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分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6)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6)

(16)好想知道開地暖的感覺喔

這屋子有暖氣?欣澄曾經試著開空調,但怎麼看都只有冷氣,暖氣在哪裡?

「應該沒壞吧,」原來暖氣的開關另外在門邊,予光叫欣澄過來,直接操作給她看:「出門不要全部關掉,調成外出模式就好,不然天氣太冷可能會故障,懂嗎?」

「有什麼事情嗎?怎麼這時間突然跑來?」欣澄還是一頭霧水,難道予光半夜過來是為了幫她開暖氣?

而且連妝都還沒卸就跑來了,也不至於急到連訊息通知都來不及吧?

Read More Read More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5)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5)

(15)肚子餓會生氣的人也是滿單純的啦

收到這些讓她很不自在,感覺回程的車上氣氛非常沈重(單方面)。

「妳在想什麼?」看小個子坐在副駕專心扁著嘴,連旗艦機都失去興趣,就知道她又在窮發悶了。

「不喜歡這些?那妳有空自己去換喜歡的,自己會搭車吧。」

欣澄試著辯解,她不是不想買衣服,只是想到回台灣後能穿的機會很少,一整年就冷那幾天,本來買件便宜的羽絨衣就好,這些保暖漂亮的衣服是很實用,但真的好貴,收下這些會覺得很不安。

「妳是我的助手,不能隨便生病。」予光又嗆她了:「總之妳不懂照顧自己,我也只能幫到這裡,要吵架抱怨等妳有吃飽穿暖再來,記得用韓文吵,懂嗎。」

誰懂啊。

Read More Read More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4)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4)

(十四)好像很多事情都在初雪的時候發生齁

一走出餐廳就下起雪了。

「是初雪,妳運氣真好。」都11月底了,今年的初雪有點晚。

「老闆,」欣澄拍片癮犯了,拿著相機請求著:「我可以拍一點影片做紀念嗎?給我五分鐘……不,三分鐘就好。」

剛剛的螃蟹大餐忍著沒拍,雖然很貴,忍痛花錢還是能再吃到,不該佔用別人的用餐時間,但要在這麼漂亮的地方遇到初雪就只能碰運氣了。

看著小個子興奮的拍著雪花,為了要把自己和雪花一起入鏡,只能臨時找適合的支點放相機,手忙腳亂的。

Read More Read More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3)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3)

(13)太晚才開始當迷妹會不懂控制力道,很危險的。

原來除了最後一句,前面那些都是戲裡的台詞,就是這麼剛好是欣澄正在看的劇情,難怪整段都聽懂了呢。

欣澄恨恨的把晚餐端上桌,予光很樂的端碗撈料添醬,只是這裡的空間比起他的公寓小太多,廚房器具是很全,但餐桌空間也就夠兩個人擠一擠,不懂他幹嘛硬要窩在這邊敲碗。

反正被這樣一鬧,為了追劇莫名犯上的呼吸困難、心律不整之類的毛病全消失了。

總之每天遇到的那個金予光,是個沒表情看起來就在生氣的臭臉男,不喜歡自己吃飯,喝了酒就很愛講話的傢伙,電視上那個壞脾氣卻深情的人只是和他長的一樣而已。

人生初次當迷妹就領悟到認知隨時修正,就能感受平行宇宙的美好,也是挺有天份的。

Read More Read More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2)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2)

(12)適當的刺激感有益心臟健康,過多則有害

金予光回來後很不高興。

回來的隔天早上,小個子臉色灰白,掛了兩輪黑眼圈的來送早餐,一進門匆匆忙忙問好,說快遲到要趕去學校,早餐就一整包歪歪斜斜的扔在桌上飛也似的跑了。

晚上都是來予光家做飯,有時遇到的話也會一起吃飯,畢竟減脂餐再美味,一個人吃還是太無聊。

但是這天晚上欣澄竟然是在自己公寓先做好晚餐,僵著臉把晚餐送來,說跟同學有約又一溜煙又跑了。

連續三四天都這副德性,再遲鈍都知道欣澄在躲他。

偏偏新戲快正式開工了,得了解一下這隻小個子到底在搞什麼,不然再這樣下去真的會影響他的工作情緒。

Read More Read More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1)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1)

