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便當的祕密

[短篇] 便當的祕密

我面前攤了三個便當。一個是雞腿便當,一個是排骨便當,另外一個則是看起來相當豐盛的燒鴨便當。

這是在同一家便當店買的,所以菜色就大同小異。

白飯是大約一碗半的份量,上面淋了一點肉汁,看起來很可口,再來兩樣青菜,雞腿的是莧菜和洋蔥炒蛋,排骨的是高麗菜和菜脯蛋,燒鴨便當則是高麗菜加菠菜,每個便當都外加兩塊三角形的油豆腐,稍微魯過,有著漂亮的金黃色。

另外每個便當都附了一包辣椒蘿蔔乾,和一罐「亞當」。

我會特意買三個便當,不是因為我很餓,或者是我胃口很好,而是我突然發現,我吃便當吃得很膩。

明明每一餐我吃的菜色都不一樣,為什麼我會覺得越吃越乏味?

我拿起筷子,開始我的便當三重奏。

白飯當然都一樣,都略硬,不是很容易嚼爛,有加肉汁的地方似乎吃起來多了一點鹹味,就只有鹹味而已。

然後我挾起雞腿,往最嫩的地方咬了一口,皮很嫩,肉也很嫩,肉的纖維軟軟的很好嚼,然後……也是鹹鹹的,並不難吃呀。

我挾起排骨咬了一口,倒是充滿著油炸的麵衣味道和胡椒,豬肉略粗的纖維帶給我牙齒咀嚼的快感,也是不難吃,過得去。

再來我挾起了燒鴨,我不知道是烤的技術不好,還是這鴨子放太久,皮都韌韌的,不過咬下去皮還是會有油冒出來,剛好混著飯吃下去,當然也不難吃。

只是,我一點都不覺得滿足。

我今天吃著便當,突然覺得了無生趣,進食的快樂都不見了。

挾了第一口配菜,是高麗菜,店家可能是為了讓菜看起來多一點,加了點勾芡在裡頭,而且每片葉子上都一片油亮,挾了第二口配菜,莧菜,加了更多的勾芡,而且一樣油量,第三口配菜是菠菜,勾芡的份量介於高麗菜和莧菜的中間,我恍然大悟。

原來勾芡的濃淡取決於蔬菜的軟硬度,越軟的青菜份量要越多。

三個便當,白飯、主菜、配菜各吃了一口,我停下筷子,突然感到一陣悲哀。這就是這半年來我天天吃的東西嗎?

我突然想念起我的前女友,很平凡的外表,脾氣有點壞但是煮得一手好菜的紋,每次她興致一來就開始在廚房弄一堆有的沒的,而且每道菜都要我發自內心的說好吃,她才會高興的為我端上切好的水果。

其實我討厭吃水果,又要剝皮又要吐子,有時候還會吃到不夠甜的東西,但是她都會幫我切得好好,就算我不想吃,也要吃個一兩片表達感謝之意。

我拿著筷子,眼前有三個幾乎沒動過的便當,它們一點都無法引起我的食慾,但是我好餓,卻再也沒辦法用它們填飽我的肚子。

紋是被我氣跑的,本來以為她只是鬧鬧脾氣,沒想到她走了就再也沒回來,過了兩個禮拜我才在鍵盤下面看到她的紙條:「我以為魔獸怨婦是笑話版裡的名詞,沒想到我自己就是……」

我衝進廚房,發瘋似的找著,當時紋怕我餓著,買了很多很多東西放在這裡,她安安靜靜的離開這裡,應該還有留一些東西下來吧?

很幸運的,我找到了。

一小包米,一個玉米罐頭,還有一包乾的海帶芽,冰箱裡面還有柴魚片和味增。

我記得紋教我做過簡單的菜,米袋裡面有一隻肥肥的米蟲爬來爬去,我不管牠,把米全部倒進鍋子裡,隨便的沖洗過,放到電鍋裡頭去煮。

然後燒了一鍋開水,把柴魚片丟進去,加了海帶芽,水滾了以後關小,一點一點的加味增進去。

然後我又在冰箱上層找到剩兩根的冷凍香腸,憑著印象中紋的煮法,把硬邦邦的香腸切片,直接丟到鍋子裡用小火炒,等半熟把玉米罐頭加進去,翻一翻就好了。

(每次我突然很餓,吵著要吃飯的時候,她就用這個打發我)

我揮汗完成這兩樣菜的時候,電鍋也跳起來了,紋交代過,電鍋跳起來以後應該還要多悶一下,飯才會透,但是我等不及的把鍋蓋翻開來,香味。白飯的香味伴著熱騰騰的蒸汽瀰漫了小小的廚房。

我為自己添上一碗飯,一碗湯,然後將那盤速成的香腸炒玉米裝盤,坐在長久以來被當成飯桌的小茶几前,而不是電腦桌前。

挾起飯,往嘴裡送,有點燙口卻軟香的飯,是米飯的味道。我吃了一口香腸,這是紋從家裡帶來的特製香腸,豬肉的鹹香味混合玉米的甜,和白米飯柔軟的口感在一起咀嚼更是相得益彰。

我喝了味增湯,味增我放了太多,有點鹹,雖然如此,每一口湯都喝得到柴魚的味道,海帶芽展開來,有點脆脆的口感,而且很香。

食物的香氣,各自有著各自的特色,組合起來卻這麼動人,我突然掉下淚來。

原來我已經過了這麼久食不知味的日子,在我電腦桌前的那三個便當,就像我過去半年來的日子一樣,看起來很豐盛,實際上卻是一團模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