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33)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33)

原來麥可不只走遍世界增廣見聞,也很喜歡從素人廚師的影片中找靈感。

「當地人最懂當地食材,許多手法是外地人很難想像的,這些對我來說都是非常珍貴的訊息。」所以他追蹤了不少覺得有意思的頻道,欣澄就是其中一個。

今天印象深刻的海鮮凍調味就是從她影片中得到靈感。

「沒想到可以遇見本人,實在很榮幸,請您務必繼續拍攝影片,也期待兩位再次光臨。」這位廚藝精湛的年輕主廚完全沒架子,很熱情的表達對素人廚師的佩服,還給了欣澄他個人的臉書帳號。

散步回家的路上予光有點煩悶,欣澄還以為是因為主廚只顧著跟她說話,冷落了予光而不開心。

於是一路上很努力解釋這一餐讓她驚豔又崇拜的理由,難免也有點得意手藝高超的廚師是她的粉絲。

在男友面前一直誇剛認識的男人,難怪老弟說欣澄是遲鈍天才,非常擅長抓錯重點。

小個子似乎沒察覺自己在別人眼中,已經不是那個黯淡無聊的小女生,而且她開始有了自信,也就會有越來越多色狼在她身邊打轉,但總不能禁止她和別人接觸吧。

「明天我們去約會吧,我運動完就過來找妳,有空嗎?」夜裡的社區巷子裡沒什麼行人,可以放心的牽著予光的手散步,而且明天從早上就可以開始約會,欣澄點點頭,笑的非常燦爛。

沒想到從早上開始的約會是這種行程,一早先到高級飯店吃早餐,接著陪予光去剪頭髮,這間沒有對外營業的美髮沙龍,老闆是好萊塢級明星的御用髮型師,只接名流和熟客,予光自然是座上客之一。

因為實力和自信都是世界級的,髮型師們的氣場超強大,光是拿出剪刀就感覺到殺氣飛騰,讓欣澄非常驚恐,差點連韓文都忘記怎麼講。

成果當然非常驚人,完全將欣澄五官的優點放大,也調整了偏圓的臉型,很像開了修圖軟體把輪廓修飾的更完美,原來除了化妝,髮型也有易容術效果。

接著說要去看些配件,在欣澄這輩子從來沒踏進過的精品店買飾品、買對錶,到後來她完全不敢再誇獎任何東西,只要一不小心說漂亮,予光就完全沒看金額的立刻買單,這讓她感到壓力好大。

最後她幾乎是帶著哭腔懇求予光:「我們回家了啦。」

雖然予光看起來一切如常,但感覺得到他今天很怪,欣澄一直努力回想有什麼讓他不開心了,問他也只淡淡的說沒事。

「妳收下就對了,我沒辦法每天陪著妳,這些小東西都能代替我在妳身邊。」予光很慎重的為彼此戴上新錶,緊緊握住她的手,整個人才似乎放鬆了些。

「晚上你沒事吧?」欣澄小心翼翼的問著:「有空的話陪我喝一杯。」

她把燒酒和下酒菜擺好,予光笑出來:「喝燒酒是想灌醉我嗎?這樣一罐不夠喔。」

「我從來沒喝過這個,一直很想試試看。」她給兩人都各斟上一杯。

「你今天實在太怪了,現在開始我要拷問你,如果你的回答我不滿意,」欣澄指指餐桌,那邊原來還有好幾罐未開的燒酒,「我就會一口氣喝掉一整杯。」

「妳不用半罐就倒了吧,」予光端起自己那杯酒,很自然的回應她:「帶心愛的人買她喜歡的東西怎麼會奇怪?」

欣澄一聽這句馬上就灌自己一杯燒酒。「……等等,妳認真?不會喝酒的人別喝這麼猛!」予光被她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

