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4)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4)

(十四)好像很多事情都在初雪的時候發生齁

一走出餐廳就下起雪了。

「是初雪,妳運氣真好。」都11月底了,今年的初雪有點晚。

「老闆,」欣澄拍片癮犯了,拿著相機請求著:「我可以拍一點影片做紀念嗎?給我五分鐘……不,三分鐘就好。」

剛剛的螃蟹大餐忍著沒拍,雖然很貴,忍痛花錢還是能再吃到,不該佔用別人的用餐時間,但要在這麼漂亮的地方遇到初雪就只能碰運氣了。

看著小個子興奮的拍著雪花,為了要把自己和雪花一起入鏡,只能臨時找適合的支點放相機,手忙腳亂的。

予光伸手把差點從欄杆掉下來的相機撈起來:「反正今天沒事,我來拍。拿著就好對吧。」

被別人拿著相機拍還是第一次,予光為了配合她的身高還稍微蹲矮了些。

「喂,妳不要一直瞪鏡頭只動嘴,看起來很可怕。」予光意見很多:「妳慢慢講,講太快我聽不懂。」又不是拍給你看的!欣澄轉身偷偷翻了個白眼。

還好只是弄個生活紀錄,不然予光可能會一直喊卡、重來直到滿意為止。

「妳幾歲了?」予光突然丟這個問題過來。

「今年26……啊,照這邊的算法是27歲了。」在韓國要算虛歲,大家都習慣活的老一點。

「……我以為妳最多就大學畢業,年紀這麼大了還不懂照顧自己。」

欣澄愣了一下,這男人是開車太無聊所以嗆我當消遣嗎?

一時反應不過來只能弱弱的抗議:「我哪有?」

會下廚,還自己賺錢出國遊學(雖然差點破產),是哪裡不懂照顧自己?

「妳沒看氣象嗎?今天會變很冷,就穿這點衣服出門,是想冷死嗎?」予光口氣超差。「穿那外套薄的像紙一樣,沒別件了?」

老闆好凶,欣澄縮了縮:「我過來的時候太匆忙,沒帶多少東西,領到薪水就會去買衣服了。」

予光瞟了欣澄一眼,看起來這小個子根本沒把他的話聽進去,明明拍影片時冷到連聲音都在發抖,凍到鼻尖有點紅,現在一窩到車子裡又只顧著研究那台旗艦機。

他默默把暖氣再開強一點。

真不知道人要那麼多衣服幹嘛。

予光幾乎每天穿的衣服都有廠商贊助,照理說一天換三次都穿不完,為什麼還要買衣服?

還好是平常日下午,鑽進明洞巷子尋寶的客人還不多,因為予光來了,店主人還特地掛上休息牌子,讓他能不被打擾的採購。

以獨立店家來說這間店空間不小,還有兩層樓,一樓是比較平價跟基本款的服裝,二樓都是比較有個性的衣服和配件,予光一來就往樓上鑽,叫欣澄自己在一樓慢慢逛。

她隨手翻了一下價格牌,雖然已經習慣標價上有很多0,但一頂鴨舌帽標價幾十萬韓幣還是很嚇人。

努力用韓文夾英文跟店主聊了起來,看起來很粗曠的阿奇是予光的前貼身助理,從予光入行,一直到前兩年當兵才離職出來開店。

雖然說是助理,阿奇比予光大了五歲,當時才剛上大學的予光就像依賴親哥哥一樣的依賴他,阿奇感嘆著:「時間過得真快,我們予光現在也很會照顧人了。」

聊著聊著,欣澄身邊不知不覺堆了一堆單品,阿奇說他的職業病犯了,想看欣澄不同風格的穿搭,就這樣把衣服和她推去試衣間。

在鏡子前轉來轉去,欣澄自己看得很不習慣,帶點粉色的駝色大衣和米白色的羊毛混紡洋裝,從來沒嘗試過的風格,乍看像個OL,而且在家工作的人也沒啥機會這樣穿。

「真漂亮,」阿奇雙手交握放在下巴,眼睛都冒出花朵般的衷心讚美著,「妳好適合這種軟軟的顏色,再試試其他的風格?」接著又翻出來一套螢光綠撞橘色亮片夾黑色蕾絲的洋裝,這設計太前衛了吧,欣澄嚇到連忙推辭。

正準備換回原來衣服時,被下樓的予光看到了,「喔,這樣還不錯,看起來比較像27歲。」

奇怪,今天予光一直嗆她,欣澄鼓著臉頰瞪了老闆一眼就去換裝了。

等出來,阿奇拿了一堆帽子手套往她身上套,都是些好看好搭配的基本款。

的確是該買一些保暖衣物了,這些配件都很漂亮,質感也好,只是價格有點可怕,不知道這個月的零用夠不夠買頂帽子或手套。

「喂,該回家了。」還在猶豫時,予光拎著一大包戰利品就推門自顧自走了。

欣澄嚇一跳,趕緊把手套帽子摘下來準備追出去。

「穿著吧,等他開車過來,予光老弟已經結帳了。」阿奇笑著阻止她,還塞給她一大包衣服:「妳著涼生病的話他也很麻煩,就放心收下吧。」

註:阿奇=英文名 Archer 音譯


回到首頁
繼續看下一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