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長]日與月的相遇(2)

[信長]日與月的相遇(2)

第二次遇到月痕是在本家的另外一個城——松本,一群流亡的武士大量聚集在松本城門口屠城,松本位置偏僻,士兵人員不足,加上連年戰爭已經是城池空虛了,而且來犯的武士們個個裝備精實,極有可能是偽裝成流亡武士的敵國武將,松本城元氣正弱,抵禦不了幾個時辰。

代理城主連忙趕發信箋給本家的武將們,大家一接到消息就狂奔回來了,提著武器和丹藥準備要擊退敵人。

日曜是從號稱死之國的地方一路快馬加鞭衝回來的,渾身帶著泥濘,身上還冒著黃泉獨有的瘴氣。顧不得清理自己,只看到松本寺廟外的城門已經是混戰一團,他氣急敗壞的掄起龍矛就要加入戰局,「等等。」又是那個冷冷的聲音,一隻手上佈滿細小傷痕的手按住了他。

遞過來的是一小包錦囊,裡頭裝了療傷藥還有一些食物,「你剛從黃泉回來,先調整一下。」日曜握著錦囊,這回才看清月痕的臉。

她烏黑的長髮隨意的散著,在信濃刺骨的寒風中漂蕩,握著三連火槍,身上的盔甲佈滿了細小的傷痕卻依然晶亮,她抬起頭,鄙夷的看著那群來挑釁的武士們,表情冷漠,眼中卻燃燒著憤怒的火焰。

「光頭先生,沒記錯的話你是武士道?」

「我是武士道,日曜。」

她嘴角彎起一道淡得幾乎看不到的笑意,「加入我們的隊伍吧,殲滅來犯的敵人。」話才剛飄到耳邊,她立刻提著槍邁開步伐向流亡武士團奔去。

好強悍的女子,日曜心中暗暗讚嘆,匆匆服了療傷丹也隨著立刻加入戰局。

這是一場難忘的會戰,對方的火力和戰術強悍到很可怕的程度,即使已經明顯連戰好幾輪了,卻不顯疲態,剛開場,還沒完全恢復過來的日曜差點就在首輪的會戰中殞命,武田家人幾輪猛攻都無法擊退,反而是倉促集合的軍團們增加了不少傷兵。

「調整裝備,子彈上膛,有我擋在前面,你們放心攻擊吧。」日曜挺身站在隊友身前,悶不吭聲的咬牙挺住了第一輪的猛攻。

適時的一陣吟唱聲從身後傳出,「臨兵鬥者皆陳列在前!」這是鸙樂的聲音,日曜大喜,鸙樂雖然是主修詛咒系的藥師,但是她永遠都能盡忠職守,將守護全隊狀態和補血視為第一要務,從不多事做不必要的事情。

一道溫暖的光束環繞著日曜,讓他受傷淌血都癒合了,他掄起龍矛挺身向前站,武士就是要擋在隊友身前吃下所有的攻擊,不管是子彈或是法術還是兇猛的雙刀連擊,他都會咬牙吃下。

眼尖的月痕發現對方的陰陽在角落開始佈起了五行陣,她提起槍快速的瞄準,瞬間開了四槍,將敵人的陰陽師擊暈,「我來補刀!」接連攻擊的薰風穿過了對方武士的守護,再補上一發狙擊。

敵人的攻擊手先倒了一名!

日耀的隊伍突然士氣大振,隊上的密傳忍趁勢吹針,正巧將對方的陰陽也擊倒在地,順利的清除了對方的兩員大將,如果讓他們將法術一起施展出來,會倒的人也許是我們這方也說不定,日出為此捏了把冷汗。

擊退了這團十分難纏的武將!場外的其他奮戰中的隊伍也跟著被激勵了,在短短三天之內竟然將這群極具威脅性的流亡武士團給擊退,松本城內外恢復原有的寂靜,多了濃厚沉重的呼吸聲,疲倦的戰士們雖然疲憊,但是擊退敵人的驕傲氣氛在空氣中激昂迴盪。
此刻信濃降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細細綿綿的初雪飄落在眾人的盔甲上,緩緩升起的日光灑在他們身上,在信濃的大地上映成一片燦爛的光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