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 失算元宵闖鹽水,遭逢動感體驗營

[台南] 失算元宵闖鹽水,遭逢動感體驗營

【Google★廣告贊助】

說起來,那天我只是單純的想去拜訪一下老弟,趁著他還沒開始上班之前好好的和他聚一聚。

我的如意算盤是這樣打的:正好年後,大家都還算清閒,就算是上班族也才放完長假,出遊的人不會太多,而且反正還在寒假期間,就算是當天來回,也不用擔心塞車問題,台南離台中也近,當天來回不是問題。

所以我簡單的收了包包,只帶了錢包和筆電就出發了,平常會準備的各種備用物品連一樣也沒帶的就出門了,滿心想著「反正台南台中車程不遠嘛」。

坐在往台南的統聯上,向老弟確認過一下交流道就是下車站之後,就開始悠閒的喝茶看報,還吃了出發時買的點心,一派輕鬆郊遊去的模樣,下車時還是有點擔心,第一站是新營,該不會坐錯站了吧?但是煩惱這些是沒有用的,反正坐錯的話就是坐錯了,真的錯了就再坐車就好了嘛。

結果這傢伙一看到我劈頭就說:「姐啊,妳怎麼穿裙子?」

穿裙子是哪裡不對了?我左看右看,看不出所以然來。而且我就算穿裙子也不怕跨坐,連窄裙我都照樣臉不紅氣不喘的撩起來跨,天生愛亂跑就得不拘小節才行,哪能因為穿著限制了自己的行動範圍咧?

騎車我跨坐沒問題,就算是要我飛踢也可以輕鬆抬起腿來踹,「姐啊,妳這樣會被流彈打到喔。」流彈?路邊沒聽到鞭炮聲啊。我坐在後座納悶很久,想破了頭,只能猜到大概南部人到元宵前都還在過年,所以還常會有人在放鞭炮,穿裙子容易被炸到吧?

不怕不怕,雖然我常常被鞭炮嚇到,但是既來之則安之,了不起裙子破幾個洞而已,小事情。

我們先繞到當地的太子廟拜拜,祈求未來一年的平安,出巡的陣頭剛回來,廟前的廣場滿滿都是鞭炮屑,而神轎和大型的神偶擱在廣場的一邊,我認不得那一堆陣頭和大尊的神明,看著滿地的鞭炮屑,心想還好我遲來一步,不然我只得臉色發青的站到遠處等鞭炮放完才敢靠近。

到了廟裡,自然要拜拜,但我沒有拜拜的習慣,對於該作的流程和儀式完全搞不清楚,經過老弟指點,原來體貼的廟方已經準備好了香燭金紙和餅乾堆成一大疊,下面有捐獻箱,隨喜捐獻就可以拿一組直接拜了。

好玩的是,太子宮的這盒餅乾因為香客眾多,這盒餅乾也成了當地名產。(有錯,老弟請勘誤XD)拜拜完之後還可以帶回家跟家人分享。

不過我沒吃到餅乾,在我們拜拜完畢快樂燒金紙的時候,擱在旁邊的餅乾被其他香客給拿走了,可能是以為這是其他人不要的餅乾吧,想到這我就有點傷心,我那無緣的餅乾……沒關係,反正下次來我一定會吃到你的!

一轉頭,突然又聽到一陣喧鬧,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在門口開始繞圈的神轎,旁邊的陣頭又開始吆喝著,一付準備出門的樣子。不會吧?不是才回來又要出去?老弟一臉平常的解釋著:「哎呀,我們鄉下地方,元宵節之前都算年還沒過完啦!台北可沒這樣吧。」我張大嘴,一臉呆滯的點頭,不能怪我太驚訝,我的確沒看過這樣的陣仗,了不起看到出巡的神明隊伍盡力不妨害交通,匆匆忙忙的繞過去就算了,更沒見過這樣大陣仗的派頭啊。


