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九)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九)

(九)只要吃的夠好,就有足夠的勇氣啦!

欣澄趕快上前幫忙,這堆盒子真的超重的,還好餐桌離門很近,不然就要閃到腰了。

「我是金予光的弟弟,我哥呢?」欣澄瞪大了眼睛,這年輕男孩完全用中文溝通無障礙,甚至還帶了點台灣腔。

欣澄趕緊自我介紹:「我是來幫忙金先生的,我叫林欣澄,台灣來的。」雖然十分鐘前應該被解僱了。「金先生剛才出門了。」

「妳有空嗎?」他指指餐桌上那堆盒子,「我媽媽派我來送小菜,東西好多,妳幫我好嗎。」

是韓國媽媽的小菜!看到這堆小菜山,小吃貨欣澄完全忘記剛剛的難過,捲起袖子開始跟著忙起來。

光是盒子排起來就很驚人了,先把冰箱的存貨拿出來清點,放太久乾掉或壞掉的就清理,再把新帶來的小菜盒分類貼上日期和內容收好。

兩人一邊清理空盒子一邊聊天,原來金旻善大學時其中一年到台灣當交換學生,他愛交朋友又愛聊天,中文學的很快,難怪和欣澄溝通完全沒問題。

而且旻善相對熱情很多,知道欣澄是為了擺脫跟蹤狂才逃來韓國避難,他很熱血的說,萬一回台灣還是擺脫不了那個人渣,他很樂意假扮成新對象,讓那個傢伙滾回老家。

「我這麼高又這麼帥,他看到一定馬上認輸的。」自信暴棚這點兩兄弟倒是一個樣。

整個收拾完成時間也到中午了,「這邊有一間很好吃的小店,我們去吃午飯吧。」完全沒得拒絕啊,反正都要離職了,有機會吃間在地的餐廳也不錯。

真的是小小的店,離住處不遠,只是有點難找,得在巷子和窄弄裡拐好幾個彎才會到,地圖上根本沒標示,不是當地人帶路是吃不到這種店的。

推開木製店門時還會有年代已久的嘎吱聲,店裡就一對老夫妻和一個上年紀的阿姨在打理,不知道是不是週末的關係有點冷清,沒幾個客人上門。

「這邊的東西很好吃,但是一個人很難點菜,感謝妳陪我來啊。」

因為什麼都不懂,就全權交給點旻善點餐。

辣炒豬肉套餐是直接依照人數給份量的,上桌時欣澄傻眼,這肉量給兩個大男生吃都足夠外,還有一鍋大醬湯,配菜不只有白飯,還有包肉生菜跟好幾道小菜,另外還有醬料碟生辣椒和切片大蒜,擺的滿滿一桌都是。

來韓國之後,除了跟語言學校的同學聚餐外,都是自己一個人吃飯,第一次和當地人一起用餐,桌面的視覺就這麼驚人,欣澄超想拍照又怕壞了規矩,還在猶豫時被旻善看出來:「妳很想拍照嗎?快點喔,給妳30秒。」

果然是在台灣待過的人,欣澄趕快拿出手機,非常感激的。

餐桌上有太多不認識的東西了,欣澄很認真的每樣先吃一點嚐味道,再學旻善拿著生菜葉,把肉和各種小菜夾進葉子包起來,很專心的品嚐著各種味道組合。

「妳吃飯還真認真啊。」旻善覺得欣澄很有趣,剛見面時她像是剛哭過,眼睛紅紅腫腫的,跟旻善講話時也一直小心翼翼,好像深怕講錯話,雖然會接話也聊的很開心,但總有點強顏歡笑的樣子。

直到菜一上桌,她臉上什麼陰霾都不見了,連氣色都瞬間爽朗起來,一樣樣試味道時表情超專注,嚐到涼拌生洋蔥時還小小聲讚嘆,說這洋蔥好甜,品質真好。旻善只看過女孩子吃甜點時露出這種幸福的表情。

「這種湯我們常常吃到,」旻善就乾脆一邊吃一邊介紹,「跟味噌湯有點像,都是用大豆發酵做的醬,今天我們吃的是海鮮的,也可以放肉和喜歡的菜。」

大醬和其他食材都不難買到,網路上也應該很多有教學可以看,欣澄興致勃勃的想一回家就試做。

「啊,不對,我其實該搬回宿舍了,那邊沒有廚房。」只有提供熱開水讓學生泡麵的地方,大概只有沖泡包的大醬湯可以吃了。

「我哥哥的工作型態壓力很大,所以跟工作有關的事情要求就很高,妳要適應一下。」旻善假裝沒聽到她要搬走,打算繞著彎提醒她。

「我們的社會長幼觀念很強,妳是外國人,只要先主動表現出誠意,大家也不會要求太多。」

欣澄停下筷子,很認真的思考這段話的意思。

的確,之前雖然一起合作過,但現在的身份是雇主和員工,在台灣即使對老闆說話也不太會將「您」之類的用詞掛嘴上,而這裡則是連平輩之間都會計較誰長誰幼來決定用什麼敬語。

「人在國外比較辛苦,需要找人聊聊天的話可以找我。」旻善給了她SNS的帳號,「我哥回去了,我傳訊息跟他說妳會過去,再重新跟他聊聊吧,我先走囉。」

因為吃了很棒的一餐,所以充滿勇氣了。

欣澄再次站在金予光家門口,先深深的吸口氣,門一開,金予光還沒開口,欣澄就先用還很彆扭的韓文問好,然後重新介紹自己:「我是林欣澄,接下來三個月會來幫忙飲食管理,還請多指教。」說完趕緊行禮。

金予光看起來頓了一下:「知道了,妳先進來吧。」

回到首頁
繼續看下一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