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長]日與夜的相遇(8)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8)

【Google★廣告贊助】

「美少年是種可恨的東西!」
「對!就算是美少年,一樣還是男人,照例是禽獸騙子壞蛋!」那群女人這回泡了茶,吃著外出學藝剛回團的美月親手做的點心,七嘴八舌的「安慰」著日曜。


「那我也是禽獸騙子壞蛋喔……」日曜呆呆的望著庭院,都是他不好,不該跟她們打聽那個美少年的來歷,還沒打聽到什麼,反而被數落成禽獸騙子壞蛋的一員。
「日曜不一樣,這年頭雖然不流行硬漢,可是還是有你的市場啦!況且,你是我們姊妹會的一員呀。」雨煙笑嘻嘻的敷衍他,最好是有這種體格魁武又是大光頭的姊妹啦,日曜氣悶著把茶一飲而盡。
靜舞側頭想了想,「月痕好像有提過這個人,說她在傲氣團裡有個弟弟,好像叫做影君吧。」
「對呀,不過我一直覺得很怪,她提到的口氣完全不像是講到弟弟,反而是講到情人一樣,語氣都不太一樣欸!」日曜覺得自己心口好像被雨煙捅了一刀。
「難道是姐弟戀!莫非是不能說的祕密?」美月托著腮眼神迷濛了起來。
「沒那回事,」被八卦中的主角月痕突然出聲,讓大家嚇了一大跳。「就只是個熟朋友,認識久了點,動作比較親密一點而已。」
女生們妳看我,我看妳,全都心有靈犀的笑了出來。「熟朋友可以做這麼親密,可以牽手和抱抱喔,那……我們也要!」還沒等月痕反應過來,大家全部都撲向月痕,不理會她的驚叫聲瞬間抱成一大團。
「啊啊!誰壓到我的胸部了!」
「欸欸!我的裙子被踩到了,我要跌倒啦!」笑聲和尖叫聲不停,推擠之間月痕的胸口就這樣壓上了日曜的背。
這這這這這種觸感,透過軟胸甲傳來的那個軟軟的觸感……日曜瞬間漲紅了臉,連忙跳開來,跑百米似的衝出了屋敷,冷靜!我要冷靜!
他一路衝到精進湖準備要跳下去,讓冰冷的湖水醒醒腦,卻一腳踩到了正在做日光浴的精進湖碧蛇,暴怒的碧蛇氣得反咬他一口,日曜竟然徒手和被稱為精進湖守護神的碧蛇打成了一團。
「欸……要幫忙嗎?」一旁採集著的陰陽師、忍者和僧侶們好心的問著,日曜內心的風暴聲太大,以致於他完全聽不到別的聲音,把碧蛇打得奄奄一息之後,又轉頭狂衝跳進湖水裡。
湖邊採集的人全部停下動作看著這個瘋子,直到有人出了聲:「欸……他下去就沒浮上來了,該不會是……跳湖自殺?」
「不至於吧,這湖最深處也不過腰,那光頭人高馬大的,不至於溺死吧……」

「……要救他嗎。」眾人紛紛的小聲議論著。
蹲在湖邊角落的忍者阿讓默默掏出面巾把臉矇上,太丟臉了,他實在不想跟日曜相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