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0)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0)

日曜被毒得差點沒命的這幾天,月痕都沒有回來,他心裡失落得不得了,呆呆的坐在庭院裡晒太陽,沮喪得像是即將枯萎的盆栽一樣。

他身體雖然康復了,但是心卻有如荒蕪的曠野一樣,冷颼颼的。

他愣愣的想著,雖然還有點虛弱,身子也輕減了些,但應該可以出團了吧,出團出到累死就不會一直想著月痕,而且在屋敷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真的被那些女人毒死……。

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難得出門的大姊靜舞竟然穿上了武士裝站到他的面前,而且不只靜舞,亂源的女生們竟然全部穿戴整齊等著日曜。

「躺這麼多天,你也該悶壞了,一起去扶桑之森活動活動筋骨吧。」日曜張大嘴巴呆滯的看著這群懶斷骨頭的女人們。

「現在就差你一個了,穿上盔甲吧。」吹雪和美月吃力的拖著他的鬼紋和黑韋威星盔,一把塞進他手裡。

「算你榮幸,亂源的娘子軍們全體出動陪你練功去。」玉棉難得穿上她珍藏的御神舞裝束,背後的小翅膀隨著微風一搧一搧的煞是可愛。

這種組合,會打得很慢吧。不過這些女人除了下毒和八卦別人之外,還挺貼心的嘛,日曜裝備了盔甲和武器,心裡感動得不得了,穿戴完畢之後,久違的奕奕神采又在他身上閃耀著。

到了扶桑之森的入口,他心口砰的跳了好大一下。那個熟悉的身影不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月痕嗎?

她也瘦了,她孤傲的站在小山丘上,就像日曜第一次見到她一樣,身影孤傲。她冷著臉望向遙遠的海邊,提著那把心愛的三連火槍,長髮在攝津和泉的海風吹拂成一泉黑色的飛瀑。

【Google★廣告贊助】

她在等人吧,該不該上前打聲招呼?日曜四處張望,卻沒瞧見傲氣團的人,月痕就在不遠的前方,明明想見她想得要死(還真的差點死掉),可是真的看到她的時候,日曜又躊躇了起來。

「他們站那麼遠做啥?還一個看東,一個看西。」娘子軍們慢吞吞的在遠處邊散步著邊吃著茶店買來的糯米丸子,「枉費我們走這麼慢,不好好把握一下獨處的時間,在那邊發什麼愣欸!」

日曜調整了紊亂的呼吸,握住拳頭,提起勇氣走向小丘:「月痕……」

「姊姊~~」日曜的聲音隨即被另一聲雀躍的聲音蓋過,該死!又是那個娘炮團的死小鬼吧!他恨恨的看著那個全身黑衣的少年忍者又一把抱住月痕,親暱的環著她的肩……

「我剛剛要找妳出團呢,沒想到妳就在這裡,太好了!妳的盾裝呢?趕快去拿吧,剛好盾鍛我們還沒找著……」

月痕輕輕的推開了影君:「你們去吧,我已經跟團了。」

「欸?」影君愣了一下,「不管,妳叫他們重新找人吧,我就是要妳陪我嘛!」月痕搖搖頭,露出淺淺的微笑:「我先答應他們了,而且他們需要攻擊手。」

影君有點生氣和不解,月痕從來沒拒絕過他的要求,而他一直很享受月痕對他的寵溺,也很放心的對她撒嬌,他們之間有著長期相處培養的默契,還有他最喜歡的,若有似無的曖昧,這些他一直都很享受。

月痕是姊姊,跟那些牽個手就要他負責的女孩子不一樣,總是靜靜的包容他所有的任性,可是,那個疼愛他的月痕姊姊竟然推開他了!

月痕依舊是淡然一笑:「我也陪了你和傲氣他們這麼多天了,現在讓我自由吧。」

她轉頭看見了偷偷摸摸藏在遠處小林子裡的亂源家姊妹們,還有小山丘下發呆的日曜,她露出如水般溫潤的笑容,向著亂源家的夥伴們招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