接著我們往老弟家前進,其實我們認識這麼久了,這還是我第一次到他家拜訪,聽他講他家四周都是農田,這麼多年了,我一直以為他在唬弄我。結果我錯了,他家不但真的四周都是農田,而且還在產業道路旁邊,隔壁的四合院還曬著玉米,向來只有在城市與觀光開發的郊區中晃蕩的我,終於明白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城市鄉巴佬。

到的時候老弟家裡沒人在,我換上老弟幫我準備的輕便衣服、牛仔褲,讓他帶著我去附近逛逛。

在暖烘烘的台南鄉下騎車真的頂舒服的,微風徐徐,旁邊的農田正值插秧的好季節,當我還不知死活的陶醉其中時,不經意看到頭上的路標,上頭寫著「鹽水」兩字。

鹽水,好熟悉的地名喔,好像常常聽到呢。這時剛好路過一座紙糊的架子,老弟回頭跟我說:「奇怪,怎麼只有一座擺出來,因為時間還早的關係嗎?」什麼時間還早?我看那台子還沒瞧出端倪,已經被載遠了。

隨意晃晃,鹽水這個小鎮雖然小,可是人很多的樣子,看起來有不少觀光客,還有出租三輪車的店家(路邊攤?)呢。我們經過了一間國小後面,那邊是我見識過最長的夜市,通通都是擺攤子,可不是一般左右還有店家的那種夜市喔。我們走馬看花的騎車晃過去,我第一次被夜市的長度給嚇到了,真的好長~~~~啊。

晃了晃,決定先回去休息,回程的路上老弟還在解釋:「晚上的時候這邊到那~~~邊都會管制,到時候車都會進不來」幹嘛要管制,我不懂。

「啊不然到時候觀光客跟車擠在一起太危險了,不管制不行……」

觀光客?我突然想通其中的關鍵,觀光客、鹽水鎮、元宵節加上剛剛看到那個擺在路邊的架子……這些東西加起來,不就是揚名國際,每年吸引大量國內外觀光客的超動感民俗文化活動──「鹽水蜂炮」

這一細想所有的謎底都解開了,難怪要老弟我換牛仔褲、換穿厚的風衣外套、難怪要戴全罩式安全帽!(雖然本來車上就只有全罩式的安全帽。)

如果摩托車的後座可以跪,我應該是全程Orz狀態一路跪回老弟家的。

吃完晚飯,(附帶一提,阿姨的手藝真好,而且晚餐的雞可是自家養的。)我們還看了會電視,我一直鄭重對老弟表示「蜂炮」對我而言是一種很恐怖的東西,企圖藉此博取同情好臨陣脫逃,老弟還真是了解我,兩三句就化解了我的攻勢,他說:「反正妳來都來了,還挑了這種一年一度才有的日子,這時候退縮不就是違背天意了嗎!」

嗯,該死的熱血青年,我一向對於風俗民情這種東西抱著「既然來了就算很慘也要試試看」的態度,只好硬著頭皮去瞧瞧這是怎麼一回事。
話是這麼說,但我到最後還是拖拖拉拉好久才穿上風衣,戴起安全帽,帶著即將遠赴戰場的悲壯笑容跨上摩托車(有這麼嚴重嗎?)沒辦法,我看過電視上蜂炮的畫面,光看得都覺得恐怖至極,每年看,每一年都下了決心,在有生之年,死也不可能特地跑到鹽水讓人炸著玩。

果然,人不能鐵齒,我長到這麼大鐵齒的事情不多,這一鐵口直斷果然就漏了氣。


老弟大概自己也太久沒來了,一時想不起來哪裡有在施放蜂炮,結果我們兩個嘴饞的,又跑進夜市裡逛了好大一圈,這夜市真不是普通大,不但長度嚇人,夜市裡的花樣也不勝枚舉。

裡面的遊戲攤販更是一絕,套圈圈、撈金魚那是基本配備,射氣球、賓果也是熱鬧萬分,拍賣的攤子老闆喊得起勁,我們擠到裡面聽他宛如行雲流水滔滔不絕的介紹,還有學日本節目的棒球、籃球九宮格,最可愛最有創意的一攤叫做「史努比的惡夢」,他遊戲方式跟用空氣槍射氣球一樣,只不過這一攤,給你打的東西不是氣球,全部都是史努比娃娃,打掉越多隻獎品越大。我和老弟站在這一攤前笑到不支倒地,這老闆真是太狠了。

