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三)逆滲透的日常-3

龍蝦湯x小廚娘(三)逆滲透的日常-3

之三 聽好了女人,追星要趁早

廣告拍攝很順利,但金予光回首爾以後很不高興。

這陣子每天早上總是充滿樂趣,鍛鍊到快力竭時,一抬頭就能看到廚房裡有一隻小個子忙得團團轉,當新橙從廚房端出他的早餐時,表情總是充滿著期待和自滿,就像家裡養了隻烹飪小精靈,畫面非常療癒。

可是這天早上,那隻小個子掛了深深的黑眼圈,氣色很差的趕來送早餐,打了招呼說今天臨時要早點到學校,就把一整包早餐歪歪斜斜的扔在桌上就跑了。

就連晚餐竟然也是在自己公寓做好後才僵著臉送來,馬上又找了藉口一溜煙又跑了,連續兩三天都這付德性,再遲鈍都知道新橙在刻意躲他。

這讓予光覺得很悶,即使餐點還是一樣美味,但再這樣繼續下去恐怕會影響他的工作情緒,眼看新戲開拍在即,他總得搞清楚是什麼狀況。

於是隔天下午,予光傳訊息說想吃海鮮火鍋,還指定了要活蝦和魚板這些得當天採買的食材,新橙一下課就衝到市場採購,又急忙回宿舍拼死拼活的熬高湯、清理食材,處理的差不多時才又收到訊息,要她晚一點再上菜。

耍人來著?新橙不可置信的看著訊息,她還正苦惱著整套火鍋要怎麼打包帶去才好,就突然多了一段空閒時間,她哼著歌把生鮮又擺回冰箱,心安理得的把筆電拿出來,訂了鬧鐘、戴上耳機繼續昨天的追劇進度。

就快到結局了,男女主角已經明白彼此的心意,卻仍然企圖推開對方來保護彼此,看的叫人乾著急。

這集有很多內心戲,所以有超多特寫鏡頭,當兵前的予光臉頰還有點肉,看起來比現在稚嫩好多,所以就算是戲裡常常擺著臉,也只像淋濕的小狗一樣讓人心疼,很想用手把他糾結的眉頭輕輕推開。

「難怪大家追起劇來都沒日沒夜的,就算劇情很不合理還是邊抱怨邊看,」新橙用玉米片挖著莎莎醬吃著,忍不住邊看邊評論起劇情,「哇,這女的主動親了老闆竟然還逃跑?這是犯罪吧……」

「我沒親妳,妳還不是一直逃跑。」背後突然有人說話,嚇的新橙差點把筆電給甩出去。

男主角……不,是金予光本人就站在沙發旁,皺著眉頭,抱著胸一副「妳到底在幹嘛」的表情。

「老、老闆你怎麼進來的?」新橙想把筆電蓋起來,但是予光動作超快,她手還沒碰到螢幕,筆電就被抽走了。

「我按了很久的電鈴妳都沒反應,我就自己開門進來了。」差點忘了這是予光的房子,新橙心虛的望向旁邊,看劇看得太入迷,根本沒聽到電鈴聲。

她想把筆電搶回來,可是予光輕鬆的把手一舉,新橙怎麼蹦就是搆不到筆電,又不能動手揍老闆,只能瞪著眼看予光按了播放鍵。

予光覺得挺好笑,真沒想到新橙竟然在看他的舊作,還入迷到連他進門都沒察覺。

「這在台灣有播吧,妳竟然沒看過?」予光看著螢幕上的自己:「這時候的我還滿帥的嘛,妳覺得怎樣,挺可愛的吧。」

新橙瞪了他一眼,知道他自戀,沒想到自戀到這種程度。

「我很少看電視的,」新橙嘴上苦苦哀求,還在邊踮腳邊努力伸長手想拿回筆電:「忙的要死哪有空啊,所以我誰也不認識嘛,拜託還我……」那台筆電跑得動影片剪輯,很貴的,裡頭也還有一大堆檔案資料,萬一摔了可不得了。

