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八)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八)

(八)人在他鄉眼色要有

雖然長相忘了,但是事件記得很清楚,這種選擇性記憶力果然很麻煩。

如果一開始就認出金予光,別說來打工了,當初連合作拍片都不會答應的。

也許是其他人借用了他的房子,趁他不在就把路邊的野女人撿回家?欣澄微弱掙扎的亂猜著。

但仔細回想還是隱約記得輪廓,是金予光沒錯,但那天他素著臉,和帶妝及光線修飾過的樣子差別很大。

那天在燈光昏暗酒吧裡,他散著頭髮的樣子和現在一樣,看起來甚至更稚嫩些,跟工作中那種緊繃著,似乎隨時散發荷爾蒙的氣質完全不同。

即使欣澄打定主意要裝死到底,還是暗暗祈禱金予光已經忘記這件事。

畢竟那陣子她失眠了大半個月,甚至那天沒睡還長途跋涉,憔悴到走路都有點飄,和現在吃飽睡好,狀態好到皮膚發亮的樣子應該差很多吧。

而且上次合作拍片時,金予光不但很客氣,也沒露出怪怪的表情,應該沒認出來吧?

但是預想中客氣和樂的客套場面沒發生,結束運動後,金予光只是瞟了欣澄一眼,完全沒搭理她。

他直到離開前才冷淡的看過來,開口說了個字「가」,就自顧自的出門了。

這個字很常聽到,要發短短的音「ka」,老師說可以從口氣判斷,是愉快的道別還是禮貌的送客,但聽起來更像是叫她滾遠一點。

很想奪門而出,但是衝出去可能還得在電梯前遇到,忍耐一下,三……不,十分鐘後再出去,免得遇到更尷尬。

就是了解自己對人際關係很遲鈍,所以從學校就開始練技術,靠著口碑和介紹,畢業後才能靠接案穩定生活。

現在離鄉背井,以為這個工作接觸的人少,可以愉快的做到遊學結束,三個月…頂多半年,或許還能帶點存款回台灣。

結果還沒上工就被毫不掩飾的被冷落,比起生氣委屈,欣澄更想知道為什麼。

是金予光覺得難堪,還是他以為這女人是千方百計纏上來的麻煩精?更或者就只是單純的討厭外國人?但就算是要欺負人也得說句You’re fired吧,這樣算什麼?

「我很棒,我已經很努力了。」欣澄小小聲對自己說。「是我運氣不好而已,沒關係,至少學校很開心,學到好多東西……」

「我沒有錯,誰都沒有錯,只是我運氣不好……」如果早在前男友墮落前就分手,如果當初拒絕家裡強迫她買那間房背房貸,是不是就不會淪落到燒光存款逃跑的慘狀。

然後在異鄉莫名的被看不起,何必。

欣澄一直到差點被鼻涕嗆到才回神,不小心哭了一場,隨便洗了把臉,雖然難堪的感覺還沒退盡,但哭了一場還是舒服多了。

冷靜想想,還好語言學校的宿舍還沒辦退,再多搬一次家就好。

雖然這一週沒正式上工,經紀人仍然給了半薪,等人家開口辭退多難看,還是識相點自己寫信辭職吧,談談工資要怎麼折算。

就這樣辦吧。欣澄把弄亂的桌面清乾淨就準備離開。

這時門突然打開,該不會是金予光回來了?要是他看到我還在這裡可能會更不爽,欣澄心急之下就出聲說了:「對不起,我要走了。」

推門進來的不是金予光,而是一個高個子的年輕男生,兩手抱了一大袋看起來沉甸甸的盒子。

「哎唷,是講中文的新助理嗎,妳好啊。」他看起來心情很好,句尾都帶著輕快的上揚。

回到首頁
繼續看下一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