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肆)暗湧-5

花季(肆)暗湧-5

「妳應該多放點歌上平台才對。」沅沅是念媒體出身的,也在家族企業做行銷,所以對作品放上平台的看法和力和完全南轅北轍。

「如果是要賣錢的作品完整度當然很重要,但社群的持續性更重要,對你的潛在粉絲來說,可以看到一個歌手、創作者的成長軌跡更有意思。」

真的嗎?一般人是這樣想的嗎?

這樣的疑惑讓沅沅翻了個白眼,大美女就算擠鬼臉還是很漂亮,嘉凌想著。

「力和的標準簡直有病,妳都離團了,不需要照他的標準做事。」沅沅用蛋糕叉殺氣騰騰的指著嘉凌。

於是嘉凌又找了幾首比較滿意的錄音給上了文案、做簡單的圖示後上傳到平台。

桌面上那個標著「垃圾」的檔案夾捷徑比想像中的還刺眼,她對自己最近蓬勃爆發的發情腦感到無能為力,靠著瘋狂寫歌把那些難以形容的粉紅泡泡發洩出來,不知不覺已經比正經的歌多了好幾倍,留著也不是,扔了又有些可惜,只好繼續讓這些歌放在檔案夾裡當作沒看到。

在一個客人特別多的下午,嘉凌收到羅伯傳來的其中兩首試作連結,她迫不及待的衝到書店後門戴上耳機。

這是她生平第一次聽到自己作品沒被刪改,照她想要的風格做出完整編曲來。

專業編曲老師真的很厲害,本來只有簡單旋律和和弦的曲子,到了羅伯的手上就變得具有戲劇性,強弱節奏也和歌詞能互相呼應,嘉凌跟著哼起來,完全沉浸在音樂之中。

突然靠著的門被拉開,她差點往後摔進來人的懷裡,對方反應很快的抓住嘉淩肩頭,藉著摔來的勢頭把她轉了兩圈後穩穩的站好。

博人的拍拍她的肩頭:「要翹班也挑一下位置,還是妳想趁機摔斷幾根骨頭好報工傷?抱歉壞了妳的好事,注意安全。」這才撿起扔在地上的購物袋離開。

他的身手出乎意料的靈敏,剛才似乎瞥見他的嘴角一彎,拍這幾下這是在嗆她還是關心她?這人真是難以理解。

但畢竟收到了羅伯的信,這天下午不管客人再多狀況再亂,嘉淩都掩不住笑容,一下工就滿懷期待的衝進房裡先試錄,畢竟這天博人在家,她不好待在客廳鬼吼鬼叫的打擾人家。

但收到這兩首不完整的編曲後就再也沒動靜了,過年前的錄音室也很忙吧,她不想干擾大前輩,只傳了簡訊過去問安,順便試探一下進度。

羅伯倒是回了一串訊息:「依約定已完成進度正在進行後製,目前優先處理急件,助理詢問款項,要在年前關帳才能提前安排後續活動,不便無妨但恐怕會較晚執行還請見諒。」

嘉凌遲疑了,其實自己沒有時間壓力,但大前輩已經給情面的打折扣又騰出時間。

她也知道名義上的錄音室助理,其實是羅伯的合夥人兼女友,在成本考量下,把工時優先安排其他客戶完全可以理解。

於是嘉凌跑了趟銀行把尾款一口氣全匯給羅伯了。

五首歌的錢只收她一半費用,手邊還能剩下一些錢,不只付後續的錄音室租金綽綽有餘,還能找個設計作EP的視覺,羅伯長久以來為這些窮學生和玩團仔付出很多,不該跟他計較這點時間差。

匯款後收到了成功收款的通知,嘉凌心裡踏實了點,等農曆年後就可以完成這準備很久的心願了,下一步要走向何方,她也終於能靜下心好好的想一想。

好像全世界都知道嘉凌在書店打工,這天老吳有事外出請她先來開店,一切才剛就緒就來了意外的客人,在南部唸書的大妹瑞恩竟然推了門進來,笑嘻嘻的說:「嗨老姊,我就知道妳在這裡。」

「是阿弟跟妳講的吧。」嘉凌給她一杯加滿焦糖牛奶的熱卡布,瑞恩看起來熟門熟路的,一屁股就坐到吧檯邊。

「我自己推理出來的,叫我柯南。」她作勢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鏡:「我來這裡看過妳們團表演啊,那時都滿18了還不準我喝酒,妳還在台上吼我欸,旁邊的人都說大車的吉他好瘋喔,妳忘啦?」

嘉凌輕咳一聲,她拿這個只小她一歲的妹妹實在沒辦法:「家裡還好嗎?阿弟有乖一點嗎?」

「阿弟那個白痴跟阿母借錢說要投資,一聽就知道是詐騙,阿母知道他被騙錢之後氣到差點中風,最後把他拖到派出所聽警察訓話他才清醒。」瑞恩用小湯匙粗魯的挖著奶泡,敲著馬克杯叮叮噹噹的。

「沒想到阿弟打工賺那點錢也能欠銀行一屁股債,他有去債務協商,現在很乖回超商打工,每個月還一點給銀行囉。」瑞恩把杯子遞給嘉凌:「我要很多奶泡和焦糖,對了,他要我跟妳說對不起,但沒講為什麼。」

最好這個鬼靈精會不知道,「跟媽說這個過年我會很忙,先不回去了。」看來是老媽想和嘉凌和解卻低不下頭,這才會派妹妹來探探口風。

等作品完成了再回家吧,至少回家時拿得出成績,讓老媽知道她不是在外頭白白混日子。

嘉凌給瑞恩換了大杯子,為她把奶泡淋了滿滿的焦糖漿。

 

第四章 暗湧(完)

繼續閱讀→花季(伍)夜火-1  
回上篇←花季(肆)暗湧-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