,因為已經是太熟的面孔,如同往常,她被工作人員禮讓著先入場了,看來大家都知道她跟力和分手的消息,表情都帶些意外。

活動就在老吳書店的地下室舉行,畢竟是限定活動,加上後台的工作人員也可能還不到百人,沅沅想起第一次遇到大車的情景,也是在這個地下室。

當時主場樂團還在後頭準備,大車也是第一次登台表演,沒多說話就開始演奏了。

觀眾都是衝著主唱樂團而來,沒人關心台上這些不多話、賣力演出自創曲的年輕人,只有她注意到這幾個小朋友。

雖說力和有企圖心也有天份,但小朋友自行摸索的進步幅度很有限,經過她的賞識指點,大車才能在短短幾年內,就從普通的學生團晉身到第一線的主流樂團。

也因此,即便幫過這麼多樂團,也和那麼多男孩交手過,投入最多感情的大車對沅沅來說仍最特別的,力和抬頭遠遠和她對上眼,像是揚起了安心的微笑,才又繼續低頭忙著。

卸下幕後軍師的身份,回到粉絲的位置看表演,聽旁邊的人熱切的呼喚大車,喊著力和,這是 多幸福美好的奇異時刻,可這短暫的幸福感就在第二首歌時全毀了。

那個彈著藍色吉他,裝扮華麗的女孩是誰?為什麼她彈著應該是大車新歌的前奏出場?為什麼力和要讓開中間的位置迎接她?而且當她就著麥克風張口,包括力和在內,全部的人都為她伴奏。

不只有彈奏技巧,她連歌都唱得真好,沅沅還沒弄明白狀況,卻聽到旁邊的人開始喊著:「嘉嘉!我們愛妳!」

有這種實力和台風的人不可能是嘉嘉。

力和在一曲完畢後呼喊著:「歡迎大車的前吉他手,現在是獨當一面的創作歌手:嘉嘉!」

接下來一個小時不間斷,竟然都是以嘉凌為主的表演,即使是大車的新歌發表也都有嘉凌的加入。

整個樂團成了陪襯的角色,連向來只肯當主角的力和都退到一旁專心伴奏。

沅沅這時才發現她被這兩人聯手羞辱,因為憤怒而心跳過快,卻又沉迷在這等精采絕倫的表演之中無法離開,只能帶著複雜的情緒看完整場表演。

那個怯生生的嘉凌怎能那麼輕鬆自然的在台上和力和對話,而大車的音樂擺脫之前那種聲嘶力竭到最後一秒的風格,帶出狂野之中的細膩情感。

是她根本錯估了嘉凌的實力嗎?差點就要親手把這顆珍貴的寶石給埋沒了,憤怒、後悔、自責各種情緒交錯,沅沅從未如此感到恥辱過。

散場後所有的觀眾都離開了,沅沅還坐在原地淚流不停,直到工作人員不得不請她離開為止。

繼續閱讀→花季(柒)干戈-8
回上篇←花季(柒)干戈-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