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長]日與夜的相遇(7)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7)

現在的月痕,已經不是當初宛如殘缺的月亮,冷得像是刀鋒的月痕了,她像是十六的月亮般溫潤,充滿笑容,最重要的是,她每天都很快樂。

可以毫無顧忌的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這令她更加沈醉蹲在火爐前面,不停的研發改良,加上亂源的姊妹們總是塞給她很多奇奇怪怪的材料,當她洗出一把攻一百八十並且待時較短的極品三連火槍時,她感動得幾乎落淚。

【Google★廣告贊助】


這就是她轉特炮鍛一直想達到的目標。
目標達到了,這把槍就送給亂源裡的夥伴吧,該是轉特回鎧鍛的時候了。
不只是武田亂源,每個團隊總是攻擊手太多,而盾役太少,畢竟她是個女子,攻擊力總是比男人弱了一截,若是回去當盾役,這些缺點完全可以靠自己打造的裝備補強。
日曜聽到她這樣說的時候睜大了眼睛,「妳不喜歡當炮鍛嗎?」月痕搖搖頭,「我這段時間很愉快,但是我知道亂源缺的是鎧緞而不是炮鍛。」
「而且你們的盔甲壞得快,得要有個人作裝給你們吧……」「不需要!」話還沒說完就被日曜給打斷。
「妳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別事事以團的利益為優先,」日曜垂下腦袋:「我是武士,站在隊友身前擋住所有的攻擊是我的天職,如果妳回復成鎧鍛,那就變成妳幫我擋子彈了,哪有男人讓女人擋在前面的道理……」日曜越說聲音越小,臉上的紅暈已經紅到後腦勺去了:「妳別管我說啥,妳做妳自己就好了。」
月痕看著他光禿禿的腦袋,心裡流過了一絲暖意,她其實也是喜歡守護著別人的,與其讓別人受傷,她寧願流血的是自己,但身為攻擊手的人所能回報的,就是用最快的動作將敵人清除。
這樣彼此信任的夥伴關係,不就是她一直想要追求的嗎?
月痕將三連火槍放回保管處,當一個襯職的攻擊手,這是她所能給日曜的回報。
只是在倉庫總會遇到意想不到的人,突然一聲又驚又喜的聲音突然傳來:「月痕姊姊~~」一個身影修長的忍者從倉外飛奔而入,完全無視日曜的存在,一把將月痕抱住,還親暱的將月痕按進懷裡。
日曜當場傻住,光天化日之下,這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傢伙竟公然對他的月痕動手動腳,(等一下,誰是你的月痕?)更可惡的是,月痕竟然沒有推開,還抬頭給了那個傢伙一個燦爛的微笑。
「這麼久不見,去了哪裡?」月痕還倚在那傢伙的懷中,順手整了整他的衣襟。那傢伙扯下了覆面,可惡,竟然是個容貌絕美的美少年!日曜被冷落在一旁,尷尬的不知道該打招呼還是該先行離去。
不過他多慮了,少年完全無視日曜的存在,自顧自的拉著月痕的手說話,「我前一陣子生了病,在家裡修養嘛,這兩天回來卻怎樣也找不到妳,傲氣他們說妳被野男人拐走了!」少年滿腹委屈的撒嬌著。
原來是傲氣團的,他們那團的人怎麼都是一些死娘炮啊!「野男人」日曜在一旁腹誹著。
「妳說,妳有沒有想我。」
「沒有,」月痕笑笑著說,語氣中帶著一絲寵溺,「我這陣子都在專心生產,沒時間想誰。」
「討厭啦,妳說謊……不過做了什麼?有新的小刀嗎?」月痕點點頭,向保管處要了存著的小刀們,「看看有沒有你需要的,沒有的話我再幫你做。」可惡!把你的鹹豬手拿開!
日曜覺得自己的胸膛被一種很悶的情緒充塞著,「小月,我先回去了……」他虛弱的留下這句話,黯淡的逕自離開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