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六)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六)

(六)人生在世難免看走眼,逃命要趁早

人家說,這時代每個人都有15分鐘的出名機會,跟金予光合作拍影片算是她的人生巔峰吧。

但是現實逼人,也沒料到半年內要逃第二次,這次欣澄不只是逃跑,還連夜寫申請書找代辦,打算弄張語言學習簽證逃個一年半載。

本來想把前男友的本票撕掉,從此不要有瓜葛,沒想到他竟然埋伏在她常去的咖啡廳,等欣澄一走出門就把她拉進旁邊的巷子,說要談一談。

天啊放過我好嗎?欣澄直接轉身想走人,他卻手腳很快的伸手壁咚,用身子把路擋住。

難道要真的踢他下體?可是鞋子會髒掉的,欣澄無奈又厭惡的看著他。

從前覺得還算清秀的臉,現在怎麼看都很猥褻,欣澄連假裝緊張都懶了,有氣無力的問他到底想幹嘛。

「我們不要再錯過彼此了,好嗎?」他壓低聲音,非常溫柔的說著。

「妳現在又要接案又要拍影片,一個人忙不過來吧,我多心疼妳啊,讓我們回去從前開心的時光好嗎?妳之前不是很希望我幫妳嗎。」講完還露出最誠懇的笑容。

欣澄被他笑的打了個冷顫,忍不住回想,他到底從什麼時候變成噁心又糟糕的樣子?

剛交往的時候,他也只是個單純又誠懇的大學生,成績還過得去,沒什麼夢想,很愛講人生就該按部就班進大公司拿紅利,娶老婆就該生一男一女之類,很普通的白日夢。

畢業後先是說考研究所,再說要考公職,當了幾年米蟲說家裡太煩不能唸書,本來是借住幾天,直接就定居下來,理直氣壯的讓女友包辦所有生活開銷和起居。

即使這樣,還是他先發難,先嫌棄欣澄的收入不穩定,後來覺得女友看不起他,打工、做家事怎麼準備考試?他最大的慰藉就是天天找女網友吐苦水,女友為他做的一切,他發達了以後難道不會還嗎?

就這樣,他變成只剩自尊心的怪物,再也回不去了,欣澄還是在確認他真的劈腿後,才真正明白不願意站起來的人,誰也幫不了他。

前男友還想說服欣澄,「妳不是認識明星嗎?還韓星欸,妳跟他們多拍一些片,我當妳經紀人幫妳談價錢免得被騙,幫妳管錢跑銀行,妳專心拍影片就好啦。」

原來是認定欣澄要暴紅了,他只要抱好大腿就可以輕鬆分到錢,明明對網路對媒體什麼都不懂。

勸走他一次,又來一次,神出鬼沒的糾纏真的讓人很疲倦,只能怪自己生活太單純,太容易被摸透。

直到這次他又來樓下堵人,欣澄打算視而不見閃過時,無緣的小姑突然冒出來加入哭訴行列,說哥哥多後悔又多努力,未來絕對不會再辜負大嫂。

這家人是什麼情緒勒索直銷商嗎?這麼毒拜託在家裡煉蠱不要出來害人好嗎?這個畫面太荒謬,欣澄反而笑了出來。

當天下午欣澄跑一趟法院把本票送去裁定,就算沒成,讓那人渣跑申訴流程也夠他煩了。接著上網找代辦申請了間語言學校,反正SOHO的工作不受地點限制,只要網路夠快就行了。

至於地點,就選了她唯一自助去過的地方,首爾。

只是出國避避風頭,家當不多,欣澄很快就安頓好了。

唯一難受的,語言學校提供的宿舍太小,連衛浴都是共用的,網路雖然還堪用,但這速度要上傳影片檔實在太勉強。

想省錢,就先將就吧。

還好托金予光的福,Vlog每個月還能多幾千台幣的外快,開始上課以後也拍些見聞短片當日記,反正那人渣只敢開一堆帳號在影片下罵髒話,沒膽也沒錢出國找人。

上次也只是因為機票便宜就來了。

當時的欣澄對韓國的認識只有衣服彩妝和手機,平常別說韓劇了,連國內的電視節目都幾乎沒看過,自然什麼明星也不認得。

過來避難後才知道金予光真的很受歡迎,開個電視會一直看到他的代言廣告,而她竟然不認識人家,實在太失禮了。

因為完全是韓文三重苦狀態(看不懂,聽不懂,不會講),欣澄在最基礎最簡單的班級上課,班上同學好相處,課後活動也很多,但畢竟欣澄在台灣還是有帳單要繳,同時在首爾的開銷也不小,還是會想多接點工作。

其實現在也滿常有合作詢問信,價錢都不差,但就算克服沒廚房的問題,商品的寄送也是個關卡,暫時想多賺也賺不了,她也不想把Vlog當主要收入,每天追著話題和演算法跑。

反正最壞的打算就是萬一沒進帳,存款還夠燒三個月,真的燒乾了再說吧。

或許是每天睡著前的祈禱很虔誠,這回信箱又來了封英文信。

「林小姐,由貴頻道得知妳來韓國就學,若有計劃在韓國找份簡單的工作,請與本公司聯絡。」

署名是趙英燦,金予光的經紀人。

回到首頁
繼續看下一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七)


2 thoughts on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