其實味道還不錯,就是有點嗆、入喉有點辣。「你放心,我會吃點東西墊肚子。」她往嘴裡塞了顆甜醃蘿蔔。

「我陪妳喝,妳慢點。」予光乾掉自己手上那杯,也幫欣澄把酒杯倒滿。

酒氣開始上湧,欣澄臉頰泛著微微的紅暈,豎著眉毛問著:「你先說今天你為什麼會亂買東西,送禮物也不能讓收的人感到負擔吧,我覺得你好像在生氣,可是我真的不懂。」

她作勢端起酒杯,等著予光回答。

他只是稍微猶豫著要怎麼回應時,欣澄又乾了一杯。

「別這樣,我講。」予光嘖了一聲,直接把她的杯子搶走:「喝壞肚子就不好了。」

他試著整理自己的感覺,「我沒有生氣,但是一整晚都很煩躁,妳知道自己變漂亮了嗎?」欣澄有點遲疑,不是很確定的點了點頭。

「妳本來就是很可愛的女人,不是只有我,別的男人也會喜歡,而且他們有大把的時間。」予光嘆了口氣。

「妳也知道我一忙是幾十天都不在家,根本沒辦法陪妳,越焦慮就越想要把妳綁在身邊。」明明是我先發現的寶貝,好不容易帶回身邊了,卻越來越多人想搶,太讓人不安了。

「我想要妳身上穿的、用的都跟我有關,妳只要照到鏡子都會想到我,」他把欣澄拉到身邊,將她的頭髮撥到耳後,耳垂上掛著剛才買的小墜子因而搖曳閃爍,「我知道這樣很糟糕,但就是控制不了。」

欣澄對他真的太冷靜了,一直都是他主動來找她,主動親熱,連她傳訊息過來都很公式化,「想吃什麼、餐點準備好了、放在冰箱可以再加熱」,好像一不在眼前,那個會對他撒嬌的可愛女人就蒸發不見了。

而小個子不只越來越美,連影片上的她都因為從容自信變得很有魅力,他心裡有個說不出的恐懼,會不會一年合約到期後,她又像上次一樣轉眼消失了。

他最近越來越頻繁的想到那天,好不容易結束工作衝回來,迎接他的卻是空蕩蕩的房子。

欣澄完全不能置信,予光竟然會為了自己感到不安。

其實欣澄也一直很不安,像他這樣的人不是只能遠遠看著的,漂亮又虛幻的存在嗎?為什麼會走到身邊,牽起她的手說喜歡她。

所以她一直不敢太投入,在身邊時會忍不住很親暱,但予光不在眼前時,她會強迫自己抽離,不能想他、不能撒嬌、不該傳些無聊的訊息打擾他的工作。

仗著酒意,她跳到沙發上很不斯文的跨坐在他腿上,跟予光額頭貼著額頭,很專注的對視著。

「那我也要跟你坦承,先說好,你不能把我摔地上喔。」予光點點頭,將她抱的緊一點。

「我要跟你道歉,我不該覺得你遲早會厭倦我,所以很努力保持距離,好讓那天到來時不會太傷心,卻沒發現這樣讓你很不安,真的很抱歉。」

「那我們重來一次,我會開始很專心的對你,但是我還不懂你的界線,萬一太任性太煩人的都要告訴我,不可以生悶氣,很嚇人的。」予光直視她的眼睛,微笑答應了。

「我明白了,但是妳的手好像太過有行動力了……」予光感覺到他的襯衫釦子一顆顆悄悄的、慢慢的被解開。

「抓緊我,別讓我掉下去……」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害羞,欣澄的臉一片飛紅:「你穿襯衫真的好讓人心動,我想這樣做很久了,可以嗎?這種女生很可怕吧?」

「我很喜歡,請繼續。」他湊近欣澄的耳朵,輕聲的說著。

這天是第一次,回到首爾後兩人一起過夜。

早上欣澄已經早他一步醒來,溫柔撫摸著他的頭髮,看到予光睜開眼就先熱情的抱緊他,再也不躲開他的視線。

那長久以來埋在兩人心中的不安,悄悄隨著早上的陽光消散了。

回到首頁
繼續看下一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3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