我們還一路逛到蜂炮博物館裡面去,裡面簡單介紹了蜂炮的起源,其中最為可信的說法便是當年由於瘟疫流行,神明託信,要鹽水居民連續三天大放鞭炮以驅逐瘟神,鹽水居民自此之後便不再受到瘟疫侵襲,蜂炮也就這樣流傳下來。

博物館外頭又正好搭起了台子,有個很會自high的女主持人(也許是鎮長之類的)介紹著表演隊伍,看來就是當地學校熱舞社之類的,我們看到國中男生跟著班上女生一起跳王心凌的歌,連裝可愛都非常投入,差點又笑翻過去,他根本整個人都變成粉紅色了嘛!

其實混到這麼晚了,我心裡忍不住暗暗竊喜,這樣混下去應該會錯過蜂炮了吧?

我們繞出夜市,老弟眼神又茫然起來:「大概因為今天是元宵節前一天,所以比較沒人放炮吧……」那我們回家啦,早睡早起身體好嘛,我坐夜車回家也是可以的(眼神閃亮)。

結果他跨上摩托車,立刻有如神明指點一般,騎沒多遠就赫然拐進一處小路,而路上竟然越來越多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他雀躍的停好車:「等一下會從這邊來啦!」我真的完全摸不著頭緒,明明路上什麼標示都沒有,為什麼……大家都知道哪裡有蜂炮啊?一堆金髮藍眼的人突然出現在路對面,不會吧?連老外都知道!

我們等了很久,看見沖天的火光似乎漸漸近了,我們決定往前走一點,走著走著,我終於看到路邊有炮陣,而飛天的火光已經離我們更近了。聽著喧譁聲逼近,老弟帶著我找掩蔽位置,我到這時還是搞不清楚狀況,完全服從老弟的指揮調度。

我在這天之前,一直以為鹽水蜂炮是鎮上大家合資作砲台,約好時間之後全鎮拿著時鐘倒數計時,良辰吉時一到全鎮同時施放砲火,這時找刺激的無聊觀光客和鎮上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就穿著雨衣雨鞋安全帽往砲火最密的地方鑽……當然這完全都是我不負責任的想像,實際的狀況是完全不一樣的。

首先,遊街的神轎到了有砲台迎接的地段會停下來,砲台從路邊緩緩推出,開始亮起警告燈,紅色的警告燈轉動閃爍,老弟拉著我再往路邊的車後面鑽,要我別把頭手探出去:「作好心裡準備,要開始了。」我用手套擦擦蒙上一層霧氣的安全帽,看到一大群人紛紛尋找掩蔽物,有找到掩蔽物的人又把自己藏得更好些,我倒是覺得有點莞爾,不是要看蜂炮嗎?躲成這樣還看得到嗎?

即使做好了心裡準備,突然看見眼睛前方上萬枝蜂炮齊發的瞬間還是嚇到了,雖然我們穿足了全裝備,雖然我們躲得這麼小心,但是還是一大堆流竄的蜂炮流彈一樣從身邊狂奔過去,眼前只見到一條條光影流過,而蜂炮雖然沒有打中身體,從身邊竄過去引起的氣流就刮得我皮膚發痛。

這景象看得我目瞪口呆,嘴巴完全合不攏,一直到小腿突然悶痛才清醒過來,這條老弟的牛仔褲可是很厚的,這樣擦過去就疼死人了,萬一沒穿全裝備還得了。

直到蜂炮停了,我才發現我的心跳和呼吸,都激烈得不得了。「很刺激吧?」我白著臉(好啦我知道晚上看不出來)點點頭,看著神轎又開始移動,老弟又拖著雙腳發軟的我,向原來的地走去。「要牽車了嗎?」我心想,一邊暗暗慶幸,又覺得有點可惜。