(11)工作型態和日常型態是不同品種的生物

自從當了小廚娘,欣澄的作息就健康的不得了。

每天早上六點多就起床做早餐,八點半左右出門把早餐送到老闆家後搭車去學校上課,中午跟同學吃午飯或者打個盹,下午課結束後去採購食材,傍晚六點到老闆家做飯,不管他在不在家。

只是予光的日常生活比想像的單純很多,幾乎每天早上都能見到他,不是在運動,就是準備出門上工,每週晚上也總有兩三天會遇到,可能是職業需求,他常看電影,也很愛邊吃飯邊看漫畫。

偶爾遇到同學聚餐,提前通知予光,前一天準備好隔天晚餐,讓老闆自己微波加熱吃飯就好。

意外的好養,幾乎不挑食,但偶爾會突然要求特殊食物。

Read More Read More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十)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十)

(十)烹飪實力是建立在味覺的修行 那戀愛的實力…?

真沒想到這小個子又回來了,現在她站在門口,緊張的絞著手指。

予光是有點後悔早上太兇了,但如果工作夥伴的態度不佳,那寧願一開始就放棄,不要勉強彼此。

早上看欣澄一進門就傻愣愣的坐著發呆,予光正在忙就算了,助理前輩也在,連正式點的問好都辦不到,完全都沒有工作的自覺。就算之前合作過、就算是外國人語言不通,這樣的工作態度他完全無法接受。

本來想數落幾句,但是他中文沒好到可以教訓人,講英文韓文她又聽不懂,一時煩躁就扔下她自己出門了。

予光也明白外國人難免不懂職場規矩,他不該這麼暴躁的,只是早上欣澄一進門那個可憐無助的樣子,還跟那天穿了同一件薄外套,所有的記憶全都冒出來了。

Read More Read More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九)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九)

(九)只要吃的夠好,就有足夠的勇氣啦!

欣澄趕快上前幫忙,這堆盒子真的超重的,還好餐桌離門很近,不然就要閃到腰了。

「我是金予光的弟弟,我哥呢?」欣澄瞪大了眼睛,這年輕男孩完全用中文溝通無障礙,甚至還帶了點台灣腔。

欣澄趕緊自我介紹:「我是來幫忙金先生的,我叫林欣澄,台灣來的。」雖然十分鐘前應該被解僱了。「金先生剛才出門了。」

「妳有空嗎?」他指指餐桌上那堆盒子,「我媽媽派我來送小菜,東西好多,妳幫我好嗎。」

Read More Read More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八)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八)

(八)人在他鄉眼色要有

雖然長相忘了,但是事件記得很清楚,這種選擇性記憶力果然很麻煩。

如果一開始就認出金予光,別說來打工了,當初連合作拍片都不會答應的。

也許是其他人借用了他的房子,趁他不在就把路邊的野女人撿回家?欣澄微弱掙扎的亂猜著。

但仔細回想還是隱約記得輪廓,是金予光沒錯,但那天他素著臉,和帶妝及光線修飾過的樣子差別很大。

那天在燈光昏暗酒吧裡,他散著頭髮的樣子和現在一樣,看起來甚至更稚嫩些,跟工作中那種緊繃著,似乎隨時散發荷爾蒙的氣質完全不同。

Read More Read More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七)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七)

(七)

簡直得用跋山涉水才能形容。

面試的地方離地鐵站有點遠,地圖說要走15分鐘,沒說是一條又直又陡的上坡路。

欣澄背著很沉的電腦走到快脫水,沿路還沒有便利商店,旁邊都是看起來貴死人的大透天房,就一棟四層樓的建築,氣派的站在坡上異常顯眼。

終於在斷氣前走到目的地了,欣澄在接待室灌了一堆水,終於緩過氣來。

Read More Read More