「差點忘了我是來拷問的,妳老實回答我的問題電腦就還妳。」予光仗著身高優勢,牢牢抓著筆電當人質:「妳最近工作態度很不好,一來就急著走,為什麼?」

新橙縮了手,非常心虛的望向窗外,要怎麼向予光解釋最近追劇,滿腦子都是粉紅色的妄想,對象還是眼前的老闆。

米恬說會有妄想很正常,只是暫時的腦內啡分泌過度造成的戀愛幻覺,病症最多維持兩個月,看完結局再追別的劇就會痊癒了,這是追星過來人的經驗分享。

但米恬不知道新橙不只追劇,還天天都會見到「男主角」,陷入這種狀態中的新橙實在無法直視老闆的臉。

其實光看到人還不嚴重,因為現在的予光髮型、穿著都和戲中的人差異很大,但只要他一開口講話,聽到他的聲音新橙就會莫名緊張起來,要是還對坐吃飯,可能予光連隨便講句「給我辣椒粉」就會讓她心肌梗塞。

看她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態度,予光就大致了解狀況了。

畢竟這部戲是他當兵前的代表作,有點壞又深情的角色最能刷好感度,當初經紀人好不容易才搶到這個角色,像新橙這種涉世未深的女孩看到入戲愛上他也是在所難免。

真是小可憐,忍得很辛苦吧,難怪這幾天都寧願怠職也不敢直視他。予光忍不住嘆了口氣,把筆電交還給新橙。

為了振奮他的廚房小精靈兼粉絲服務,予光深吸了一口氣。

新橙連忙收好筆電,一轉頭就看到予光的神情和眼神與方才大大不同,他微微皺著眉,神情憂鬱而感傷。

這幾天沒和他一起吃飯真的讓他這麼痛苦嗎?予光的情緒轉換太突然,讓新橙慌張的向後退一步。

「妳難道還不明白,我們之間的命運已經糾纏不清了……」予光的聲音平靜而絕望,一步一步的靠近新橙。

等等,他在說什麼,強大的氣場逼過來,新橙慌亂的直往後退卻已經退無可退,感覺背後一頓,整個人被逼到牆上動彈不得。

予光立刻伸出手擋住她:「我說完這句就讓妳走。」傳說中的壁咚竟然用在她身上,長不高沒人權嗎?把抗議吞下去,新橙別過臉,只剩緊閉眼睛拼命點頭的份。

予光低下頭慢慢的靠過來,在新橙憋到快沒氣之前貼著她的耳朵低聲說:「我好餓,火鍋煮好了嗎?」

原來除了最後一句,其他都是新橙正在看的劇情,難怪整段都聽懂了呢。

有種被耍的感覺,但自己怠職了幾天也是事實,新橙只能恨恨的把火鍋整盆端上桌,而那個加害者卻非常愉悅的端碗添料。

反正被這麼一鬧,這陣子為了追劇犯上的心律不整、呼吸困難和什麼戀愛病全都好了。

總之她的老闆,金予光,是個不喜歡自己一個人吃飯的自戀狂,是喝了酒就會很愛講話的大叔預備軍,電視上那個壞脾氣又溫柔的深情男子只是恰好跟他長得一模一樣而已。

人生第一次迷上電視劇,就領悟到現實和戲劇是平行宇宙,只要經常修正錯誤認知就可以好好的活著。

只是予光今天胃口超好,連新橙昨天下午做好,打算用來和蕃茄一起燉的丸子都被他翻出來加料,那可是她費心用低脂絞肉混合薑末蔥末,捏打出筋,味道細緻的肉丸。

早知道用白水煮豆腐塞飽他就好了,費事用昆布和魚乾熬高湯幹嘛,還加了一大匙用香辛料混合肉末炒好的珍藏辣醬。

被欺騙感情,物資又被掠奪一空,真落得人財兩失的慘狀了。

 

繼續閱讀→龍蝦湯(三)-4 
回上篇←龍蝦湯(三)-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