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20)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20)

(20)學會化妝等於撿到小仙女魔法棒,變身超好玩的

難得的假期,予光終於能在睡醒後久違的賴床,躺到開心再熱身做一套完整的高強度間歇訓練,筋疲力竭後躺在地上感受心臟強烈的跳動。

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強烈渴求著氧氣,汗水在地上滴成一圈圈水窪,胸口熱的像團火讓喉嚨乾渴難耐,將身體操到極限的這瞬間是他每天最喜歡的一刻。

第二喜歡的時刻有很多。

很難的台詞一次OK、接住對手的即興演出、帶點微醺散步回家時,還有小個子吃到美食,眼睛瞇成彎彎的新月那時候。

可惡,想到小個子就有點悶。

平常一點女人樣都沒有,素著臉隨便紮著馬尾,全身灰撲撲的,他還擔心過小個子是不是太孤單,連個能說話的朋友都沒有,一知道有假就想馬上帶她去吃些好東西。

沒想到小個子原來有這樣花俏的一面,只是他沒看到而已,忙著上課也忙著聯誼,還馬上有了過聖誕的對象,能同時存在兩種極端的樣貌還真是難理解。

「不管了。」予光悶悶的沖了澡,給自己準備早餐,一開冰箱就瞥到保鮮盒被畫了隻醜上天的雞,表示這裡有肉可吃,害他明明生著悶氣卻噗的笑出來。

能拿她怎麼辦,自己只是個臨時雇主,合約就只到這檔戲拍完而已,27歲了還出國唸語言學校實在太超齡,怎麼看都只是找對象結婚前的單身小冒險,回國以後就不會再來了,更不要想把她留在身邊,繼續當我的私人小廚娘?

雖然很悶,予光還是把雞肉吃個精光,其實他有不少一喊就可以出來喝酒的朋友,旻善也希望他去派對露個臉,只是連續這麼多天,每天從睜眼就待在人群中,這天只想好好享受一下安靜的日子。

欣澄一早又被米恬拖走,一整天弄頭髮買衣服、化妝品,都怪她昨天一時感嘆說想學神級易容術,米恬就真的火力全開的為她開辦街頭時尚講座,還擅自幫她訂閱了一堆日系韓系美妝youtuber。

於是欣澄又被米恬變身了,前一天是適合聯誼的甜美風格,今天是適合派對的小惡魔路線。

戴著帥氣的紅色貝雷帽,用淡棕色眉筆勾出溫和的粗眉,眼影只用了淡淡的珠光粉,讓往上勾的黑色眼線當主角,鮮艷紅唇顯得皮膚更白皙,鬆垮的大V領毛衣內搭蕾絲抹胸,若隱若現的溝是米恬最滿意的重點。

低調性感的深黑色網襪被隱藏在及膝A字裙底下,粗跟短馬靴讓她身形拉高一點又站的穩。

米恬在她身上造山運動玩的很開心,欣澄只覺得很沒安全感,拼命拉著透明度很高的絲巾企圖遮掩胸口。

一路上都把大衣拉的緊緊的,連在派對裡都不肯脫掉,旻善看到她這樣彆扭還很不客氣的笑出來聲來。

旻善的咖啡廳其實是小型的連鎖店,在全國有十幾間分店,平常營業到晚上八點,但遇到平安夜和跨年之類特殊節日,就會在總店辦小型的音樂派對直到半夜兩三點。

請來的爵士樂隊和歌手一點都不含糊,今天除了咖啡,還提供簡單的調酒和餐點,欣澄還真以為就是單純聽歌跳舞的場合。

但是在九點燈光調暗後,旁邊的人怎麼跳著跳著就黏在一起了,角落還有好幾對熱吻到幾乎要妨礙風化了,欣澄尷尬到不知道該站在哪裡好,只好窩在吧檯喝氣泡水。

原來這不是派對,是獵場,而她只是隻狀況外的小羊而已。

「妳朋友就丟妳一個人?」旻善顯然很習慣這種場合,輕巧的閃過各種肢體觸碰和敬酒,畢竟是主辦人之一,保持清醒是很重要的。

「我只是來開開眼界的,但是感覺我好像走錯地方了……」欣澄的視線只敢一直往地上或是牆邊看,只怕和獵人們打量獵物的眼神對上。

米恬這時走回吧檯要再點酒,看見旻善靠很近的說話,欣澄又一臉為難的樣子,馬上側身插入兩人之間:「喂,你沒看我朋友不想理你嗎?」

欣澄還來不及解釋,旻善很挑釁的回嘴了:「約爛人聯誼又把朋友放生的人就是妳呀,真是幸會。」

「不要客氣,我朋友人比較單純,總是要出來見見世面才知道什麼叫衣冠禽獸,像您表現的就很好。」米恬的韓文罵人詞庫竟然還有成語,不,這不是佩服的時候。

「妳來這邊找男人是妳的事,我照顧落單的人妳也管不著。」旻善回嘴還故意把手搭在欣澄肩上,這下不管躲不躲,兩面都不是人了。

怎麼講都擋不住這兩人激烈的交火,難道要喊「不要為我吵架」?太蠢了吧,情急之下她使盡力氣大喊:「都給我閉嘴!」兩人才終於住口。

同時音樂正告一段落,瞬間她的聲音穿透整間店,全部的人視線都朝向她射來,還好她情急之下喊的是中文,沒多少人聽懂,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回到首頁
繼續看下一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21)


One thought on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2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