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長]日與夜的相遇(3)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3)

月痕,這個名字在日曜心裡揮之不去,他還捨不得將那套極好的鬼紋和頭盔穿戴起來,依舊穿著他那套破敗到連店家都不想回收的爛裝練功,偶爾在保管處那邊領裝的時候,將那套「愛的盔甲」(人家只是看你可憐吧)拿出來仔細擦拭保養,他就感到心中有股奇特的暖流,唯一的困擾就是每次領出這套裝備時,保管處的老頭總是瞅著他,臉上拉出奇怪的笑容。

偶爾在夜裡,他會想起那場戰役,美麗強悍的月痕提起三連火槍,優雅敏捷的向敵人奔去,那一發令他驚訝的四連射擊,嬌小的她竟然握的住那樣後座力威猛的三連槍,如月光雕成的冰冷的表情依舊沒變。

就在昏昏沈沈之際,日曜腦袋裡突然冒出來一個奇怪的地方,是的,四段射擊是砲鍛的特化技能,而鬼紋和黑韋威星盔只有鎧鍛做得出來,這……沒有雙修的道理啊!
當他在捐獻的時候又遇到了月痕,忍不住將憋了好幾天的疑問說了出來,「我轉特化了。」月痕定定的看他,像是他問了一個愚蠢至極的問題。
轉特化?才短短幾天的時間而已,月痕已經從守護人的鎧鍛變成有強大攻擊力的砲鍛了,而且轉特化的同時就要放棄原來已經學會的武藝和生產能力,所有的技能都得重新再來一次,日曜有點愣住了,也就是說他倉庫裡頭那兩件衣服是月痕最後的作品?

那……那他更捨不得把那兩件拿出來用了啊!

「那種程度的東西我還很多,轉特只是因為我想親手做出西洋傳來的鐵炮。」像是看出日曜滿肚子的疑問,月痕難得多說了幾句話,依舊是冷漠的聲音,眼見她又要走了,日曜連忙拉住了她:「妳,妳都跟野團練功嗎?要不要跟我到咱們團裡,最少多點人照應……」

月痕就這樣任日曜握著那雙有點粗糙的手,她低頭想了一下,她也不是沒有親友團,就是時間老是兜不上,她又喜歡在火爐邊研究改良,等她放下火鎚時,往往人家都已經出團練完功回來了。

多認識點人也好,她輕輕把手抽回來,「好的,請問貴團團名是……」
日曜有點不好意思:「名字有點怪,別介意,我們團是『武田亂源』。」
月痕點點頭,其實不怎麼放在心上,直到她被日曜帶進他們經常聚會的屋敷時,一向冷靜自恃的她立刻有了退團的衝動。
偌大的屋子裡鬧哄哄的,中間一堆光頭男人在推著紙牌,中間不斷夾雜著難聽的髒話,屏風後面是另外一群娘裡娘氣的小夥子,正在跳著奇怪的舞蹈,還一邊唱著什麼「督嚕嚕大大大」的,靠近偏門那裡聚了一群女孩子,個個抱著酒瓶,其中一個女孩哭花了臉,看來是失戀還怎樣的,突然娘子軍們同時扯開了喉嚨怒吼著:「男人都是禽獸、騙子、壞蛋!」哭聲、罵聲不絕於耳,這讓月痕有點頭疼。
日曜有點不好意思,雖然帶著月痕繞了一圈都打過招呼,但這些人散漫隨性慣了,也不太招呼人家,日曜只好一一介紹著:「那個贏錢贏特別多的傢伙有個洋名,叫克勞德,那個一直輸錢的和尚是炭王,另外那個,」他指著跳舞跳到剩一條兜擋布的白髮忍者:「瑤光,老是這樣瘋瘋癲癲的。」

日曜使眼色,介紹了那個哭得厲害的女孩,「她是玉棉,她看男人的眼光時在很爛,所以又失戀了,她們罵男人正起勁,我可不敢靠過去。」

月痕突然感到好笑了起來,這些人其實都很面熟,都在戰場上遇過,而且這些人的名號更是響亮,戰功榜上經常會出現他們的名字,武田家的主力戰隊之一,敵國的精銳部隊也直接點名了他們是可敬的對手,若是武田戰場少了他們,不知道會艱辛多少倍,原本以為是紀律嚴謹的團隊,沒想到下了戰場,竟然全部都是這副德性。
她想起現在所謂的親友團,就是因為她總是窩在火爐邊,老是錯過了過任務的時機,進度完全追不上,月痕不會忘記,當他們進入了最難的領域--空二時,穿著月痕精心打造改良的裝備,冷冷的對她說:「妳別老是不練功,這樣會拖累到大家進度,難不成要從頭幫妳一個人嗎?」

「你們……任務的進度……」月痕試探性的問著。

「進度?」日曜瞪大眼睛,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他亮到會反光的腦袋:「我們都只打了新的技術書,這群人都是這樣散漫,呃……」

笑容終於從月痕的臉上綻放開來,「沒關係,這樣很好。」

「以後我可以常來嗎?」

「歡迎啊。」那群女生邊罵著男人,耳朵也沒閑著,團裡的大姐靜舞起身,親熱的拉著月痕的手:「別光顧著跟日曜說話,來這裡,我們姐妹們一起談談心。」

櫻川家的姐妹們拱著月痕,將月痕迎進那群可怕的女生聚會裡頭,「這些可怕的女人,希望月痕別被她們帶壞了……」日曜一個人被扔在走廊上萬般無奈的嘟嚷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