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十)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十)

(十)烹飪實力是建立在味覺的修行 那戀愛的實力…?

真沒想到這小個子又回來了,現在她站在門口,緊張的絞著手指。

予光是有點後悔早上太兇了,但如果工作夥伴的態度不佳,那寧願一開始就放棄,不要勉強彼此。

早上看欣澄一進門就傻愣愣的坐著發呆,予光正在忙就算了,助理前輩也在,連正式點的問好都辦不到,完全都沒有工作的自覺。就算之前合作過、就算是外國人語言不通,這樣的工作態度他完全無法接受。

本來想數落幾句,但是他中文沒好到可以教訓人,講英文韓文她又聽不懂,一時煩躁就扔下她自己出門了。

予光也明白外國人難免不懂職場規矩,他不該這麼暴躁的,只是早上欣澄一進門那個可憐無助的樣子,還跟那天穿了同一件薄外套,所有的記憶全都冒出來了。


坦白說那晚的經驗其實還滿愉快的,但完全是意外,他不是隨便撿流浪動物回家的人。

如果欣澄那天沒吃他的餅乾就不會有任何事了。

 

她發現吃到別人的餅乾後一直道歉,只是帶著幾分醉意,連最簡單的英文都說不清楚,還企圖用外星語跟酒保追加餅乾,那時欣澄也是一直絞著手指,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後來外頭下了雨,予光走出酒吧要回家時,發現這個早就結帳離開的餅乾妹站在酒吧外的屋簷發呆,問她話也只是虛弱的勉強微笑著,整個人看起來搖搖欲墜,好像隨時要倒在路邊。

畢竟是有了互動,就很難置之不理,本來只是想讓她在溫暖安全的地方待一晚,但是兩人一路撐著傘,偎著的體溫太溫暖……

算了,就是一時失誤,反正她似乎也沒認出我來。

雖然靠臉吃飯的人來說,沒被認出來很挫折,但這狀況下被忘記反而是好事,金予光決定裝死到底,反正欣澄最多待幾個月就走了,而且她做的菜的確很好吃。

兩人各有心思的狀態下,欣澄才發現金予光穿著圍裙,廚房一片狼藉。

「需要幫忙嗎?」欣澄猶豫了一下,決定主動問出口。

金予光則是嘆了口氣,欣澄這次勉強擠出來的韓文雖然顛三倒四,至少態度有了,就沒理由再發火,而且現在的確也需要她幫忙。

下週的美食節目要預錄特別單元,以「生日」為主題,他抽到「為女友做愛的大餐」這項目,雖然簡單的家常菜還能應付,但總不能在節目上煮豪華部隊鍋吧。

照著食譜買一堆食材回來試做,照著教學影片走,明明步驟沒錯,但是成果的味道和口感都怪怪的。

在美食節目當固定來賓還是有培養出點品味,這盤麵乍看之下滿漂亮的,意麵完美的捲在盤子中央被紅通通的醬汁包裹著,花枝、貝類和蝦子豐富華麗的點綴在盤子裡,吃起來也還可以。

就是麵煮了過頭些,海鮮老了點,醬汁味道有點淡也不平衡,在鏡頭上還過得去,節目的來賓們也會捧場說好吃,畢竟做電視的人哪個不會做效果。

但是他騙不了自己,正在嚴重挫敗中。

欣澄嚐了予光的成品,再看看影片,回憶了一下曾經吃過最相似的餐點,大概理解予光想要做的菜色,她決定從頭製作一次,不管是食譜還是影片,都比不上現場示範一次學的快。

顧慮到每種食材的烹飪時間不同,先把四五種海鮮簡化到剩蛤蜊和蝦子,請予光先處理蕃茄和洋蔥大蒜之類的備料,他的刀功意外的好,輕鬆把蔬菜切成一致大小,就連分解蝦子清除腸泥都很熟練的完成。

欣澄先把蝦頭煎過,用味道最濃厚的部位建立基礎,後續的調理就容易多了。

把配料炒香的同時,得一直注意海鮮的熟度,還半熟時就得趕緊撈到一旁的盤中,欣澄最後要他特別注意,最後煮好的麵和醬料混合時,才要將所有半熟的食材放回鍋中,最後加一點橄欖油讓湯汁乳化,更容易沾附在麵條上。

還好她邊講邊強調了關鍵動作,雖然中文有點跟不上,但予光大致上都明白了。

原來就是少了一兩個程序,又多煮了幾分鐘,味道的等級就完全不同。

欣澄示範的成品跟他期待中的味道很接近,再放點辣椒就完全對味了,「妳說沒學過做菜是騙人吧?」他一邊吃一邊皺著眉頭質疑。

欣澄給兩人倒了水:「我沒有花錢上課過,但是會存錢去吃好一點的餐廳,記住味道,網路又有一堆影片可以看,這樣也算有學過吧。」

「知道了,今天傍晚,妳再來一趟。」

新老闆下了指令,這表示可以安心留下來了?

予光給了她大門密碼,還有工作用的聯絡號碼,不管是不是例行公事、有沒有事先約好,要來之前都要先傳訊息通知他。

這天晚上,欣澄在被辣死和撐死之前,終於讓予光掌握到做義麵的要訣,並且得到大半箱超級新鮮的活海產。

這到底算折磨還是福利,欣澄在自己的小公寓瞪著箱子裡還在吐泡泡的螃蟹,非常懷疑人生。


回到首頁
繼續看下一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