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長]日與夜的相遇(6)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6)

【Google★廣告贊助】

和平的日子總是不長久,川中島終於又開戰了,月痕提著槍,戴上覆面頭盔,第一時間就要往戰場衝去,但靜舞攔住了她,「等等,大家一起去吧。」

等?可是戰場告急啊……


鸙樂伸了個大懶腰,慢條斯理的起身,「嗯,等我,我也去。」隨即背起了一個超級大包袱,倚在走廊邊慢吞吞的穿著靜舞他老公足八小三郎編的超高級草鞋(編鞋者堅持的稱呼),真是毫無危機感的一群人。

可是當等到他們走出家門的時候,突然全部的人都抖擻起來,俐落的往寄合所領旗,迅速的往戰場前進,在開陣前竟然全部人員都集合完了。

只見鸙樂將包袱巾打開,裡頭裝滿了山菜飯糰,她好整以暇的坐下來,竟然開始……倒茶?
「妳們加油,我精神與妳們同在。」

日曜隨手撈了兩個飯糰,順便遞給月痕一個:「別理她,脾氣就是這麼怪,寧願跋山涉水深入敵陣送我們訂製的護身符,也不肯花點時間爭取戰功。」

月痕愣愣的跟著日曜跑,她想不透,為什麼鸙樂可以這麼任性?當武田亂源所有的人都為國家捨生忘死的時候,她大姑娘有本事笑咪咪的吃著飯糰晒太陽、毫不在意的打飽嗝?

「她愛幹嘛就幹嘛?這有什麼不好?」日曜回答得理所當然,「欸,妳不想上戰場就不要勉強欸,這一仗看起來會打很久。」

「不,我想打,」看看武田亂源的夥伴們,一開始就自然而然當她是自家人的夥伴們,能跟你們一起上戰場,我非常榮幸。她沒有說出口,可是心裡有種久違的快樂慢慢的浮現上來。
意料之外,第一場戰役在九天之內結束,不是因為戰果太多,而是她們運氣特別好,竟然讓敵大將謙信大人敗走,克勞德的名字頓時傳遍戰場,而初初加入亂源的第一戰就立了這樣的大功,月痕覺得有點暈眩。

而在一片道賀聲中,臉色慘白的天之傲氣飛奔到敵本陣,親眼看見月痕就在討取謙信的隊伍之中,他恭賀著月痕:「風往哪邊吹,草往哪邊擺,還真是受教了,恭喜小月,加入最強的武田亂源,第一回取陣就討取敵大將啊~」說是恭賀,不如說是譏諷,月痕的臉完全沒有勝利的喜悅,只剩下和信濃的風一樣冷冽的表情。
「靠!又是你這個死人妖喔!」聽到這個聲音,傲氣心裡驚了一下,他恨恨的轉過頭挺起胸,準備要跟那個該死的光頭比一比氣勢,只見日曜一身金光燦爛的盔甲刺得他睜不開眼,再定睛一瞧,全亂源的人幾乎都到齊了(而且手上都被鸙樂塞了飯糰。)

「你哪位啊?」

「幹嘛酸我們家小月?」

「有意見嗎?我們也是規規矩矩的打仗喔。」

「小月愛做啥就做啥,你管不著。」

全部的女生插起腰來七嘴八舌的,誰也不放過傲氣,傲氣根本沒有反駁的餘地,氣得牙齒嗑嗑作響,最後暴怒一吼:「你們武田亂源真的欺人太甚!搶我家女人就算了,還要跟我作對!為了武田好,我誓死要殲滅你們~~~~~~!」
後來武田戰場上就再也沒見過天之傲氣了,據說他投奔另外一個敵國陣營,一直企圖要說服該國攻打武田,可惜國家政策實在不是他一個外國人可以干預的,所以亂源到現在為止還是沒機會跟他交鋒,偶爾午夜夢迴想到時,還真有點可惜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