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1)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1)

(11)工作型態和日常型態是不同品種的生物

自從當了小廚娘,欣澄的作息就健康的不得了。

每天早上六點多就起床做早餐,八點半左右出門把早餐送到老闆家後搭車去學校上課,中午跟同學吃午飯或者打個盹,下午課結束後去採購食材,傍晚六點到老闆家做飯,不管他在不在家。

只是予光的日常生活比想像的單純很多,幾乎每天早上都能見到他,不是在運動,就是準備出門上工,每週晚上也總有兩三天會遇到,可能是職業需求,他常看電影,也很愛邊吃飯邊看漫畫。

偶爾遇到同學聚餐,提前通知予光,前一天準備好隔天晚餐,讓老闆自己微波加熱吃飯就好。

意外的好養,幾乎不挑食,但偶爾會突然要求特殊食物。

「今天拍攝順利,晚上請準備很多好吃的炸雞。」正在採購的欣澄收到簡訊,扁了扁眼,努力回想廚房還缺什麼材料。

記得這天是拍啤酒的廣告,看來是工作中只能喝個樣子,沾了幾口酒蟲反而被勾起來,乾脆就回家喝個過癮,不然硬憋著只會更難忍。

「請做起司醬和蕃茄醬,還有蜂蜜甜醬。」那叫蜂蜜芥末啦,點餐還指定這麼多醬料是完全豁出去,沒在管熱量了。

解禁的金予光真的很能吃,他幾乎把一整盆的炸雞掃光,還喝了一手的啤酒,喝了酒後他就會突然切換成聊天模式,也不管欣澄聽不聽得懂,開始講最近看的電影心得,哪個導演的戲特別有趣,或者抱怨漫畫太拖戲之類。

這個時候欣澄就會抱著沙拉碗,很樂的和老闆分享金媽媽的醃蘿蔔配炸雞。

「老闆為什麼不和朋友一起出去喝酒?」欣澄好奇到快憋死,終於忍不住問了。「我做的下酒菜沒外面好吃,酒也是專業調的更好喝。」

予光用炸雞刮著辣起司醬,邊抱怨著:「因為英燦姐對節食的標準超病態,妳知道被她抓到有多可怕嗎?」回想只有水煮雞胸肉的日子,他覺得現在真是太幸福了。

「今天吃的開心,明天早上要還債,你得吃很多蔬菜,很多很多蔬菜。」欣澄收拾廚房邊交待,最後把一堆雞骨頭和酒瓶帶回去銷贓。

現在剪片的工作基本都推掉了,倒是拍了不少在韓國生活的影片,只是每天的時程都很滿,所以自己的頻道還是一樣的佛系經營。

天氣開始漸漸變冷,這幾天金予光因為去外地拍攝,有幾天時間不在首爾,撿到假期的欣澄樂的把想吃的名店列出來,約了同學一起到處踩點。

緯度高的地方冷的也很快,才11月就有新鮮草莓冰上市。

李米恬也是從台灣來遊學的妹子,跟欣澄不一樣,她熱愛韓流愛到把所有的零用錢跟打工費存起來,再請老爸贊助,藉學語言之名行追星之實,目標要在這一年把所有存款梭哈,盡情的追逐愛團。

欣澄從她那裡惡補了不少流行文化,Vlog的很多題材都從米恬的建議而來,今天要好好的請她吃個甜點,順便幫她拍些美美的照片聊表謝意。

「妳要在這邊要談戀愛可以,但是不要認真放感情。」餐點還沒來,米恬突然開啟人生相談狀態。「對他們來說我們只是過客,通常也不會太認真,當作增加人生經驗值就好,要認真找對象還是免了。」

欣澄畢竟還是虛長幾歲,腦子很快就轉過來了。「妳上個月交往的男生怎麼了?」

「雖然不是很認真,但才兩週就在我面前虧妹也太沒品了吧!」米恬恨恨的把草莓剁爛,「我氣到忘記他聽不懂,韓台英三語混合罵了他一頓,被他朋友錄下來上傳,本來以為會被罵台灣來的瘋婆,結果一堆男生傳訊說想認識我。」

這什麼操作?欣澄有點矇了。

「當然通通被我打槍啦,這些九成九都心術不正。」米恬爽朗的大笑。

明明穿著打扮像精緻可愛的娃娃一樣,連聲音都嬌嬌的,行事作風卻很豪爽,這種超級反差萌就是欣澄超愛米恬的理由。

突然有人敲了敲玻璃,一看是金旻善,他就在附近上班,路過剛好遇到就過來打個招呼。

他指指手機,「好好享受草莓,週末老哥家見。」隔個玻璃不好說話,還特地發簡訊過來硬聊,欣澄哧的笑出來,也回了他「OK」

欣澄和旻善揮手道別後,發現剛剛還很吵的米恬安靜下來,愣愣的望向窗外,整張臉紅慘了。

天氣涼了,那男孩的臉透著薄薄紅暈,嘴唇的線條天生勾著淺笑,單眼皮眼角微微上勾顯得更加有神,穿著薄風衣顯得個子更高了,睫毛像豐盛的羽毛一樣綴在他的眼睛上,重點是他笑了,那一笑好像世界上的花都盛開了。

眼睛充滿粉紅濾鏡的米恬一瞬間以為自己身在天堂。

冰都快化光了她才回過神來,緊緊抓住欣澄的手:「剛剛那是誰幾歲有單身嗎?」

欣澄被嚇了一跳,米恬還不放過她:「他跟金予光有點像欸,是妳朋友嗎?妳怎麼認識的,超帥的!」

「對了,金予光妳知道嗎?就是那個連鎖咖啡的代言人。」因為欣澄對韓國流行文化太無知,米恬很習慣什麼都幫她科普一下。

「他是很棒的演員喔,他當兵前很常演愛情戲,路線溫柔了不是我的菜,可是他上次演警察變好帥,我才看第一集開頭被圈粉了。」

米恬講著粉紅泡泡又狂噴出來:「剛剛那個小帥哥如果有約妳,記得帶我一起,順便幫我問問他喜歡哪種女生,拜託了。」

如果跟米恬說那就是金予光的弟弟,而她住金予光的隔壁棟公寓,還天天幫他煮飯,米恬可能會興奮休克而死吧。

既然米恬推坑,欣澄還真的找了金予光主演的戲來看,本來只想配宵夜看個一兩集,結果劇情太精彩完全停不下來。

金予光在鏡頭前簡直會發亮,連講話語氣都跟平常完全不同,每次帶到特寫時就會被他漂亮的輪廓吸引,筆直高挺的鼻樑,濃厚的長睫毛,沒說話時也微勾著的嘴角。

這檔戲,予光是用壞脾氣掩飾關心的男主角,被什麼都不懂的女主角誤解時,一閃而過的悲傷眼神總是勾的觀眾心頭一揪。

欣澄看著雖然很入戲,但還是有種違和感,那個有著深情眼神,默默守護女主角的溫柔男子,跟那個吃炸雞一直抱怨不夠辣,喝酒就變話癆的準大叔是同一個人嗎?

一路撐著瞌睡看到第八集,男主角終於熱烈的吻上女主角時,欣澄跟著呼吸急促起來,這劇情、這畫面,這電流也太強大了,好像被吻的人是自己一樣。

她從沙發上跳起來一把將筆電闔上,匆匆忙忙鑽進被子裡逼自己睡著,再看下去可能會自燃死亡,太可怕了。


回到首頁
繼續看下一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