走回剛剛放車的地方,老弟又把我放到路邊停放的轎車後面,不會吧?難道要再來一次?我轉頭,正看到另一座砲台緩緩推出,這時的心情該怎麼說呢?又想看,又怕再被炸到,感覺好複雜。

這回我們站得比較遠,反而比較能好好欣賞這樣的精彩畫面,一枝枝蜂炮在空中飛舞,瞬間劃出一道流光,交織著震耳的炮聲,所有的聲音都被淹沒了,人影也在火光中流動著,在這樣隆冬的夜裡瘋狂著。

施放結束,蜂炮台本身也被蜂炮給摧毀了,剩下七零八落的木架子在現場孤獨的冒著煙。

精彩是精彩,還是有種撿回小命的感覺,老弟說:「從前的爆竹火力沒這麼強,危險性也不像現在這麼高,妳看這架子都爛掉了,要是直接被這些炮打到,又沒有作好防護,出人命也是不足為奇的。」我看著他,他外套手臂那兒被打出來的兩個洞似乎還在隱隱冒煙。

回家時,老弟突然很想吃宵夜,不是因為餓,而是因為「台南是小吃之都,到台南不吃台南小吃就白來一趟了!」只是我們左繞右繞,實在沒幾家店有開了,隨便找了攤魯味,順便叫碗意麵讓我嚐嚐鮮。

那攤魯味實在不怎麼樣,但是意麵還真是好吃,超有彈性又富香味的麵條,不愧是令老弟自豪的當地名產,實在是很棒。

夜很深了,但鹽水的元宵活動才剛開始,從前要連放三天三夜的炮,但是為了因應社會變遷,現在只有元宵以及前一天會施放蜂炮了,規模和陣仗也不若以往盛大,不過我聽著遠遠傳來的炮火聲仍是心有餘悸。

第二天早上(也不早,一直到早上九點還十點才醒來吧?),老弟帶著我去吃只有當地人才有福氣嚐到的早餐店,一家小小的店面,來的人都是為了嚐一碗熱呼呼的魚湯。

我在大清早(?)吃魚湯的經驗實在不多,我剛起床一段時間通常會覺得口發澀,味蕾都還在睡,也有可能是平常吃的早餐店都是口味重又油膩,所以味覺根本不需要工作就打發掉早餐,自然會很快遺忘自己吃了什麼,但是那天,雖然那是什麼魚我已經忘記名字了,但是至今還記得那個香味。

吃完魚湯,老弟又帶我去買了當地土產——胚芽意麵,一路上說著意麵,老弟流露出驕傲的表情,意麵的麵條不加水,完全是用麵粉和雞蛋做出來的,只要下水稍微煮過,加上青菜、肉臊拌成乾麵,講究點還可以加顆滷蛋,非常簡單,卻又擁有難以想像的好滋味,這份實在感的確是足以代表台南的名產。
不過買的時候我還是又嚇了一跳,原來這邊的麵攤還有兼賣意麵,而且都還是以箱為單位在賣的,我想說意思意思扛了一箱回去,我的室友們還不知道會不會幫忙吃掉哩。


回老弟家吃午飯,不過我剛好該死的MC突然報到,讓我身子不太舒服,稍微休息過後就向老弟和伯父伯母道別,扛著一箱麵條上路,頗有離鄉遊子的情懷。

回來以後,當天晚上我就煮了一把麵條試吃,立刻驚為天人,昨天在魯味攤吃到的麵條已屬上乘,沒想到這個胚芽意麵的味道和彈性都更上一層,不過我還是暗暗擔心會吃不完,一直交代叮囑大家要記得吃掉它,結果是我想太多,扛回來才沒幾天箱子就見底了,還是大家客氣,這一箱麵條才得以存活這些天哩。

台南真的挺不錯,台南的熱血男兒也不賴,這次的台南小吃下回我一定要專程去嚐嚐,意麵更是能扛幾箱就扛幾箱回來,至於蜂炮……這種事情,一輩子一次就夠了,真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