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打敗色狼大爺的方法

[短篇] 打敗色狼大爺的方法

【Google★廣告贊助】

從前從前,有個地區的領主非常的粗暴又好色。

他很喜歡微服出巡,以為人家都認不出來他來,然後當街調戲民女,被調戲的婦女都礙於他是大老爺,不敢反抗。

是說他也不至於強搶人家,因為領主夫人是他媽的遠房表親,玩過頭他可是要回家跪算盤的,了不起被上下其手摸兩把,或是親個臉皮一口就是了,可是眼看妻女被調戲,誰心裡都不好受。

有天,有個白衣少年牽著一匹雜毛驢路過,正好就瞧見這景象:一個大老爺,旁邊隨著兩個帶刀保鏢,跟個小娘子拉拉扯扯。

小娘子被拉住了袖子,一直掙扎著,嘴裡不住求饒:「大人別這樣,要是您夫人知道了,她會生氣的~」>”<

這位官大爺一把將小娘子摟住,滿臉賊笑:「沒關係,大爺香妳一口,給妳五兩銀子不就得了~(心)」

旁邊的保鏢還應和著:「大人喜歡妳,是妳福氣,五兩都夠妳一大家子開銷一年啦!他想親妳就給他親,大人親夠了就不親了嘛!」A_A

市集的人也不敢抬頭,每個人都假裝沒看到這件事情,只是人人臉
色發青。

少年心裡想,這不知哪裡來的土霸,更好奇怎麼大家不去找官差,也沒人出來主持個正義,明明那小娘子還挺漂亮,照說也該有幾個血氣方剛的少年郎會看不下去才是。

偷偷問了旁邊賣豆汁的小販,才知道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還好果然只是被親了一口小嘴就被放過了,小娘子淚眼汪汪,拼命用袖子擦嘴,再看全市集的人都在議論紛紛,她委屈的一扭腰就跑了。

「雜毛,賺旅費的時機來啦……嘿嘿嘿…」那匹雜毛驢斜眼瞟了一眼白衣少年,很不屑的把頭一轉往旅店走去。

隔天,市集上那道士擺了個小攤,上面打著長幅寫著:「專治色狼,無效退費!」小攤上擺著一堆小布包還有一罐罐小瓶。

大概是「專治色狼」這四個字太顯眼了,白衣少年才稍微招呼,攤子前面就圍了一群人。

「昨日初來貴寶地,知道各位父老對本地這位色狼大爺頭疼萬分,小弟正好有一味家傳祕方,專治這類色狼老爺,今天特別提供出來造福村里鄉民!」

白衣少年殷勤的介紹著:「這個布包,一包一分錢,那小罐兒三罐兩分錢,布包的口味辣,但是效果快又好,罐子裝效果一樣好,不過比較順口。」

「看見色狼老爺時,直接服下。布包的一次吃一粒,要嚼碎了才行,小罐的一次喝半罐,記得要在嘴裡打水花兒,打碎了更有效。」

「記得,要用之前才能打開,否則透了光散了氣,這就一準沒效啦!」

「保存期限三個月啊,三個月過了就別吃啦!」

搶購人潮洶湧,沒多久,攤子上的東西全都賣完了,白衣少年開心的數著錢,今天賺的,足足夠他接下來這幾個月每天住好吃好,還包酒喝哩!

還在得意,遠遠又聽見女人的尖叫聲了,定神一看,喲,色狼大老爺又來微服出巡了,已經買他治色狼祕方的女人掏出包袱,一看,個個大叫:「怎麼是這玩意?坑錢啊!」

白衣少年趕緊把包袱一收,跳上雜毛驢就逃:「那真有用,別不信,妳們快服下就知道效果啦!」誰叫妳們之前沒想到,賣創意是有價的。白衣少年竊笑著,邊奔遠一邊還嚷著:「記得~~要嚼碎啊啊啊啊啊~~」

覺得自己上當的婦女們個個無奈,錢花都花了,只好姑且一試,硬是
把那玩意嚼碎了,苦著一張臉繼續逛著市集。

只見大老爺硬是香了一個小妹,大爺突然向後一跳哇哇大叫:「這是什麼味!臭死我啦!」

這小妹剛也買了小包袱,也趕緊吃下那玩意,正嗆得很,大老爺就一把撈過她的細腰,還來不及掙扎噁心的大嘴就湊到她的小嘴上了。

「噁心死了,什麼味兒,小娘們細皮嫩肉,出門前吃什麼蒜頭!臭死大老爺啦!」被吃了豆腐的小妹看大老爺這樣狼狽,一時忍不住就大笑起來,好像被笑聲感染了一樣,全市集的人都笑了。

是的,全市集的女人都吃了蒜頭,不然就是喝了蒜頭酒,全都擠到大老爺旁邊,全都對著大老爺張口笑,齊齊把厲害的蒜頭氣兒噴到他臉上。

「笑什麼!笑的人通通給我抓起來!」大老爺被蒜頭味薰得頭昏眼花,氣得鬍子都翹起來了。

「大…大老爺,全市集的人都要抓起來嗎?咱們大牢沒法關這麼多人啊~~」那兩個帶刀保鏢掩著鼻子,眼淚鼻涕齊下的答應著。

「氣死我啦!打道回府!」

後來,大老爺又這樣被整了幾次,就再也不敢當街調戲女人了,而這個地區也成了全國重要的蒜頭批發中心,至於當時那個賣蒜頭的白衣少年,當地人把他當作是蒜頭神派來的使者。

在市中心塑了一尊小泥像,牽著一頭驢,天天供奉蒜頭,真是可喜可賀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