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柒)干戈-8

花季(柒)干戈-8

當時即將開場了,人生第一次的主場,嘉凌在後台緊張到得每隔三分鐘就要確認一次吉他的音準。

已經確定好台上狀態的力和退回後台準備,望著外頭觀眾陸續進場,他深吸一口氣:「奇怪,感覺比第一次上台還緊張。」

嘉凌很驚訝,竟然聽到力和口中講出「緊張」兩個字。

「但是我們排練那麼多次,腳本、流程都能倒背,妳經紀人連那麼大台的提詞機都搞來了,應該沒問題吧。」原來是對著她說的。

當博人提出要以IG上的那個「神秘人」身份號召聽眾來現場時,她既擔心自己會怯場,又怕根本沒人到場,最恐懼的還是一登台就被觀眾發現身份而噓下台,畢竟對很多人來說,她就是大車的「叛徒」兼「抄襲者」。

但是意外的,此時力和來了,提出讓人無法拒絕的提案。

他為過去刻意排擠嘉凌道歉,為自己無知掠奪嘉凌的成果而道歉,他能力所及能補救的,就是將嘉凌過去的作品都掛上共同作者的名字,也會向公司好好交代抄襲事件是場荒謬的誤會。

而嘉凌的首場表演將會由他和樂團全力支援,也請求她授權新歌的合作空間。

「這些事你有跟團員們商量了?他們怎麼說。」就算大車一向是力和獨斷獨行,可和經過這麼多事,嘉凌不認為團員們會願意配合。

除了沅沅的插手惡搞部份外,其他的事情力和都和團員們討論過了。

力和很坦然:「我隱約覺得沅沅用了一些手段,但從來沒了解過細節,也不曾阻止她,現在才把責任都推到她身上的話,我就真的是個人渣了。」

直到力和說出這段話,博人才正式答應讓健志出面:「專業的事情你們去處理就好。」

健志完全不掩飾對力和的厭惡,直到聽到力和帶來的Demo才忘記用髒話當發語詞:「這些都是當初被你淘汰掉的作品?」

「是我從一開始就高估自己。」擅自決定樂團的風格,不符想像的作品都當成垃圾,卻又擅自掠奪別人的心血拼湊重組,這些行為都代表他的短視和傲慢,直到這次狠狠摔了一跤,力和才願意去正視自己的問題。

「爺爺真會給我找麻煩,我是代理商不是音樂製作公司啊……」健志抱怨歸抱怨,還是靠著人脈找了業界的高手來完美整合兩邊的作品,當然重金禮聘的部份就全交給博人買單。

有這些業內高手為嘉凌背書,力和才說動讓公司高層,答應和沒聽過的新人合作。

這新人又是這陣子在圈內引發話題的神秘人,而且這神秘人還是大車的前吉他手。

什麼負面消息抄襲風波都無所謂了,這合作一定能爆出話題。

果然消息傳出,這大車又佔據了熱門話題好幾天,新歌點擊在短短三天就衝破百萬,合體表演邀約接不完,甚至連主流媒體都想請他們上談話節目,希望當事人現身聊聊如何從抄襲誤會走向大和解。

但是嘉凌只願意接受純表演的活動邀請,並且在為期一季的宣傳結束後就要暫停現身。

她想說的話在第一次登台那天,在書店的地下室已經說完了。

最後一首歌的前奏已經結束,嘉凌卻沒有開口唱歌,反而示意大家先停下。

這段不在腳本上,大家有些詫異,但仍停下來等待嘉凌的指示,台下有些疑惑的騷動,卻在她淺淺的笑容中安靜下來。

嘉凌看著台下,很慢的掃視全場,確實的看著過每個觀眾,久久才開口:「我只想盡情唱自己的歌,彈喜歡的音樂,這天晚上,你們願意來這裡,已經完成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

觀眾歡呼著,甚至好些人哭著聽完整首歌,彈罷最後一個音符,嘉凌起身,頭也不回的走進後台,投入博人的懷抱中大哭一場。

繼續閱讀→花季(捌)凝煙-1 
回上篇←花季(陸)干戈-7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