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帶阿母就去京都吧-嵐山大街-Day2-4

[遊記] 帶阿母就去京都吧-嵐山大街-Day2-4

嵐山這裡有京都唯一一條路面電車線「嵐電」,起點在離我們旅館不遠的四条大宮,終點在嵐山,車站旁的友禪光林的不管白天晚上都超美,許多人遠道而來,就是為了穿著和服穿梭其中留下美麗的影像。


不過因為排行程的人是掉漆的我,所以到了嵐山後只記得要去友禪的光林,有竹林,還有嵐山大街上有得吃有得逛,其他就順其自然。

阿母對各種佈置擺飾頗有興趣,因此在下船處前往嵐山大街的路上就先被各種小物店家吸引,其中一間專賣花器、陶瓷的店家引起她的注意,阿母掀起簾子對不肖女說,她討厭逛街,比較喜歡這種店。(照片非當事店舖)

問題是阿母只帶了4萬日幣現金出門,也不知道卡能不能刷,最重要的是,光看門面就知道隨便一件小東西都是定價幾萬日幣的「樸拙之物」,雖然不是什麼天價,但女兒的魔法小卡額度只有綠豆大,別說買不起,真的咬牙買下還得捧在手裡小心翼翼的抱回台灣,這太難了。

超有氣質的店主姊姊保持一種親切又淡漠的態度接待我們,阿母一直企圖跟店主溝通,華麗的手部動作加上各種狀聲音效,我和店主姊姊同時陷入迷惑狀態,是說就算語言不通要讓我翻譯,至少說中文啊……

結果阿母電波舞跳半天,只是想表達「這個很漂亮,可惜我不善長插花,如果另外一個便宜的花瓶跟這個一樣大就好了。」聽到這段我決定只翻譯第一句就好。


好不容易繞到商店街時開始飄雨了,阿母被各種漬物店吸走,還好可惜各種她讚賞的漬物都需要冷藏保存,我們帶不走。

阿母體認到這點後,依舊被各種漬物店吸走。

我買了根小黃瓜解渴,結論:就是根清涼的小黃瓜。


我覺得是時候打破被漬物店抓走的循環了,我們繞進車站後面的友禪光林走馬看花,一邊問她要不要吃午餐,下午三點半這時間挺尷尬的,雖然沒吃午餐,但一路上都有吃些小東西,我實在沒把握她究竟是餓還不餓。

問她要不要吃豆腐套餐?嫌太貴。

要不要吃烏龍麵?說討厭太彈的口感。

最後我隨便選了間有開的丼飯店,就是很普通、有冷氣有位置能坐的餐廳,自然沒什麼特色可言,連照片都懶得拍,阿母可有可無的吃完這頓才講出真心話,她想喝熱湯,還問我幹嘛不吃烏龍麵,讓不肖女內心小小的崩潰一下。

我想,學會正確翻譯阿母語是我要繼續努力的功課。

因為天色暗了還下起毛毛雨,竹林的光線已經到達怪談程度(照片是硬調亮的),我們稍微走個意思就回嵐電搭車,一到車站就看到車已入站,也不少人已經上車等待,我們各自就空位入座。

只能說今天的座位運不差,再晚半分鐘車廂就擠滿人了,搖搖晃晃的路面電車讓我和阿母雙雙睡翻了,反正目的地是最後一站,安心睡到停穩了才下車。


出站後走400公尺回旅館,我發現阿母雖然是路痴,但對店家位置很敏感,竟然就想起昨天那個7大顆柿子500的店就在附近,而且他們有賣超便宜便當。


這就是讓我阿母念念不忘的大柿子,一大袋七個400円,真的超便宜。


進店裡一看,果真的是超大份量的平價便當,甚至比超市打折時段還便宜,超大份量主菜和超大份白飯,吸引很多年輕上班族和學生都會來此光顧,已經不再畏懼和店員溝通的阿母企圖交涉只買一半的柿子。

不肖女已經眼神死,這種店會賣一半就不是她們的作風了,此時從廚房翩然飛來一位會一些中文的女店員,只是原來我阿母在進入電波狀態的時候,連講中文都充滿電波風,我只好跟著翻譯說她想買一半。

也不知道店員弄懂我的意思,還是店家的堅持,直接客氣堅定的拒絕了,還非常敬業的推銷她們的麻婆茄子炒飯,我阿母回旅館的路上用一種悵然又嚮往的口氣說,明天我們晚上買這便當回去吃吧。

才、才不要咧!(也稍微動搖的不肖女)(如果我們出來玩兩禮拜我就會買)


稍微晒一下這天阿母的戰利品,真的買得很含蓄呢。


▶▶▶回2019帶阿母去關西全目錄
前情提要:阿母想要出去玩我們決定去京都
Day1出發→桃園機場第二航廈→關西空港搭HARUKA直達京都→住宿京都城市飯店四条堀川路口(agoda查價)→到串八居酒屋吃串串喝啤酒當晚餐(食記之後補上)→晚安
Day2→造訪鹿苑寺(金閣寺)搭乘嵐山小火車保津峽遊船賞風景嵐山逛逛街順便吃晚餐→晚安
Day3→路過Tully’s Coffee吃早餐→逛逛錦市場穿上和服登清水寺散步到先斗町覓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