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分類: 日與夜的相遇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完)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完)

「什麼男人都是騙子禽獸壞蛋,明明女人都是騙子才對!」這回日曜和翠山倒是意氣相投,一起哀怨的蹲在火爐旁烤著年糕,女生們則是按照慣例完全不理他們,女生聚會那邊吵得快要把屋頂給掀了,不時傳來尖叫聲和笑聲。「什麼!妳真的跟日曜在一起了!」

月痕尷尬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一邊喝著酒一邊嘿嘿笑著想混過去。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2)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2)

勤奮練功這種事情果然跟亂源的人沒啥關係,他們依舊是有仗就打,沒仗打就窩在屋敷裡面搞生產喝酒推牌,有時一時興起,大夥萬一湊成一團的時候會去推個王什麼的,國仇家恨與他們完全無關,他們只是喜歡這個地方,守護著這個地方,也守護著將亂源裡的家人們。

偶爾需要安靜的時候,就窩回自己的小屋子裡,看看書,靜靜的彈著七味線。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1)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1)

「我不欠他們什麼了,該過的王都幫他們推過,也更新了他們的裝備,我想通了,就算是恩情再重也不該綁住別人的身與心哪。」

「何況都是些輕鬆順手就可以完成的人情,也好他們掛在嘴上說那麼久。」女孩子們義憤填膺的補了這句。

月痕難得說了這麼多話,誰叫她這些天都不在,姊妹們威脅她得報告在傲氣團這麼多天做了什麼事,不乖乖招來就要她把桌上的酒喝光。

她早聽說日曜的慘狀,多少也會害怕她們拿錯了毒藥混在酒裡頭,只得乖乖把心裡話全部招供。

「那個叫影君的傢伙呢?」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0)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0)

日曜被毒得差點沒命的這幾天,月痕都沒有回來,他心裡失落得不得了,呆呆的坐在庭院裡晒太陽,沮喪得像是即將枯萎的盆栽一樣。

他身體雖然康復了,但是心卻有如荒蕪的曠野一樣,冷颼颼的。

他愣愣的想著,雖然還有點虛弱,身子也輕減了些,但應該可以出團了吧,出團出到累死就不會一直想著月痕,而且在屋敷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真的被那些女人毒死……。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9)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9)

一反往常的散漫,日曜突然非常積極的專注於出團練功,如果亂源沒有團練,他就到稻葉山找野團,每天都累到一回到屋敷就是倒下睡覺。

月痕蹲在甲府火爐前的時間也減少了,那個叫做影君的少年回來之後,經常會到火爐邊拉她一起出團,月痕拗不過他,最後總是放下火錘,穿起了盾裝,和傲氣團的人到那些罕有人跡的地方練功,而且一去就是好幾天沒回來。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8)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8)

「美少年是種可恨的東西!」

「對!就算是美少年,一樣還是男人,照例是禽獸騙子壞蛋!」那群女人這回泡了茶,吃著外出學藝剛回團的美月親手做的點心,七嘴八舌的「安慰」著日曜。「那我也是禽獸騙子壞蛋喔……」日曜呆呆的望著庭院,都是他不好,不該跟她們打聽那個美少年的來歷,還沒打聽到什麼,反而被數落成禽獸騙子壞蛋的一員。

「日曜不一樣,這年頭雖然不流行硬漢,可是還是有你的市場啦!況且,你是我們姊妹會的一員呀。」雨煙笑嘻嘻的敷衍他,最好是有這種體格魁武又是大光頭的姊妹啦,日曜氣悶著把茶一飲而盡。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7)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7)

現在的月痕,已經不是當初宛如殘缺的月亮,冷得像是刀鋒的月痕了,她像是十六的月亮般溫潤,充滿笑容,最重要的是,她每天都很快樂。

可以毫無顧忌的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這令她更加沈醉蹲在火爐前面,不停的研發改良,加上亂源的姊妹們總是塞給她很多奇奇怪怪的材料,當她洗出一把攻一百八十並且待時較短的極品三連火槍時,她感動得幾乎落淚。

這就是她轉特炮鍛一直想達到的目標。

目標達到了,這把槍就送給亂源裡的夥伴吧,該是轉特回鎧鍛的時候了。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6)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6)

和平的日子總是不長久,川中島終於又開戰了,月痕提著槍,戴上覆面頭盔,第一時間就要往戰場衝去,但靜舞攔住了她,「等等,大家一起去吧。」

等?可是戰場告急啊……

鸙樂伸了個大懶腰,慢條斯理的起身,「嗯,等我,我也去。」隨即背起了一個超級大包袱,倚在走廊邊慢吞吞的穿著靜舞他老公足八小三郎編的超高級草鞋(編鞋者堅持的稱呼),真是毫無危機感的一群人。

可是當等到他們走出家門的時候,突然全部的人都抖擻起來,俐落的往寄合所領旗,迅速的往戰場前進,在開陣前竟然全部人員都集合完了。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5)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5)

沒有打仗的日子就是這樣鬧烘烘的,不知不覺,月痕冷漠的心漸漸融化了,她開始加入抱著酒瓶的行列,慢慢啜飲著吹雪從美濃帶回來的美野白菊,聽著女孩們的感情生活,一起打抱不平。

愛情真的是那麼美好的事情嗎?不然為什麼女孩們總是遍體鱗傷之後很快又振作起來,然後又投入下一場的戀情呢?

「別把我算進去!」鸙樂酒量好歸好,喝了一下午也該有幾分醉意了,她鼓著腮幫子抗議著:「我的護身符都是武田亂源的!妳們這些姊妹才是我的最愛,野男人?哼!」

「那妳怎麼老只幫薰風做子彈?我們的份就推著說懶惰好累改天做?」路過的末日冷冷的丟了一句,把鸙樂堵到說不出話來。

對了,末日也是炮鍛哪……帶著三分酒意,月痕想起來該將昨天剛做好的的槍讓末日看看。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4)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4)

自從認識了武田亂源,月痕多了不少笑容。(姑且不論是開懷的笑還是苦笑。)

這群人不知道該說是沒心機還是愚蠢,什麼事情都可以搞得亂烘烘的,像現在,她手上被硬塞了兩個護身符、三個袋子、四條項鍊、兩條腰帶,還有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子彈和作槍非常需要的產物,全堆在她手上捧成一座小山。

她不過是把用不到產物送給櫻川家姊妹而已……

「妳這樣不行,雖然說錢財乃是身外之物,該拿的成本還是要拿,妳看日曜窮成那副德行,只好成天蹲在樹林裡砍柴,盔甲上的洞多到可以撒網捕魚了還沒錢換。」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