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分類:偶爾碼些字

[八卦] 我討厭路西法

[八卦] 我討厭路西法

警告:本文僅為個人偏見,並非針對特定人事物,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擅自認定路西法、熾天使之類的暱稱是網路上想把妹的男生最愛用的暱稱。

多麼直接明瞭的揭示啊:
「拎北不是乖乖牌,但是拎北看起來純潔如天使,就是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拎北有邪佞的手指和純真笑容,還有有意無意電死妳的眼神,不怕被連皮帶骨被啃掉就來找拎北,拎北會帶妳爽上天(因為拎北性能力超強),下地獄(吻我不要愛我)。」

一看到這個系列名,我馬上就會警鈴大作,並且先入為主的認定這絕對只有自戀狂才會想要用的名字。

Read More Read More

[男女] 別起鬨,讓我們慢慢來

[男女] 別起鬨,讓我們慢慢來

bear
你會對朋友們起鬨嗎?

和朋友之間的互動中,我最怕的就是起鬨,尤其是當兩個不是很熟,但彼此都單身的男女,有時候只是互動比較熱絡一點,就會被旁邊的人起鬨說「在一起、在一起!」。

最早被起鬨的經驗就是在小學時期,當時多跟男生講幾句話,就會被全班鬧著說某某喜歡某某,如果是真的喜歡也罷,偏偏我比較晚熟,根本對喜歡毫無概念,只覺得莫名被嘲笑超不爽的。

Read More Read More

[讀書] 推薦《凶宅筆記》

[讀書] 推薦《凶宅筆記》

凶宅筆記上

我有個小嗜好,很愛逛marvel版,常常吃飯休息的時候都會抱著飯碗翻 marvel 版找故事看,當然經驗文也很愛看,不管什麼題材都當鬼故事看就是了。

可能因為我是個麻瓜的關係,所以太明顯在賣弄玄虛的故事完全不對我的胃口,也可能是因為我身邊的朋友群都才華洋溢,所以文筆太差、情節太過離譜的故事也無福消受。

Read More Read More

縫補者—敲門聲

縫補者—敲門聲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我從假寐的狀態下敲醒,聲音夾在驟雨中分外的不切實,我隨便抓了件袍子披在身上,雖然才剛入秋,但在這海拔一千公尺的山腰上已經冷到指尖發青了。

敲門聲越敲越急越響,還好那個膽小鬼助手回去跟家人過中秋了,要不然這種鬼天氣又是深更半夜的,這個不請自來的訪客肯定會嚇到他,很久沒這麼好用的助手了(除了工作之外的活兒),短時間內我還不想要再找新的。

門一打開,我悄悄的倒吸一口氣,訪客不是一個,而是一群。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完)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完)

「什麼男人都是騙子禽獸壞蛋,明明女人都是騙子才對!」這回日曜和翠山倒是意氣相投,一起哀怨的蹲在火爐旁烤著年糕,女生們則是按照慣例完全不理他們,女生聚會那邊吵得快要把屋頂給掀了,不時傳來尖叫聲和笑聲。「什麼!妳真的跟日曜在一起了!」

月痕尷尬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一邊喝著酒一邊嘿嘿笑著想混過去。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2)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2)

勤奮練功這種事情果然跟亂源的人沒啥關係,他們依舊是有仗就打,沒仗打就窩在屋敷裡面搞生產喝酒推牌,有時一時興起,大夥萬一湊成一團的時候會去推個王什麼的,國仇家恨與他們完全無關,他們只是喜歡這個地方,守護著這個地方,也守護著將亂源裡的家人們。

偶爾需要安靜的時候,就窩回自己的小屋子裡,看看書,靜靜的彈著七味線。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1)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1)

「我不欠他們什麼了,該過的王都幫他們推過,也更新了他們的裝備,我想通了,就算是恩情再重也不該綁住別人的身與心哪。」

「何況都是些輕鬆順手就可以完成的人情,也好他們掛在嘴上說那麼久。」女孩子們義憤填膺的補了這句。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0)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0)

日曜被毒得差點沒命的這幾天,月痕都沒有回來,他心裡失落得不得了,呆呆的坐在庭院裡晒太陽,沮喪得像是即將枯萎的盆栽一樣。

他身體雖然康復了,但是心卻有如荒蕪的曠野一樣,冷颼颼的。

他愣愣的想著,雖然還有點虛弱,身子也輕減了些,但應該可以出團了吧,出團出到累死就不會一直想著月痕,而且在屋敷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真的被那些女人毒死……。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